第0363章 六合论!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363章 六合论!

凌晨五点,阴暗的天际已经露出了点点晨辉,犹如鱼的肚白,栩栩如生,从云中洒落天际,让整片大地变得朦朦胧胧。 在东方的尽头,山峦之下,旭日东升,露出了一片绚烂的金色光芒! 杭城西湖边,湖水平静,晨雾缭绕,偶尔一阵秋风吹来,让湖面荡起了轻轻波澜,阵阵优美,再加上日出的金芒点缀,岸边的柳枝低垂、柳叶飘逸,风景十分怡人,仿若人间仙境。 与早期晨练的人不同,三道修长的身影在西湖边上缓缓度步,模样不紧不慢不急不躁,似在欣赏这西湖之中,算得上一天内最优美的景色。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城比汴州。”仿若触景生情,陈六合把宋代诗人林升的《题临安邸》洋洒了出来,这首诗句的意境至高、词汇优美,自然是毋庸置疑。 “杭城这座古城的确是承载了太多的历史风韵事迹,也留下了浓重的历史气息,西湖被当做华夏享誉千载的名湖,也算得上是盛名复实!”苏小白笑道。 陈六合轻轻一笑,道:“其实古人才真正懂得如何去欣赏大自然的馈赠,现代人却是越来越不注重这些了,要不是那座雷峰塔的传说,西湖又能在多少人心中留下沉甸甸的重量?” 苏小白苦笑摇头无法反驳,事实的确如此,但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有些悲哀的讽刺! “说来也可笑,雷峰塔之所以能带来这么大的影响力,影响了不止一代人,竟是因为一个杜撰出来的神话凄美爱情故事。” 陈六合眺望着远方那座七层古塔,笑着说道:“其实说白了,也就是一段人与妖的孽缘而已,只不过是经过了包装与修饰,却能变得千古流传。” “这告诉了我们什么?一段普普通通的爱情再轰轰烈烈也顶多只能达到可歌可泣的地步,被人记住一段时间罢了!只有突破常规、打破世俗认知,才能有震撼人心的冲击力,才能让人记忆犹新、津津乐道,乃至当成传说!” 陈六合顿足,修长的身形立在西湖边上,仍有威风吹拂脸庞,道:“这就跟我们做人做事一样,即便是天才被规则束缚,也只能算得上是一个比较优秀的聪明人而已,唯有特立独行、剑走偏锋、敢于打破规则的人,才能被世人谨记,才能名垂青史,亦或遗臭万年?!” 陈六合轻声说道:“天赋不重要,思维和胆魄才重要!” 说罢,陈六合自己都不禁失笑了起来,对自己的多愁善感感到了好笑,却不知,他这因为触景生情而随口攥来的一段言论,却是被王金彪和苏小白紧紧的牢记于心,视如珍宝。 “这次你们的表现都很不错,一夜之间让一个屹立了数十年的古老黑势力彻底崩塌,这足以算得上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陈六合笑看了两人一眼,说道:“但千万不要以为这是什么壮举,一个人的眼界决定了一个人的高度,如果覆灭区区一个黑蛟帮都能让你们觉得自己非常了不起了,那么你们的高度,也顶多跟黑蛟帮半斤八两!” 斜睨着一言不发的王金彪,陈六合说道:“覆灭他不仅仅是让你替代他,而是能让你取代他的同时能超越他!” 王金彪的身躯狠狠一颤,头颅深垂的说道:“知道了六哥,我一定铭记于心!” 陈六合淡淡道:“我也没有闲工夫来成天提高你的思想境界,总之就是一句话,你这条狗有多大的胃口,我就让你啃多大的骨头!你要是真有那个本事,让你拿下整个杭城的黑色势力,也不是没有那个可能性!” 王金彪的身躯再次狠狠一震,头颅垂的更低了,只是没有说话,是不敢回答,也是不知该如何回答,当然,他也很清楚,行动远远比话语来得更有实际性! “冯奇死了,四大金刚也是三死一捕,黑蛟帮大势已去,还剩下的一些余孽就让你自己去摆平吧,能收编就收编,收编不了你就自己看着办。” 陈六合轻描淡写的说道:“至于能从这次事件中获得多少利益,能不能全盘接下黑蛟帮的势力,就看你自己的实力和本事了!” 王金彪迟疑了一下,眼中有着一抹凝重,但还是没说什么,只是点头:“六哥,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陈六合轻笑一声:“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黑蛟帮的摊子的确很难接管,各方面牵扯甚广,一个不好你可能都会被吞得尸骨无存。” 顿了顿,陈六合从兜里掏出一个红本子丢了过去:“但有了这个,是不是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说罢,陈六合眼神微微一凝:“最大的筹码我已经给了你,如果你还不能把这件事情利益最大化,唱一出好戏给我看,那么你真的可以自己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翻开红色本子粗略一扫,王金彪的眼中猛然焕发出一抹炙热的神采,他的心脏似乎都在颤颠,心脏的亢奋与激动难以平静。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六哥,三天之内我吃下整个黑蛟帮!如果没做到,我提头来见你!” “三天?”陈六合微微蹙眉。 “两天!”王金彪咬牙说道。 “好,那我就看你怎么唱这一出大戏,我不仅要你把黑蛟帮的势力全部吃下来,我还要你把那本子上的资源给我牢牢抓在手中,因为那才会是你以后站稳脚跟的最大资本,一个没有根底的人,就算再强壮,也是一推就倒!只有脚下扎根了,才没人敢来推你!”陈六合说道。 没过多久,王金彪离开了,陈六合跟苏小白顺着大街徒步而行。 “呵呵,这个王金彪也是有着逆天的运气,能攀上六哥这颗大树!”苏小白轻笑了一声说道,这在他看来,是天大的福分。 “既然他有野心和胆量,我便给他一些机会就是了,在杭城养一条这样的疯狗,总是有些用处的。”陈六合轻描淡写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