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9章 豪言狂语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3289章 豪言狂语

雨庭渊深深的看了陈六合几眼,摇摇头,回答道:“不一定!可能会,也可能不会!” “这话说的够中肯!的确是存在很多不确定因素!我可能死,也可能不死!” 说到这里,陈六合的话锋猛然一转,道:“但是,有一点我可以万分确定!就算真走到了绝境之中!即便我必死无疑,但在我死之前,也一定会有很多人给我垫背,这一点,雨老应该不会抱有什么怀疑的态度吧?” 雨庭渊凝重的点点头,道:“我相信你的能力和实力!你应该有这个资本和口气。” 陈六合点了点头,道:“那雨老希望,真到了那一天的时候,雨家也会承受灭顶之灾吗?当然,想让我死,并不容易,万一我赢了呢?到时候,恐怕你们的下场只会更惨!” 陈六合一字一顿的说道:“这场博弈,除了我之外,不会再有其他赢家!诸葛家不可能赢,东方家不可能赢,柳家更不可能赢,你们雨家也同样不可能赢。” “即便我死了,你们也赢不了!因为对你们来说,最好的结局都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我若豁出性命不要,足以让你们几大家族大伤元气,甚至掉下神坛,一溃千里。”陈六合声音不大,但那股子霸气,却是震慑人心,让人心脏颤栗! “你想说什么?直说。”雨庭渊说道。 陈六合凛冽一笑,道:“这是你们雨家能把握命运的最后一次机会,也是唯一的一次聚会!错过了这次,可就永远没有下一次了!只要你们雨家愿意雪中送炭挺身而出,说不定,当真正屠戮到来的那一天,我会念住旧情……” “小六子,你比以前更狂妄了,你是在威胁雨家吗?”雨庭渊目光凛凛的盯着陈六合。 陈六合的目光毫不闪避,炯炯如柱:“这不仅仅是威胁,这更是在把一件很有可能发生的事情,提前告知与你!这只是警钟,我不希望这成为丧钟!” 雨庭渊的神情狠狠下沉,直勾勾的盯着陈六合,这一刻,从雨庭渊身上散发出来的压迫力,是难以想象的,那是一种无形的气场,是威势,一般人在雨庭渊的气势下,肯定会被压的喘不过气来,甚至看都不敢去看雨庭渊一眼。 然而,陈六合却不为所动,只是平静的与雨庭渊对视着,心无旁骛,丝毫不受影响! 半响后,雨庭渊身上的气势徒然一散,他发出了一阵莫名的大笑声:“小六子啊小六子,这个状态下的你,跟沈老是真像啊,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同样的霸道,同样的铁骨铮铮,连那蔑视群雄的眼神,都是一模一样。”雨庭渊道。 “这证明我们坦坦荡荡无所畏惧!只有强大的人,才能如此豪言诳语!只有强大的心脏,才能支撑起我们这样的无谓铁骨!” 陈六合说道:“更因为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所以我毫不心虚,也没有必要拐弯抹角!” 雨庭渊再次深深凝视了陈六合一眼,没有着急说话,而是沉默了下来,手指轻轻敲打在桌面上,传出了很有节奏的“咚咚”声。 陈六合也没有去打扰,眼观鼻鼻观心,静静的等待着雨庭渊的答案! 在这个过程当中,坐在偏座的雨仙儿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哪怕是在陈六合跟雨庭渊剑拔弩张的时候,她也不闻不问不管不顾,权当与自己无关一般! “小六子,你和以前真的有点不一样了!我没想到,这样的谈话,竟能被你谈到这种地步!本该被我牢牢掌控在手里的主动权,却反被你抓了过去!” 雨庭渊失笑的说道:“身处险境的是你,来求雨家的也是你,可现在你给我的感觉却是我们雨家反而要受你掣肘一般,似乎有着不得不帮你的理由?” “很简单,因为我拥有着绝对的实力,至少是能够让你们心生恐惧的实力!否则的话,那几大家族,又怎会把我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甚至联合起来一起镇压我?” 陈六合冷笑道:“他们越是容不下沈家,越想让我死的彻底,就证明他们越是怕我,就证明我的实力越强!而在强大的实力面前,很多事情都会变得简单起来,不是吗?” “你这样跟我说话,就不怕把我激怒了?现在雨家还没参与到镇压你的行列中!反而,仙儿还屡次帮你解难!如果雨家再与他们联手的话,你几乎就毫无胜算了!” 雨庭渊字句有力:“年轻人,说话还是不要太张狂的好,容易自误乃至自毁!” 陈六合不为所动的说道:“雨老,我刚才就说过!最坏的结局,大不了就是我必死无疑,但在我死之前,你们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呢?你们承担的起码?相信我,你们承受不起的!” “在一击必杀的情况下,你除了等死,可能连一丁点多余的事情都做不了!人在很多时候,会身不由己的,这世上,最常见的,就是力不从心的无奈。”雨庭渊意味深长的说道。 陈六合抬了抬眼皮,睨了雨庭渊一眼,道:“那……要不,咱们就来试试?豪赌一把!看看是你们先把我彻底镇压,让我力不从心的等死,还是我让你们翻天覆地,甚至为成为我的陪葬品?” 这一刻,陈六合的眼神很透亮,透亮的让雨庭渊的心脏都禁不住微微抽搐了一下,竟然感觉到了一股森寒之气,来自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巨大威胁! 陈六合接着说道:“这么大的赌注,你们玩的起码?雨老你一定不想玩吧?我孤家寡人,还是赤脚空拳,可以无所畏惧!你们家大业大,可就不同了……” “我输,死一人而已!你们输,死的人可就多了!况且,你们根本不可能赢。”陈六合一字一顿,非常肯定的说道,那股霸气,震撼人心。 “的确啊,赌注太大,没人愿意拿整个家族的光景与气运,乃至人命去跟你豪赌一场。”雨庭渊轻轻点了点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