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8章 美眸中的惊艳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3228章 美眸中的惊艳

陈六合安然无恙的被解救了出来,几大家族也很识趣的没有死咬着不放! 其实这种情况,不管是对陈六合还是对几大家族两方来说,都是一个可以接受的结果,也是最好的结果! 陈六合羞辱了几大家族的子弟,但他也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承受了非人的折磨,落到个负伤住院的下场,也算是得到了惨重的教训! 另一边,东方日出、柳神韵、慕容青峰三人,也被三家的老人给亲自接出了‘四号楼’! 从这一刻开始,可以说,这件本该无比浩大的风暴,就以这种方式平息了下去! 虽然看起来有些虎头蛇尾,雷声大过雨点,但其中的惊险与激烈,是旁人所看不到的! 若不是汤为民及时出山,若不是汤为民还有着恐怖的号召力与威望,若不是叶平威返京及时,三者缺一,陈六合现在恐怕都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陆军医院病房内,陈六合这一觉睡了足足八个小时,从凌晨五点多,睡到下午一点多才幽幽转醒了过来。 在沈清舞跟苏婉玥两女的精心照料下,陈六合吃过了午饭,半靠在床头上与两人聊天! 病房中,除了她两个人外,还有一人,那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赶来的雨仙儿,她坐在沙发上,显得有些安静,心中的余悸,直到现在,还未消停! 这次事件,太过惊险,她深知里面的猫腻与凶险,同样,她也震撼于陈六合兄妹两的手段,竟然在不声不响中,祭出了汤为民这张恐怖的王牌! 若不是这次事件,估计所有人,都已经把那个传奇般的老人给忘记了! “你们兄妹两可真有本事,连汤为民都能为了你们,而违背坚守了数十年的诺言,亲自出山力保陈六合,这次,不知道有多少人要惊得心绪难宁。” 雨仙儿看着陈六合跟沈清舞道,看到陈六合能吃能喝,精神头也恢复了一些,她心中总算能松下口气! “嘿嘿,你真以为我是鲁莽送死呢?”陈六合咧了咧嘴角说道。 雨仙儿说道:“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认为你这次太冒险了!若是有一个环节出错,你都会万劫不复!用自己的小命去赌,有意思吗?” 陈六合耸耸肩,道:“如果我不这样冒险的话,这个困局,很难破!巨龙俱乐部就算没被压垮,但人心也会尽失!有名无实或者名存实亡,都不是我想看到的。” “我也不可能让几大家族的冲击得逞!我必须要捍卫巨龙俱乐部的威名!而当众踩下东方日出、柳神韵他们,就是我能做出的最好反击。” 陈六合说道:“一来,能替那些受到迫害的俱乐部成员报仇!二来,也能泄我心中之恨!三来,更能打出巨龙俱乐部的名头!” “我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清楚,几大家族不算什么,他们敢动我,我就敢动他们!巨龙俱乐部,是有这个实力和资本的。”陈六合说道。 “结果呢?你差点被他们活活整死了。”雨仙儿嗤笑道。 “但我现在不是还没死吗?只要我活下来了,这件事情就做的值得。” 陈六合砸吧了几下嘴唇,道:“不过说实话,这次也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我没想到他们能差使‘四号楼’!在我的计划当中,我并不会有生命危险,因为他们一定承受不住来自汤爷爷的压力,最终只能退步!而我,充其量只是在拘留室带上三两天罢了!” “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何况你还是走在钢丝绳上。” 雨仙儿说道:“我希望类似的事情,以后不要再出现了!他们输了,可以从头再来,而你输了,就会一败涂地,别说翻身,就连活下来的机会都没有!” 说罢,雨仙儿有意无意的瞥了沈清舞一眼,说道:“连这种最浅显的错误都会犯,我看你这些年的智慧也是大不如前!圣手和赌徒完全是两个概念,我看你更像是赌徒。” 沈清舞面无表情的斜睨了雨仙儿一眼,道:“我和我哥下的棋,岂是你能看得懂的?自以为是没关系,但千万不要再自作聪明!” 听到这话,雨仙儿的心绪猛然一震,她目光一凝,深深的看着沈清舞,内心涟漪翻涌! 她知道,沈清舞绝不会空穴来风的说出这番话,这个丫头更不屑故弄玄虚! 难道,在这件事情的背后,还隐藏着什么秘密与不为人知的目的? 雨仙儿陷入了短暂的沉思当中,脑子飞快转动了起来,猛然间,她心头再次一颤,脑中灵光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 雨仙儿的美眸都瞪大了几分,楚楚动人,里面有惊艳神采闪过! 陈六合跟沈清舞选择创造这样一个机会,打出汤为民这张恐怖的王牌,不仅仅只是要简单的帮他们破局与保命,汤为民的出山,一定还有一个更深层次的意义! 汤为民要帮陈六合铺路,铺出一条能够让几大家族感到颤栗的铁血登顶之路! “难道……你们想借着汤为民的至高威望,让陈六合重新……”雨仙儿脱口而出,但话还没说完,就被沈清舞给打断了。 沈清舞冷漠的说道:“与你无关的事情,不要道破!” 这一刻,雨仙儿激动了,激动的那张倾城绝美的脸蛋,都有些涨红! 没人能理解她这一刻的心情有多么的激动与兴奋,若是这兄妹两的目的能够实现,那简直太可怕了,当陈六合真正重返辉煌巅峰的时候! 那一刻,可就能再现无敌之姿了!那一刻,又该有多少人会感到战栗?那一刻,才是几大家族真正危机降临的时刻了! 世人最惧怕的是什么?无疑,就是陈六合还能回到三年前的辉煌! 花了很长的时间,雨仙儿才逐渐冷静了下来,她凝重道:“这……可能吗?这太难了,实在是太难了,没人想看到那一幕的发生,这会敲响很多人的丧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