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0章 第一个将军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3290章 第一个将军

说完一句话,雨庭渊顿了顿,看着陈六合又道:“也正是因为那几个老狐狸都看清了这一点,你带去的威胁太大,所以,他们才愈发着急了,迫不及待的要镇杀你啊。” “雨老这话不完全正确!他们感受到了我的威胁,但他们眼高于顶,都有可笑的高傲!心里还抱着侥幸!他们惧我的同时,骨子里还有一种瞧不起我的主观思维!” 陈六合冷笑道:“所以,他们都认为,就算我蹦跶的再高,带去的威胁再大,也终究逃不了惨死的下场!他们觉得,我输定了!无力回天的输定了!” 这话,让得雨庭渊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不是因为陈六合的口气太狂太大,而是因为陈六合的一针见血是那般的令他心惊! 陈六合不仅看透了事件,还看透了人心,把眼睛都看到了那几只老狐狸的骨髓里…… “他们的这种思维,恰恰是我在绝境中寻找到的一丝缝隙,也是我求生的机会!”陈六合咧嘴一笑,道:“雨老,你知道你和他们最大的区别在哪里吗?” 雨庭渊凝视着陈六合,眼神惊疑闪烁,毫不犹豫的道:“我比他们更加的了解你!” “没错!所以,你没有他们那种可笑的自信和侥幸!这就是在我入京之后,你们雨家没有第一时间跟着他们一起镇压我的原因吧。”陈六合缓缓道。 闻言,雨庭渊莫名其妙的露出了一个失笑,他用一种很特别的目光扫量了陈六合一眼,意味深长到让人难以琢磨! 陈六合这话,算是在自作聪明,也不完全算是在自作聪明! 当然,有些事情,雨庭渊注定了只会埋葬在心里,不到最后那一刻,是不可能说出来的! “身立潮头,面对大浪淘沙,还能表现得如此冷静,陈六合,你很不错。”雨庭渊对陈六合说道,轻微的声音中,透出一丝赞许! “雨老,该说的,都说的差不多了,做出你的决定吧。”陈六合说道。 雨庭渊没有着急回答,而是再次沉默了下来,过了几秒钟,他才说道:“陈六合,你的对手太强大了,即便是雨家入局,怕是也不能帮上你太大的忙啊,充当不了你的保护伞。” “保护伞?我不需要保护伞,我只需要一个依靠与支撑就可以了!这一局,我不想输,所以,只能尽可能的积累资本与筹码!”陈六合说道。 “这一次可是山崩海啸,你抵挡的住吗?”雨庭渊又问。 陈六合冷笑一声:“山崩海啸算的了什么?想击垮我陈六合,他们还差了一些!虽是九死一生,但对我来说,一线生机足够我*。” 雨庭渊又道:“雨家如果帮你,能不能平息你心中的怨气?” “不能!”陈六合想都没想的说道,一点拐弯抹角的意思都没有。 雨庭渊继续道:“就是说你以后还会跟雨家秋后算账了?” “会不会秋后算账说不准,但如果雨家不帮我,这笔账是肯定要算的一清二楚的。”陈六合目光凌厉,看着雨庭渊毫不闪烁。 雨庭渊失笑了起来,指了指陈六合道:“你小子真是狂啊!狂的无边无际了!有求于我还敢说出这等诛心之话,你的自负,真是已经侵入骨髓之中了。” “雨家现在可是你的救命稻草,面对救命稻草,你不是应该毕恭毕敬才对吗?”雨庭渊较有兴趣的问道。 陈六合面不改色:“只有溺水的人,才需要救命稻草,我并不需要那玩意!” “但是你不可否认,雨家的态度极为关键!”雨庭渊说道:“你我都是明白人,一些冠冕堂皇的话,就不必多说了,情况如何,你我心中都如明镜!” 陈六合不卑不亢:“雨家若不帮我,我只会非常麻烦,但要说覆灭,还为时过早!雨家入不入局的区别就在于,这盘棋我是好下一些,还是难下一些。” “我怕你连中盘都过不去!!!”雨庭渊第一次露出了一个冷笑,对陈六合的装腔作势已经感受到了一丝恼怒! 这个家伙,真是高傲到了骨子里,在这种时刻,都要时时把控到主动权,言辞犀利态度强硬!跟这种人谈判,往往都是一件非常令人头疼的事情! 因为你帮了他,好像就感觉是理所应当一般,别说感恩戴德了,就连感激之情都不会有! 而如果不帮他,似乎又不行,因为陈六合早就把底透了出来,其中的利害关系一目了然!最为重要的是,雨庭渊知道,陈六合从来不是一个大放厥词的人,他说出口的话,基本上都能做到,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是他说出而没做到的事情! “过不去?那大家就在中盘厮杀便是!死多少人都可以,我一点都不担心!反正我早就说过,大不了准备百口棺,每人一口,大家一起去死。”陈六合掷地有声的说道。 看着杀机凛凛的陈六合,雨庭渊有些不可奈何的笑了起来,他道:“你啊,变了,也没变,骨子里的那种倔强和刚强,还是一如既往,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落泪。” “这样没什么不好,若不是这样,他们那些人,也不会这么惧我了。”陈六合道。 “小六子啊小六子,四大家族,你第一个将军的,是我们雨家啊。”雨庭渊长叹一声:“你给我出了一道这样天大的难题,是逼着我拖着雨家去豪赌啊。” “始作俑者就是雨家,雨家还想置身事外?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陈六合说道。 雨庭渊再次失笑,道:“你这话说的也没错,始作俑者的确是我们雨家!其实我就知道,一定会有这么一天的!只要你小六子还活着,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奇怪。” “三年前,诸葛家他们成事不足,错过了那个把你绝杀的机会,这将会是一个终生的遗憾!那种机会,一去不复返咯!此生可能仅此一次而已。”雨庭渊感慨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