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3章 神经病!!!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3293章 神经病!!!

不管怎么说,这是好事不是吗?至少你达到了你想要的目的!有雨家帮助你,不说让你起死回生,至少也会让你接下来的棋,好下一些!起码你有了一个还算不错的靠山。” 雨仙儿淡淡的说道:“雨家再不济,跟东方家之流掰掰手腕,还是不在话下的!” “你说,你爷爷在图谋什么?跟我合作,他似乎什么也图谋不到!他很清楚,就算他这次押对宝了,把我扶起来了,我也不可能给雨家太多,我不跟雨家秋后算账,就已经不错了。”陈六合凝着眉头说道。 这个问题是他一直在想的,可是,他毫无头绪,根本就找不出什么缘由! “想不通的事情何必去想?有些问题,我待在他身边三年,想了三年,都没能想明白!何必自讨苦吃给自己找不痛快?你就当做是我爷爷害怕你让雨家伤亡流血吧。”雨仙儿道。 陈六合砸吧了几下嘴唇,沉默不语,这件事情,的确诡谲,能让他都看不透的事情,委实不多,雨庭渊,就是其中之一,越来越模糊了! “三年前要毁掉我的,是你们雨家!三年后,要帮助我的,也是你们雨家!这真是滑稽啊,滑天下之大稽。”陈六合失笑了一声,不知道是在自嘲,还是在讥讽! “那些事情,我都不管!我只知道,现在的情况,往好的方向在走着,这就足够了。” 雨仙儿歪头打量着陈六合,明亮动人的大眼睛眨了眨,似在钩引陈六合一般,楚楚动人的说道:“六合,我们这算不算是破镜重圆了……” 陈六合很明智的直接无视了雨仙儿那魅惑的神情,他缓缓道:“如果这一次不是巨龙俱乐部面临巨大危机,可能要分崩离析,我一定不会跨进雨家大门!” 闹了个无趣的雨仙儿撇了撇嘴,也不介意! 前方绿灯亮起,她轻踩油门,一边道:“我知道你心高气傲,知道你风骨十足,可以了吧……真是一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家伙!” “你放心吧,有雨家的入局,虽然改变不了你处于风眼当中的危境,但巨龙俱乐部的境况,还是能够缓解不少的。” 雨仙儿对陈六合说道:“我会加入巨龙俱乐部!暗地里你们怎么玩,那是你们的事情,要死多少人,也看你们的本事!至于这明面上,就让我来跟东方日出那些草包玩玩吧。” 陈六合轻轻点了点头,巨龙俱乐部有雨仙儿的加入,自然是一件好事,她能在这个巨龙俱乐部最危险最狼狈的时间段,帮巨龙俱乐部大震声威,在某种程度上,能有着稳定人心的作用,也能鼓舞士气! “要我加入巨龙俱乐部没问题,但我有个条件。”雨仙儿歪头看了眼陈六合,媚眼如丝,荡漾着一抹足以让人心弦颤动的美态。 “说!”陈六合故意不去看雨仙儿,他可不想被这个娘们所扰神。 “我要以俱乐部主~席女人的名誉,出现在巨龙俱乐部当中。”雨仙儿扬了扬下巴,像是在挑衅一样的说道。 陈六合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道:“好,这完全没问题!如你所愿!” 陈六合答应的太干脆,让得雨仙儿都有些愣神了,瞪了瞪动人的美眸,错愕的看着陈六合道:“这么干脆的就答应了?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啊陈六合。” 陈六合耸了耸肩说道:“你要当龙向东的女人,这自然是没有问题的,他的主,我就可以帮他做了!” “兹~~”轮胎在地面急刹的声音传出,车子急停在街道中央,雨仙儿怒视陈六合,道:“陈六合,你这是在试图激怒我吗?惹我生气,可不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 陈六合强忍着心中的笑意,他无辜的摊了摊手掌对雨仙儿道:“不是你说的要当巨龙俱乐部主~席的女人吗?龙向东就是巨龙俱乐部的主~席啊,答应你的要求也有错?” 闻言,雨仙儿气坏了,她道:“陈六合,你这是在跟我玩文字游戏呢?” “我的意思你很清楚,别跟我装疯卖傻。”雨仙儿对陈六合扬了扬拳头示威道。 陈六合斜睨了雨仙儿,收起了调侃的心思,道:“那些没用的东西,你就别去想了!得寸进尺可不是什么好事!” 因为雨仙儿的急停,街面上再次变得堵塞了起来,一阵阵急促的鸣笛声从车辆后方不断传来,听得雨仙儿心烦意乱! 雨仙儿倒也霸道,她把脑袋探出车窗,对着后方的车辆吼道:“谁再敢按一下喇叭,你们就准备给你们的破车准备后事吧!!!” 后方的车辆自燃不会被雨仙儿给吓住,鸣笛声更加急促了,雨仙儿恼火的推开车门,一副要去跟别人干仗的架势。 陈六合赶忙拉住了雨仙儿的手臂,把雨仙儿给扯了回来,没好气的说道:“你能不能老实点?赶紧开车,不要影响了街面上的正常行驶。” 谁知,雨仙儿跟变脸一样,不但没生气,反而还喜笑颜开了起来,她大眼睛含情脉脉忽闪忽闪的看着陈六合,道:“六子,你很久很久没有这样管过我了……” 陈六合神情一怔,黑着脸说道:“神经。”陈六合把脑袋瞥向另一边,一副你爱干嘛干嘛,我管你去死的样子。 雨仙儿笑嘻嘻的踩下油门,道:“你管我,我肯定会听的,这个世上,谁都管不住我雨仙儿,只有你陈六合一人可以!” “有病就去医院,京城到处都有精神科。”陈六合没好气的说道。 雨仙儿一脸美滋滋的笑容,不介意陈六合的嘲讽,她言归正传道:“不让我以你女人的名誉加入巨龙俱乐部也可以!但你要请我吃一顿烛光晚餐,只有我们两个人浪漫的那种!否则的话,这件事情面谈。” 陈六合有些暗恼了,他道:“雨仙儿,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 雨仙儿很认真的点了点头,道:“当然有意思啊,我不趁着这个时候敲敲你的竹杠,岂不是太傻了一些?能要挟你的时候可不多啊!何况,难道没人告诉你,女人都是不可理喻的幼稚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