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6章 大厦将倾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3246章 大厦将倾

陈六合站在那里,一句话也不用说,一个态度也不用表达出来,就足以让人感受到他身上那股危险至极的危险气息,那是一种足以让人毛骨悚然头皮发麻的感觉! 陈六合声音很平静的说道:“该发生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华子,我们除了面对和承受,还能做些什么?就算竭嘶底里,就算杀机熏天,也无法改变任何东西了,也不可能让耀光变得安然无恙了。” “报仇!这个仇,一定要报!六子,我们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亏?对方已经不计后果不留余地了!这是想让我们都去死!!!”左安华凶戾凛凛的说道。 陈六合轻轻扫视了左安华一眼,道:“这件事情我心中有数,我会处理好的,你就不需要插手了,待在医院,好好陪陪向东和耀光吧!” “六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左安华盯着陈六合说道:“是你不把我当兄弟了,还是我没资格帮耀光和龙胖子报仇了?” 陈六合拍了拍左安华的肩膀,说道:“这话从你的口中说出来,不觉得有些荒谬吗?从穿着开裆裤开始,我们就在一起玩耍,这么多年了,我何曾需要你来猜忌我的心思?” “那是为什么?”左安华对陈六合说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还想一个人扛吗?三年前你就想一个人扛,但你没扛住!三年后,你又想一个人扛?那我是干什么吃的?我左安华再无用,就算没有三年前风光,但也不至于是个废物吧?” 陈六合叹了一声,说道:“因为现在的你,不够冷静!一个人在不足够冷静的情况下,是会犯下大错的,更容易让对手有机可乘!” “小妹刚才有句话说的很对,不管我们心中的怒火再旺,杀心再浓,唯一要做也是必须要做的事情就是两个字,冷静!越是在这种时刻,越是要保持冷静的头脑!” 陈六合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已经差点失去了两个最重要的兄弟,我不想再看到你出现任何差池!你也知道,对方这次是动真格的了,这块棋盘上,是必定要染血的,不但要染血,恐怕还会血流成河!” “向东和耀光两人的遇难,不会是结束,更不会是对方的敲山震虎,这只是个开始而已!”陈六合无比严肃的说道。 左安华冷笑了一声道:“你觉得我会被他们吓住吗?斗了这么多年,他们赢过我的次数,数都数的过来!若不是三年前那件事情发生,他们仍旧只能给我稳压一头。” “一帮手下败将酒囊饭袋,时过变迁了,就能牛气冲天了吗?我不信他们敢用这种凶残的方式动到我的头上来!”左安华嗤笑道。 陈六合说道:“你的自信没有错,你的背景和向东耀光两人不同,他们的确不敢用这么凶狠的方式来对付你,这也是你为什么现在还好好站在这里的原因!” “可是,要毁了一个人的方式有很多种,并不一定是强杀!所以,我希望你现在能谨小慎微一些,尽量不要去做任何出格的事情,一切有我,交给我做就好了。”陈六合郑重道。 左安华目光凛凛的看着陈六合,道:“六子,你觉得,如果在这样的时刻,我都只能缩起头来做乌龟的话,那你告诉我,我活着的意义是什么?我左安华岂不是要被人当成笑话沦为笑柄了吗?这种没卵~蛋的做派,不是我的风格!” “所以呢?你要如何?光明正大的找上门去,狠狠羞辱一翻对方,泄愤出气替向东和耀光报仇吗?然后让对方找到理由,把你往死里整,让你最终也落得一个凄凉的下场?”陈六合问道。 左安华答非所问,道:“六子,耀光可是被人从巨龙俱乐部的天台丢下来的,就砸在巨龙俱乐部的大门前!这对我们来说,是个耻辱,是个天大的耻辱!” “如果这件事情,我们都能忍气吞声的话,那就不用做人了!”左安华说道。 “华子,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会不清楚吗?你认为我会饶过他们吗?所以,你就把心放进肚子里,什么都别管了,保护好自己,别让对方抓住机会!” 陈六合拍了拍左安华的肩膀,说道:“至于其他的事情,交给我吧!在这个世上,我最不怕的就是别人对我凶残!因为没有人能凶的过我,谁迈出了这一步,谁就会死的及其难看!!!” “血债,一定要用血来尝!”陈六合声音很轻,但异常清晰,每个字,仿若都蕴含着刀锋般的凌厉,透进耳朵,渗入心扉! 左安华没有说话,只是捏着一双拳头,眼中厉芒闪耀,似乎在憋着一口恶气隐忍不发,他此刻在想着什么,也委实是让旁人难以猜测! 在这几个小时的时间内,与医院内的宁静不同,外界如预料之中的那般,已经炸开锅了! 在巨龙俱乐部和陈六合给世人带去巨大惊喜和冲击的时刻,眼看就要再次竖威了,眼看就要再次在几大世家的脸面之上狠狠打上一巴掌了! 可就在这个关键的节骨眼上,巨龙俱乐部的绝对核心人物龙向东跟程耀光,竟然同时遭遇不测,龙向东车祸入院,生死不明! 程耀光更是被人从巨龙俱乐部的顶层丢下,生死未卜! 这件事情,所能给世人带去的冲击力,简直是难以想象的巨大! 也直接把巨龙俱乐部即将竖立起来的雄伟威严,一下子就击溃得支离破碎! 同时,更是让得整个巨龙俱乐部的成员,全都陷入了一种惶惶不安的地步! 谁都知道,龙向东和程耀光的遇害,绝不是巧合跟意外,这是打击报复,这是真正的杀机汹涌,已经发展到了这种赶尽杀绝不留余力的地步了! 试问一下,连龙向东跟程耀光这两个重要人物,说没就快要这样没了,可见下手之人这一次的手段有多么凶残,决心有多么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