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4章 恶贯满盈(求鲜花!)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334章 恶贯满盈(求鲜花!)

总有一天能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陈六合对苏小白的话不以为然的翻了个白眼,走到办公桌旁,一屁股坐在办公桌上,把苏小白那双臭脚丫子拍了下去,道:“少给我说些没用的废话,我让你办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苏小白笑嘻嘻的从怀里掏出一个文档袋,丢在了桌上,道:“你让我办的事情我哪里敢怠慢?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啊,简直令人发指,你自己看看吧。” 陈六合笑着点点头,打开文档袋,漫不经心的浏览着里面的资料,几分钟后,他把资料丢下,脸上的笑容浓郁了不少。 “这个黑蛟帮,还真是没辱没了穷凶恶极的名头啊,比我想象中的还要丧心病狂一些。”陈六合轻声说道,掏出香烟给苏小白散了一根,自己点了一根。 说起这个,苏小白的脸色就沉了下去,脸上浮现出一股子怒意:“何止是丧心病狂,简直胆大包天,坏事恶事做尽不说,连贩-毒这种损阴德烂屁-眼的事情都干得出来,这些人真是该死!” 陈六合冷笑着说道:“杀人放火、贩-毒、走私军火,这个黑蛟帮的业务范围很广阔啊,是能让他们死上个十次八次了。” 今天苏小白所带来的东西,正是有关黑蛟帮背景资料,调查的很详细,包括黑蛟帮所做的事情,以及一些令人发指的地下勾当。 这是一个黑色色彩及其纯粹的组织,以黄-赌-毒还有军火这四种见不得光的东西立本,这么多年了,始终没有变过。 虽然在明面上,黑蛟帮也成立了地产公司,但这只是一个幌子而已。 “办事的效率很不错,我没找错人。”陈六合夸赞了苏小白一声。 苏小白撇撇嘴说道:“六哥,你别老把哥们看的太没用啊,好歹我也是团职干部,再加上在杭城也经营了一年多,这点本事还是有的吧?” 陈六合笑了笑没有说话,眯着眼睛在想着什么,苏小白问道:“六哥,你这是要动这个黑蛟帮了?打算把这些资料抖出去?” “抖出去?”陈六合轻笑一声:“你当你六哥那么傻啊?如果这些玩意就能整垮黑蛟帮,那黑蛟帮早就不复存在了,他们恶事做尽还能存活到今天,肯定是有他们的能耐,至于资料上的这些东西,随便都能查的出来,就证明不是什么太秘密的事情。” “是的,我也是这么想到,这个黑蛟帮不简单啊。”苏小白冷声说道:“在杭城经营了这么多年的老牌帮会,其关系网肯定已经盘根交错深入骨髓,他们身后肯定有保护伞,不然哪里会活到今天。” “是的。”陈六合点点头。 “六哥你打算怎么办?到时候算我一个!”苏小白说道,他生平最痛恨的就是这些跟毒沾边的人,绝对害人不浅,是社会毒瘤! “放心吧,到时候肯定少不了你的帮衬。”陈六合笑吟吟的说道,想了想,他接着说道:“现在我就要你帮我去做一件事情,而且必须做到,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帮我查到黑蛟帮的军火来源,以及毒品来源。” 闻言,苏小白微微一怔,道:“哥,你这次是要玩一次大的了?” 陈六合笑笑:“既然要玩,当然是要玩大的,不能把黑蛟帮整个端掉,我何必浪费这么多心思在他们身上?抓住了蛇的七寸,就要一刀砍断,让他连咬人的机会都没有!” 苏小白脸色一喜,说道:“那你就放心吧,我绝对帮你把这些狗娘养的底子摸个干干净净,不要多,两天时间,我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陈六合打趣道:“别把话说的那么满,这种东西是黑蛟帮的根基所在,一定很隐蔽,查起来会有些难度,还是先把事情做成了再来跟我吹牛-逼吧。” 苏小白不服气的说道:“哥,别把人看扁了,我现在就可以跟你立个军令状,我要是连这种事情都搞不定,把脑袋割下来给你当夜壶。” 陈六合嫌弃道:“真割下来了看着还嫌恶心呢,你还是好好把你的脑袋留着吧!好了,少跟我贫,我等你消息就是。” 顿了顿,他正色道:“不过有一点你要记住,一定要小心,黑蛟帮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一旦被他们发现了端倪,可不是好玩的事情,打草惊蛇是次要,出现什么意外可就得不偿失了。” 苏小白豁然起身,身躯笔挺,对陈六合行了个标准的军礼道:“遵命首长,保证完成任务!” 陈六合都被苏小白的活宝样给逗乐了,一脚踹在他的屁股上说道:“少在我面前耍宝,赶紧给我滚蛋!” 苏小白这才笑嘻嘻的离开了办公室。 陈六合一人拿着那些资料揣摩了很长时间,脸上的笑容才渐渐扩散开来,他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吃过午饭,约莫一点钟左右的时间,曾新华如约而至,才几天不见,这个也算是年轻有为颇有地位的大局长,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脸上没有了意气风发,反倒有些死气沉沉,脸色也不是那么好看,看到陈六合的时候,都笑的有些勉强,显然,这段时间他过的并不如意。 坐在办公桌后的陈六合笑吟吟的看着对方,丢了根烟过去,道:“看你的样子,似乎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糟糕啊。” 曾新华的表情明显一怔,旋即苦笑了一声:“你都知道了?” “为什么不跟我说?觉得我不能帮你摆平这件事情,还是觉得跟我说了也没有太大效果,只会让我觉得你无能?”陈六合问道。 “都有吧,你不是体制内的人,我觉得跟你说了也不会有什么作用,再加上赵处长现在又是关键时刻,我不知道如何启齿。”曾新华点燃香烟,用力抽了一口,整个人都显得很消沉。 “心中对我或多或少有些怨恨吧?”陈六合笑问道,这似乎还是他第一次与曾新华单独坐在一起聊天。

上一篇   第0333章 罪该万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