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2章 尽是棋子!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3292章 尽是棋子!

听到雨庭渊的话,陈六合咧嘴一笑,道:“举世无双?这四个字,我让鲜血来汇成!” 说罢,陈六合站起身,没有道别,转身就向着厅外阔步而行! 该说的都说完了,他想要的结果也得到了,就没有继续待在这里的必要了! 对雨家,对雨庭渊,陈六合心中永远都会有一道跨不过去的坎儿,待在这里,会让他很不舒服,心中的负面情绪一直都在窜动,他一直都在克制着自己! 就当陈六合要抬步跨出厅堂的时候,雨庭渊忽然说道:“等等。” 陈六合回头,雨庭渊站起身,说道:“我送出去吧。” 闻言,陈六合的神情都是微微一变。 在雨仙儿的搀扶下,雨庭渊缓缓走到了陈六合的身前,笑道:“怎么?很惊讶?这个刚才跟我谈话都能嚣张跋扈甚至颐指气使的小子,也会有惊讶的时候?” 陈六合瞬间明白了雨庭渊的心意,他嘴角难得的挤出了一个笑容,道:“雨老有心了。”雨庭渊要亲自送他出门,这其中是有极大意义的。 并不是雨庭渊在故意讨好他陈六合,而是雨庭渊要把自己和雨家的态度,第一时间光明正大的表达出去! 雨庭渊亲自把陈六合送出雨家大门,这代表着什么?其中含义,不言而喻了! 雨庭渊摆手说道:“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就没什么好遮遮掩掩的了!” 雨庭渊走在最前面,陈六合跟雨仙儿两人走在雨庭渊的身后两侧,三人走出厅堂,穿过庭院,走向雨家宅院正门! 这个过程,被雨家人看在眼中,皆是露出了惊骇的表情,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一般! 雨庭渊亲自送陈六合出门?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啊! 要知道,雨庭渊已经多久没有亲自送过宾客出门了? 他们却怎么也想不到,本该跟雨家是死敌的陈六合,竟然会有这个待遇…… 被无数双眼睛注视着的雨家宅院大门口,陈六合跟雨庭渊道别离去! 由于陈六合穷的只剩下两条腿,压根就没有交通工具,雨庭渊让雨仙儿送送陈六合。 看着轿车缓缓驶出,渐渐消失在视线当中,雨庭渊的目光变得深邃了起来。 他抬起头,看向了天际,不知道是否巧合,他看向的,正是八宝山的方向。 一声长叹之后,雨庭渊用自己才能听到的话轻声低喃,道:“沈老,您这盘棋下的是真大啊,大到惊天动地,每个人都是棋盘上的棋子,除了您,没有人算得上棋手,小六子也不能例外,而世人,都被蒙在谷里,您的智慧,何其恐怖……” “但别说,您的眼光真的准,小六子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这三年,他变了许多,长大了、成熟了、睿智了、虽然张狂依旧,但却是收放自如,大器渐成。” “您说的没错,灾难,才是对一个人最好的磨砺。”雨庭渊低喃着,这些话,除了他之外,注定了不会再有第二个人听到,而他心中埋藏着多少秘密,更是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 …… 雨庭渊亲自把陈六合送出门的消息,在五分钟之内,就犹如发酵一般的悄悄传荡了出去! 几大世家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得知了这件事情,情况可想而知,皆是惊诧震怒,其中最为激动的,就要属东方星宿了,他当场愤怒的差点没把一只被他珍藏了多年的青花瓷给砸碎了! 雨家的态度,已经不用猜忌多说了,表露的无比明显! 这也是让所有人大吃一惊的,谁能想得到,在这种风暴席卷的节骨眼上,雨家竟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和站位?这是匪夷所思的一件事情! 不少人都看不懂雨家的心思了,这难道是要陪着陈六合一起遭殃吗? 在很多人看来,这是愚蠢至极的!更是不可思议的! 虽然一直以来,雨仙儿的态度都十分诡谲,让人揣摩难料,也帮过陈六合好几次! 可雨仙儿毕竟只是雨家的一个第三代,并不能代表雨家的立场和态度,那些行为,都当不得真的! 可这一次,意义就非同一般了,雨庭渊想表达的信息,即便是三岁孩童,也能明了! 熙熙攘攘的大街上,一辆不起眼的轿车慢慢行驶,现在是傍晚,下班的高峰期,街上很堵,车辆密集,走走停停。 车内,雨仙儿开车,陈六合坐在副驾驶位,放下车窗,目光在闹哄哄的街面上游走,不知道是在看人文风情,还是在想着其他事情。 总之,车内一片沉默! “陈六合,虽然表面平静,但心里一定很意外吧?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这盘棋,能被走到这种局面。”在等红灯的时候,雨仙儿率先打破沉闷,歪头看了陈六合一眼说道! 今天的她,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显得有些光彩照人,很美,美不胜收! 陈六合没有回头,淡淡的说道:“没错,的确有些意外,没想到会这么顺利!顺利到让我感觉有些不太真实!恕我直言,我已经有些看不清们雨家了!” 雨仙儿莫名一笑:“何止是看不透雨家?连我这个雨家人,也越来越看不透雨家了!根本看不透我爷爷心里在想着什么,又在打着什么鬼主意。” 话锋一转,雨仙儿又道:“不过,话说回来,刚才不是很自信吗?大放厥词豪言壮语,怎么现在又说看不透了呢?我爷爷的抉择,应该是如所愿才对。” 陈六合神情自若的说道:“真觉得爷爷那种人会被我三言两语给吓住?威胁他?我自问还没有达到那个份量!他会站出立场,一定跟我的威胁没有直接性的关系。” “看来还有自知之明,没有膨胀到不可理喻。”雨仙儿打趣的说道。 陈六合耸了耸肩:“膨胀与狂傲,只是一种先声夺人的假象!既然是谈判,当然是尽可能的要把控主动权才行!在这前提之下,心里同样要如明镜,拿捏尺寸恰到好处,否则的话,怎么死的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