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1章 棋盘大如天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3271章 棋盘大如天

在陈六合的身后几米外,站着一个俏生生的女孩,不是王莉还能有谁? “没有,只是想看看环绕在我耳边很久很久的传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王莉没有慌张,而是很平静的说道。 “传奇?什么传奇?”陈六合仍旧没有回头,悠闲的点燃了一根香烟,吞云吐雾。 “世界猎人学校的传奇!”王莉一字一顿的说道,那双妙美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看着陈六合的后背,像是能看到无尽辉煌的历史一般。 闻言,陈六合愣了一下,眼中不由浮现出了一抹追忆神色,几秒钟后,他才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失笑了起来:“世界猎人学校?你是从那出来的?” 陈六合回头看了眼王莉,道:“呵呵,这倒是很让人意外,按理说,凭借王金彪十年前的实力,是绝不可能把你送进世界猎人学校的,看来你的身上也有不少的故事。” “我不是被他送去的,当年他把我送到境外的一个训练机构,中途出现了一些意外,我走散了,机缘巧合之下,被卖进了世界猎人学校。”王莉说道。 “这么说起来,我们还是校友了?”陈六合打趣的说道,更加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王莉:“难怪你身上的气息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顿了顿,他又道:“你能从世界猎人学校离开,证明你已经在那里毕业了?看来你比我预期中的还要有些实力。” “三个月前,我完成了学校给予我的最后一单任务,从此跟世界猎人学校不再有关系。”王莉如实的说道,每个在世界猎人学校毕业的学员,都必须无偿帮助学校完成十单任务,只有这样,才能功成身退,不然的话,会成为被猎杀的对象! 沉默了几秒,王莉又道:“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你一样,以一己之力杀了数名教官,以这种别具一格的方式冲出猎人学校!并且在无休止的猎杀中,还能安然无恙的。” 陈六合在世界猎人学校,就是一个传奇,一个禁忌一般的传奇,他是学校建立以来,第一个强杀而出,并且到现在还能活着的人! 陈六合不以为然的说道:“其实这没什么,那帮人,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一刀扎进他们的心脏,割断他们的咽喉,他们也要去见所谓的上帝。” “在你之后,有太多人想要效仿你,但结局,都非常的凄惨!”王莉说道。 “那只能说,他们在做一件与他们实力不相符的事情而已。”陈六合洒然一笑。 “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当初我在世界猎人学校的时候,并没有人知道我叫陈六合。”陈六合淡淡的问道,只不过目光中,多了一抹令人发毛的寒意。 王莉面不改色的说道:“很简单,我到了杭城,接触过你留下的皇族成员,知道他们的身份,再要猜出你的身份,并不困难。” 陈六合点点头:“这个解释还算合理!能从世界猎人学校毕业的人,具备这个洞察力!” 回过头,陈六合重新望向窗外的阴雨天,他道:“好好保护左安华,他死,你死!只有他活着,你才能活得更好!” “世界猎人学校一直都没放弃过要猎杀你这个叛逃者的念头!你是他们的耻辱,他们不会放过你的!并且,他们已经知道了你在华夏,你……自己小心。”王莉深深的看了陈六合的后背一眼道。 “呵呵,有些事情,是迟早要发生的,何足畏惧?”陈六合轻描淡写的说道:“整个猎人学校,除了你们校长那个怪物外,其他人……呵呵……” 在陈六合说出校长那两个字的时候,王莉的身躯下意识的一颤,眼中浮现出了崇敬与虔诚的神情,那,是一个神明一般的男人,是所有学员的信仰,是无法超越的存在! 他在地下世界有一个很响亮的名头,炼狱神!至高无上的神榜强者,排名第四! “你是忠于猎人学校,还是忠于王金彪?”陈六合忽然问道,声音平和,不蕴含半点戾气,但听在王莉的耳中,却是让她的心脏都有一股刺痛感。 抿了抿嘴唇,王莉说道:“我十岁的时候,因为车祸,父母双亡,是王金彪帮我安葬了我的父母……” 陈六合轻轻点了点头:“一条生路一条死路,要走哪条,你自己选择!你是从地狱爬出来的人,我相信更加懂得对生命的敬畏!” “我知道我该怎么做。”王莉说道。 陈六合笑了笑,没再多说什么了,王莉也悄然退了下去…… 看着沉沉天空,审视着天空飘雨,陈六合脸上的表情变得无比深沉,他嘴角微微上翘,轻声低喃:“华夏,世界,这盘棋大如天呐……”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城南的一座极大的私人宅院当中,这就像是一座庄园,古旧而气派,院内还有着一片竹林。 在竹林中,有一座没竹木搭建起来的古棚,能遮风挡雨! 木棚中,有一座石台,石台上,是一张刻画好的棋盘,方方正正,横竖各有十九目,整个棋盘中共三百六十一目,规规整整,一目不差! 石桌旁,正坐着两个人,一个是白发须眉的老者,一个是年华正茂的女孩。 细雨、竹林、听棋声,仿若能感受到棋盘上那万马奔腾般的惨烈境况,黑白两条大龙,正在棋盘上相互撕咬与厮杀,寸土必争,丝毫不让! 除了雨点拍打在竹叶与地面上的轻微滴答声之外,竹林中,寂静无声,两个下期者,仿佛都进入了一种往我的境界! 他们全神贯注着,目光一眨不眨的盯在棋盘之上,这一老一小两人,双眉都是很严峻的深深皱着,似乎棋局已经进行到了非常关键的时刻,谁也不敢轻易落子! 因为一子落下,关乎全局走势,能定夺成败胜负! 沈清舞右掌捻子,悬在棋盘之上,迟迟不能下落,这个姿势,她已经保持了很长时间,指间的那枚白子,闪烁着点点流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