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4章 最不欢迎的人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3294章 最不欢迎的人

雨仙儿的话让陈六合简直有些无言以对,他强压下怒气,说道:“随便你,等我有时间的时候再说吧。” “那就这么说定了!你知道,欺骗我的后果可是非常非常非常严重的!”雨仙儿笑容绚烂的说道,她可不怕陈六合跟她耍赖,论耍赖的本事,十个陈六合都不是她一个雨仙儿的对手,量陈六合也不敢! 本来一个小时都不要的路程,楞是让雨仙儿开了一个半小时,才把陈六合送到医院! 至于雨仙儿心里打着什么心思,基本上路人皆知,对于她来说,想方设法也要跟陈六合多待在一起一会儿,哪怕是一分钟也是好的! 雨仙儿很有自知之明的没有下车,用她的话来说,她可不想吃饱了没事去跟沈清舞斗智斗勇,以前她们两是平分秋色,现在在陈六合一面倒的情况下,她胜算渺小,最明智的选择就是避而远之,养精蓄锐! 独自走进住院部大楼,当陈六合回到重症监护室外的时候,他的脸色徒然一变。 因为他看到的不止是守候在此的沈清舞与鬼谷二人,还有一个身材高挑挺拔的青年男子! 青年男子依旧是那一身老调的装扮,一身迷彩服,脚下踩着一双军用皮鞋,就站在沈清舞与鬼谷两人的不远处! 他正对着被透明玻璃封闭起来的重症监护室内,似乎在看着监护室当中的龙向东与程耀光! 这个青年,不是诸葛铭神还能有谁? 他会出现在这里,的确让陈六合吓了一跳!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陈六合神经一跳,飞快的跑了过去,拦在了沈清舞与诸葛铭神之间。 “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陈六合目光警惕,满含敌意的说道,这可是个及其危险的人物,至少在陈六合看来,除了他自己之外,很少有人能抵挡得住诸葛铭神! 即便有天榜排名第八的鬼谷在场,也不是那么保险! 因为,这个家伙,身上也是充满了迷雾,是一个必定把自己隐藏的极深的人! 由此可见,在陈六合的心中,可从来没有小瞧过诸葛铭神! 看到陈六合那紧张的神情,诸葛铭神轻笑了起来,云淡风轻的说道:“放心,我并不会对他们做些什么,否则的话,在你回来之前,该发生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你敢吗?”沈清舞神情淡漠的吐出三个字。 诸葛铭神故作轻松的耸耸肩,道:“正是因为不敢,所以你们才很安全。”诸葛铭神非常坦然,没有丝毫掩藏的意思。 “赶紧滚蛋,但凡有点自知之明,也知道你是这里最不受欢迎的人之一。”陈六合凝视着诸葛铭神说道。 “别那么紧张,我只是来看看而已!一天之内,你的左膀右臂都躺进了医院,这的确有些让人唏嘘。”诸葛铭神淡淡的说道。 “看完了?现在可以走了?”陈六合没有好口气的说道。 诸葛铭神似乎并没有离开的意思,他斜睨了陈六合一眼,道:“现在的你,有失泰然了,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惊弓之鸟!怎么?怕了吗?” “怕?我陈六合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过这个字的出现!要怕,也是怕你们玩不起。”陈六合冷笑的说道。 诸葛铭神摇摇头,道:“嘴巴硬是没有用的!这次风暴,对你的损伤是不可挽回的!唯一值得让你清醒的是,龙向东、程耀光、左安华三人还算命大,这都没能死掉!说实话,这有些可惜了……” “你是不是想打架?跑到我这里来说风凉话!诸葛铭神,皮痒了是吧?”陈六合眯了眯眼睛,目光中透发出一股凛冽戾气。 诸葛铭神轻描淡写的看着陈六合,道:“说实话,要打架,我从来没有怕过你!” 听到这话,陈六合都忍不住嗤笑了起来,道:“这是一个手下败将应该有的口气吗?小心牛皮吹破了,丢的是自己的脸!” 诸葛铭神并不动怒,他用一种玩味的目光打量着陈六合,道:“你似乎一直没搞清楚一件事情!我并非是你的手下败将!相反,现在的你,难道不是我的手下败将吗?” “三年前,把你从神坛拽下来,并且狠狠跺了几脚,已经足够证明我的实力和能力了!你早就输了!”诸葛铭神争锋相对的说道。 陈六合挑了挑眉头,道:“别在那丢人现眼,就凭你诸葛铭神,这辈子也没有把我踩在脚下的可能性!活在梦里的人竟是如此可笑。” 诸葛铭神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话锋一转,忽然道:“聊聊?” 陈六合抬了抬眼皮,道:“我跟你之间,没什么好聊的吧?拿本事出来说话吧。” “想让我尽快从你眼皮子底下消失的话,就聊聊吧,耽误不了你多少时间的。”诸葛铭神自顾自的说道,他指了指廊道尽头的窗口位置:“我在那里等你。” 说罢,诸葛铭神也不理会陈六合的意见,就迈步走去。 看着诸葛铭神那挺拔的后背,陈六合凝了凝眸子,只是经过略微的沉凝,便对沈清舞道:“小妹,哥去看看这煞笔要玩什么幺蛾子。” 沈清舞轻轻点了点头没有言语! 陈六合紧跟在诸葛铭神的身后而去,这并不是陈六合想给诸葛铭神面子,更不是陈六合怕了诸葛铭神,而是留这样一个人在医院,终归让人不放心! 陈六合只想着让诸葛铭神赶紧滚蛋,眼不见心不烦! “没想到你和雨家还能破镜重圆,这一点,是在意料之外的,让人大吃一惊!”诸葛铭神站在窗边,眺望着窗外景色,此刻的天色已经暗下,夜空中星辰点点。 说着话,诸葛铭神回头看了眼站在身后的陈六合,道:“你的棋路很野啊,野到了让人摸不准脉络!我想到了这盘棋中,会有变数,但没想到雨家会是最大的变数。” “什么事情你都能看透的话,那你就不叫诸葛铭神了,而是神!”陈六合冷笑的说道,他跨前两步,跟诸葛铭神并排站立,也看着窗外的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