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6章 讳莫如深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3296章 讳莫如深

诸葛铭神看着陈六合继续说道:“更多的牺牲是无谓的!并且,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这只是个开始,并不是结束!即便有雨家倒戈与你,你也仍旧没有胜算!” “趁我还没有动怒之前,你还是赶紧滚蛋吧!不然的话,我怕你等下真的很难走出这家医院了。”陈六合声音冰冷的说道。 “恼羞成怒是毫无作用的!”诸葛铭神说道:“我想,还有一件事情我是必须告诉你的!在龙向东和程耀光以及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中,都只是东方家主导的手笔!我们诸葛家,并没有参与其中!” “你想想,一个东方家,就已经给你带来这么大的损伤和冲击了,若是诸葛家和柳家再出手的话,你会如何?这个中盘,你一定扛不过去!非要闹到尸横遍野的地步,你才会感到后悔和后怕吗?” 诸葛铭神说道:“你死了没关系,因为你本就是个该死之人!可千万不要连累了更多的人为你去死!” 陈六合的声音显得极其冷漠:“我劝你们诸葛家还是赶紧出手吧!这可是一个打击我的好机会!一旦错失良机,就得不偿失了!让我活着,你们都得玩完!” “看来我的劝说没起到半点作用!”诸葛铭神有些遗憾的说道。 “你们这样做,只会激怒我!当把我真正激怒的时候,你们会知道,那将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陈六合的声音不大,却直透人心。 “面对一个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的人,的确没什么好说的了。” 诸葛铭神索然无趣的说道:“该说的我都说完了,至于怎么斟酌,你自行考虑吧!” 丢下这句话,诸葛铭神转身迈步离去,走到拐角处的时候,他忽然顿足,回头看了陈六合一眼,道:“说实话,我其实并不赞同东方家的这种恶劣手段,斩不掉你,终归有些多此一举了一些!我更希望能够堂堂正正的镇杀你!” “但是,如何诸葛家不出手的话,又会伤了我们跟东方家的盟友之情,你说,我们该如何抉择呢?”诸葛铭神玩味的说道。 陈六合头也没回,说道:“有什么手段就赶紧都使出来吧!我喜欢狂风暴雨,这样的雨,来的猛烈,走的也快!大点干早点散!” 诸葛铭神冷笑一声,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很快,就消失在了廊道上…… 而独自站在窗边的陈六合,则是一脸阴沉,眺望夜空的目光,都变得阴鸷至极,仿若有两道嗜血寒芒在激荡一般! 他的双掌,都死死的攥成了拳头,他刚才真的差点没忍住想把诸葛铭神留下了,可最终,他也没有这么做,不是他不敢,而是形势不允许他这么做…… “哥,心为他人所动,这可不是你的性格。”半分钟后,一道轻悠的声音从陈六合的身后传出,陈六合回头一看,是坐在轮椅上的沈清舞。 他脸上的凝云瞬间消散,露出了一个笑容,蹲在沈清舞的腿旁,道:“哥只是心中憋着一口恶气,要把那些人都挫骨扬灰的恶气。” “哥,我知道,时间会证明一切的,诸葛铭神终究有一天会清楚的认识到,不管怎么变,他在哥的面前,始终只是一个笑话,仅此而已。”沈清舞轻轻握着陈六合的手掌,无比坚信的说道。 “会的,一定会的!”陈六合重重的点了点头。 “哥没事,不用担心。”陈六合安慰的说道:“哥的心脏没那么脆弱。” 沈清舞点了点头,问道:“哥,雨庭渊真的答应了站位我们吗?” 陈六合点头道:“是的,比我想象中的要容易了许多!中间并没有出现任何意外,从头到尾,他连一个条件都没有对我提过……” 沈清舞凝眉思索,道:“现在全世界,都在猜测雨庭渊在想些什么啊!他的行为,实在太过诡谲了!这里面的猫腻,很大很大!我们似乎漏了什么,或者说,我们被什么事情,一直蒙在了谷里……” 陈六合洒然一笑,道:“我也有这种错觉,但想了许久,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天知道雨家在图谋什么,天知道他们为何如此的自相矛盾!” 沈清舞没有说话,而是陷入了一种沉思当中,她那双透亮的眸子,一直在闪烁着睿智的光华,在极力思索着脑中的重重疑惑。 半响后,陈六合拍了拍沈清舞的脑袋,说道:“好了,想不通的事情咱们就别想了,何必浪费那么多脑细胞呢?我们只需要知道,雨家的入局,对我们来说是件好事就够了。” 沈清舞轻轻点了点头:“局势比预料中的更糟糕,也没有预料中的那么糟糕!整盘棋,还有的下,并没有偏离我们预计的轨道……” “就看接下来会怎么变了……”陈六合慢悠悠的说道。 晚饭叫的是外卖,几人在医院里吃的,龙向东和程耀光仍旧没有半点醒来的迹象,但好在情况并没有恶化,显得很平稳。 从医学角度来讲,程耀光虽然有很大可能成为植物人,但并不代表他就无法苏醒,况且,医学是开放式的,也并不代表程耀光这辈子就真的没有复苏的机会。 左安华的精神头很不错,并没有被今天的暗杀事件所影响,跟陈六合有说有笑的,整个人看上去很有大将之风! 值得一提的是,今天,还有几位老人来探望过左安华,虽然没坐多久,只是陪左安华说了几句话,带来了一个问候而已。 可这种态度,就足以表明左安华这个左家遗孤的重要性了,不论到什么时候,他都不可能被当做一枚弃子,只要那几个老人还活着,就会为他保驾护航一辈子! 左安华那里有王莉守候着,陈六合不用太过担心,吃过饭后,他就跟沈清舞坐在重症监护室外守着。 鬼谷虽然不善言辞,但这两天也很上心,一直陪在医院内,没离开过半步! 约莫晚上九点多种的时候,陈六合接到了一个电话,没说几句就挂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