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7章 我叫秦墨浓!(第六更!)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337章 我叫秦墨浓!(第六更!)

秦墨浓仿若天生就是一颗璀璨明珠,无论走到哪里都无法掩盖其身上的风华。 她的出现,自然是瞬间引起了无数人的瞩目,光是陈六合,就不止听到了几道咽口水的声音。 笑眯眯的看着风华绝代般的秦墨浓,陈六合不得不承认这个娘们真的太美了,无论是样貌、身材还是气质,都无可挑剔,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 在众目睽睽之下,在无数杀人般的目光逼视下,陈六合推着三轮车慢悠悠的迎了过去。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陈六合这是在自取其辱的时候,却不曾想,那个美得惊心动魄的美人竟然对他笑了,活生生的一笑百媚生。 这一刻,那些从她身旁经过,本来都还算得上美女的女大学生们,显的那般的黯然无光,光芒全被她一人掩盖! “陈六合!”两人还相差五六米距离的时候,秦墨浓就开口喊着,脸上的笑容简直要令这世界上的每一个男人都情不自禁的对陈六合产生妒忌。 苦笑的摸了摸鼻子,感受着周围无数道杀人般的目光,饶是陈六合,都禁不住倍感压力巨大啊。 “我真的很意外,你竟然会主动约我。”秦墨浓嘴角的笑容真的很美,绚烂夺目,她的心情无疑也是开心加意外的,因为陈六合竟然主动打电话约她见面。 这是她完全没预料到的事情,也让她那颗已经产生了情愫的心像是小鹿乱撞一般的略显紧张。 “如果说我被你的魅力所吸引,你相信吗?”陈六合笑问道,很坦然的看着秦墨浓的精美容颜。 “为什么不相信?”秦墨浓佯装镇定道:“难道我不漂亮吗?我对我自己的外貌很有信心,能吸引你,这很正常!” 这样的反问,倒是把陈六合难住了,他看了看四周那些像是要吃人的目光,道:“我现在才发现来这里接你是个很错误的决定,很考验心里承受能力啊。” 秦墨浓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爱莫能助道:“我已经是素颜了,能帮到你的,也只有这么多。” 陈六合哭笑不得:“你这个逼装的很完美,我给你满分!” “你准备请我吃饭吗?”秦墨浓很聪明的忽略了陈六合的粗鄙言语,问道。 “我是准备给你一个请我吃饭的机会。”陈六合的无耻程度显然是毋庸置疑的。 秦墨浓禁不住翻了个小白眼,道:“什么时候你能在我面前表现得有绅士风度一些?哪怕是一点点也可以。” 陈六合脸不红气不喘的说道:“你不是还欠我两顿饭吗?” 秦墨浓无言以对,有一种身心无力的感觉,每次面对陈六合,她似乎都要憋着一肚子的气:“你是我见过最不解风情的男人。” “那是因为哥们的魅力压根不许要虚伪的面具来加持。”陈六合挨千刀的说道,顿了顿,他又道:“我看我们还是赶紧走吧,不然我怕成为历史上第一个被眼神杀死的美男子。” 秦墨浓被逗得都忍不住嘴角莞尔,这个可气可笑又可爱的男人总是这么与众不同,不懂他的时候会无比厌恶与憎恨。 而开始慢慢懂他了以后,却会让你无形中深陷在他的泥沼当中,无法自拔!一边奋力挣扎着,一边还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这泥沼吞没...... 说着话,陈六合推着三轮车向一旁的花圃走去:“你的车应该停在学校里面吧?开你的车吧。” “为什么不能坐你的车?”秦墨浓开口问道,有些促狭的看着陈六合。 陈六合明显愣了一下,旋即笑道:“如果你不嫌弃这个车太丢脸,会让你颜面扫地、有损你第一美女大校长的光辉形象的话,我并不介意!” “你不嫌弃、清舞不嫌弃,我为什么就会嫌弃?你从来都没有真正了解过我。”秦墨浓淡淡说道。 陈六合耸耸肩没有说话,秦墨浓道了声:“你等我一会儿。”说罢,就转身向校园保卫处小跑而去。 陈六合不知道这娘们要去干什么,但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破烂三轮车,再看了看秦墨浓那曼妙多姿的背影,嘴角不自觉翘起了一个耐人寻味的弧度。 两分钟后,当秦墨浓拿着一匹小马扎气喘吁吁跑回来的时候,陈六合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在所有人不敢置信的目光中,秦墨浓这个杭城无数学子心目中的第一女神,在陈六合的搀扶下小心翼翼的踩上了那破烂到让人无言语对的三轮车斗内。 然后身形优雅的坐在了那匹小马扎上。 这一瞬,不知道有多少人跌破了眼镜,又不知道又多少人的心在碎,更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内心世界疯狂嘶吼! 看着渐行渐远的三轮车,看着三轮车上那无论从哪个角度去看,都及其不协调不匹配的男女,杭城大学的大门外,响起了一阵阵哀嚎与心碎声。 这个下午,注定了会是很多人心痛欲绝的下午,他们心目中高不可攀的女神,就这样被一个一文不值的青年,就这样被一辆破三轮给接走了...... “我叫秦墨浓,我除了是一个出生不错、事业不错的女人外,我还是个宁愿坐在三轮车上笑、也不愿坐在宝马车内哭的女人。” 大街上,百分百回头率的风景线上,秦墨浓坐在三轮车斗内,坐在小马扎上,一手提着高跟鞋,一手抓着陈六合的腰部,一双被超博丝袜裹住的完美玉足踩在了一张洁白的纸张上。 “很荣幸重新认识你。”陈六合也笑着说道,稳健的蹬着三轮车,载着一个绝世美人的他,毫无压力感与负罪感。 而坐在他身后的秦墨浓,则是笑得花枝招展,她自己都不记得有多久没有这么开心的笑过了,有多久没有这么心情愉悦过了。 这是她这辈子第一次坐三轮车,应该也会是她这辈子唯一的一次,如果还有下次,那么骑车的,一定还是这个男人! “你是第二个坐在这辆三轮车上的女人!”陈六合忽然道了句。 “那我希望永远不会有第三个。”秦墨浓轻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