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55章 浩然正气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355章 浩然正气

晚上八点,在杭城市一家毫不起眼的路边小餐馆,包间内烟雾缭绕,坐了不少人,陈六合、王金彪、苏小白、曾新华,四杆老烟枪,可想而知。 没过多久,包间门忽然被人推开,一个穿着很普通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看到来人,曾新华猛然一怔,赶忙站起身要去迎接。 “坐坐坐,别搞得那么隆重。”刘启明笑着压了压手掌,看向陈六合说道:“你找的这个地方也真够不起眼的,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 陈六合礼节性的站起身笑道:“越是普通的地方,就越是可以掩人耳目,我们今晚的密谈至关重要,可不能走漏任何风声,否则所有的布局和准备都白费了。” “好,很好!”刘启明坐在了陈六合的身边,为人很随和,没什么官威。 对于陈六合能把杭城市警界一把手请来这件事情,苏小白三人倒是显得比较淡定,曾新华不用说,早就知道陈六合跟刘启明接上线了,有了心理准备。 而苏小白就更不用说了,在他心目中,还有什么事情是他六哥做不到的?一个区区的局长而已,手到擒来的事情。 王金彪也算是见怪不怪,因为在陈六合身上已经发生了太多让他震惊的事情,现在陈六合在他心中早已经是深不可测了,所以做出什么事情,都在情理之中,他基本上已经快要适应和麻木! “今天把大家聚集到一起,目的很简单,想必你们已经猜到了。”陈六合看着三人,没有寒暄,直切主题:“黑蛟帮的底子已经被我们摸得一清二楚了,至于会不会漏掉那么一两处,都无足轻重,只要我们能把这些已经知道的黑蛟帮根底一举打掉,必定能把黑蛟帮连根拔起!” “详细说一说,你有什么打算和想法!”刘启明神情肃穆的说道。 陈六合摊开一张地图,指着那些勾勾画画过的地方对几人解说着,把黑蛟帮的底子都抖了出来。 “制毒工厂,这帮狗娘养的东西,胆大包天!害人不浅!简直罪大恶极,就算枪毙十次都不算多!” 刘启明神色冷冷的说道,握紧的双拳足以见得他心中的愤怒。 “现在我来说说我的计划,后天的凌晨三点,他们在西岸码头会有一场军火交易,而我们,就在这个时间动手!”陈六合说道。 “具体说说!”刘启明道。 “很简单,黑蛟帮黄赌毒军火,这四样见不得光的买卖,我们暂且先不去管黄和赌,集中精力直接打掉毒和军火,只要这两样被我们一网打尽了,黑蛟帮也就彻底废掉了!” 顿了顿陈六合接着道:“到时候我们兵分两路,同时行动,分别打击西岸码头的军火交易,以及藏在大龙地产下的制毒工厂!”陈六合扫了三人一眼,道:“至于那些军火与毒品的隐秘售卖点,暂时也可以不用去管,只要端掉这两处,下面这些节支自然不攻自破!” 刘启明等人点点头,陈六合说的方法虽然简单粗暴,但无疑是最直接有效的,也非常准确的切在了关键点上,所以他们没有异议。 “没问题的话我现在就来安排行动的细节了!”看到没人说话,陈六合转头看向王金彪道:“王金彪,后天凌晨三点,由你带人去西岸码头干这一票,有没有什么问题?” “没问题!”王金彪想也没想,直接一口答应了下来。 陈六合神色沉冷的说道:“虽然是偷袭,我们占据了出其不备的优势,但我必须提前警告你,这件事情并不简单,既然是军火交易,那么他们手上肯定就有杀伤力武器,一个处理不好,就会出现很惨烈的状况!” 王金彪显然也知道这点,沉凝着神情没有说话。 陈六合皱皱眉,再次问道:“你有没有把握?这件事情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如果啃不下这块硬骨头就明说,我另作安排!” “六哥,交给我来做,保证不会出现任何意外!要么我死了,要么我赢了!”王金彪神色发狠的说道。 “很好!一旦动手,务必要做到摧枯拉朽速战速决!打掉对方的这次交易、虏获了军火赃物后,给我用最快的时间去这个物流仓库,这里面还存放了黑蛟帮大量的军火,给我把他一口吃掉!”陈六合的手指敲击在地图上。 “没问题!”王金彪深深吸了口气! 旋即,陈六合又转头看向了刘启明和曾新华,道:“至于你们警方,则是要把全部力量跟资源瞄准在这个制毒工厂上,这才是我们要打击的最关键所在!” 顿了顿,陈六合道:“考虑到这次行动特殊,你们人力不足的情况,所以我这次会让我兄弟苏小白出动兵力帮助你们!你们要做的也很简单,以雷霆之势把这个制毒工厂给我直接端掉!” 听到陈六合的安排,刘启明下意识的蹙了蹙眉头,道:“对于你的第二个方案我很认同,但的第一个......似乎不太妥当吧?”他看了眼王金彪,以黑制黑?可能还会出现火拼与大量伤亡,以他的身份,还是非常抵触。 陈六合面无表情的说道:“刘局,你要知道,这本来都是你们警方的义务和职责所在,可是因为这次任务的特殊性,你们警方根本不可能大张旗鼓的调动太多警力,否则恐怕还没等我们开始行动,黑蛟帮就已经收到情报了!” “正是因为考虑到这个严峻的问题,所以我们不得不自己来干这件非常危险的事情,我知道你心里的抵触,但特殊事件特殊对待,你和王金彪身份不同,但目标一致,我们有没有私心这回事先不谈,我们这次最大的共性就是为民除害!”陈六合正气凛然的说道。 闻言,刘启明有些苦笑不得的摇起了头,他用手指指着陈六合,无奈的说道:“陈六合啊陈六合,我现在都有点佩服你了,这明明是一件不允许发生的事情,却让你说的如此浩然正气,让人无法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