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1章 胸大无脑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031章 胸大无脑

听到陈六合的话,张永福笑了起来,从兜里掏出了一包九五至尊,散给陈六合一根,自己点燃,吸了口,才说道:“陈老弟说的没错,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个世界上没有比喜欢钱的。” 陈六合摆弄着香烟,拿到鼻尖闻了闻,笑问:“张老大有什么高见?” 张永福说道:“陈老弟,恕哥哥直言,就凭你的本事,仅仅是在秦若涵那个小丫头手底下打工,真的太屈才了,她驾驭不了你,更没资格驱使你。” 不等陈六合说话,张永福继续说道:“只要是人,就必有所求,六大皆空那是圣人,不知道陈老弟图的是财还是色?” 陈六合笑盈盈的说道:“财色兼收也挺不错。” 张永福大笑了起来,拍着陈六合的肩膀道:“陈老弟果然是性情中人。”紧接着说道:“但不是哥哥说你,为了一个秦若涵,就要错过一片大森林吗?如果是这样,那陈老弟的目光也未免狭隘了一些。” 陈六合随口问道:“那依张老大的意思是?” “陈老弟,你要知道,秦若涵这个丫头只是个无足轻重的角色,只要我们愿意,可以随时把她拿掉,还扑腾不起半点浪花。” 张永福揽着陈六合的肩膀,轻声道:“你想想,到时候拥有了这座会所,陈老弟你还怕找不到女人吗?到那时候可真的是要钱有钱要人有人,比你现在强了何止十倍百倍?” 听到这里,陈六合才佯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我算是听明白了,原来张老大还是没有放弃吞下这会所的念头啊。” 张永福说道:“哥哥这也是为了你好啊,只要你愿意跟哥哥合作,那哥哥就给你保证,这会所有你的一半,到时候每年千万入账,想要什么得不到?” 张永福蛊惑着陈六合,他很精明,看的也很透彻,知道想要吞下秦若涵的会所,目前横在眼前最大的障碍就是这个摸不透底细的年轻人,只要把这年轻人安抚下来,那么一切都能水到渠成。 至于秦若涵,在他张永福的眼中就是一只蚂蚁,随时可以碾死的蚂蚁! “唔......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每年千万的分红,啧啧,真的很诱人。”陈六合满脸笑意的说道,张永福老神在在的坐着,胸有成足,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对金钱利益不感兴趣的人,陈六合也不例外。 不过陈六合接下来说的一句话却让张永福脸色一变。 “诱人的确诱人,但是张老大,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我觉得还是太少了,我想得到的是整个会所,怎么办?”陈六合人畜无害的笑问。 “陈老弟,你想把哥哥的那一份也吞下?这样不好吧?”张永福眼神微微一冷。 陈六合连忙摆手,笑道:“张老大误会了,我的意思是,我为什么要跟你合作呢?只要我能拿下秦若涵这个娘们,这会所的一切不都是我的了吗?那才是真正的财色兼得,不比跟张老大合作来得强一些?” 陈六合继续说道:“再说了,杀人越货强取豪夺的事情太损阴德,小弟我可做不来,所以说,张老大的好意我心领了。” 张永福眼中的寒光一闪,但很快逝去,他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原来陈老弟心中一直在打着这样的如意算盘呢?” 顿了顿,他道:“不过这样不好吧?这块肥肉可是哥哥先看上的,现在老弟你一出现就想要一口全部吞下,有点不符合规矩吧?” 陈六合神情自若的说道:“张老大不是已经得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吗?知足常乐才好,给弟弟让个道?” 张永福没有说话,而是凝视着陈六合,陈六合也默然不语,含笑与之对视。 半响后,张永福突然笑了起来,亲昵的拍着陈六合的肩膀:“真是后生可畏啊,现在的年轻人就是比我们这些大老粗强,懂得用脑子,不错不错。” 陈六合笑着没有说话,张永福又道:“既然陈老弟都开口了,那哥哥也没有不答应的道理,那哥哥就预祝你早日抱得美人归了?” “承您吉言。”陈六合笑道。 “哈哈,好,那哥哥就不多留了,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可千万记得来找哥哥,还有,到时候可别忘了给哥哥分一杯羹尝尝啊。” 张永福满脸笑容的站起身。 “好说好说,有福同享嘛。”陈六合起身相送,一直把张永福送到电梯口才转身返回了办公司。 看着烟灰缸里余热还没散尽的烟头,陈六合脸上浮出了一抹冷笑,这个张永福还真能忍,是个笑面虎似的人物啊。 而另一边,张永福一行人一直没有交流什么,直到离开了会所,坐上了轿车,他的一名心腹手下才问道:“老大,怎么说?那小子兜不兜着?” 刚才还笑容满面的张永福此刻却是满脸阴沉,眼露凶光的看了会所一眼,道:“机会已经给你了,既然你这么不识抬举,不能为我所用,可就别怪我当真心狠手辣。本来还想多留你一段时间,现在看来,留不得!” 说罢,他对手下心腹道:“让那几个人准备一下。” 心腹手下神情一怔,掏出电话,拨打了一个境外号码...... 回到办公室的陈六合也没闲着,一个电话同样拨打了出去,开门见山道:“刚才张永福来找过我了,这老家伙似乎快要坐不住了。” “你那边准备一下,只要张永福真敢对我下手,我取他狗命。” 把电话丢在办公桌上,陈六合眯着眼睛沉凝下来,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笑容:“树欲静而风不止,可惜你只是一阵微风,刮不倒我这颗大树!” 就在张永福走后没多久,秦若涵火急火燎的来到了陈六合的办公室,连门都没有敲,直接闯进来的。 “素质,素质,知道什么是素质吗?万一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你负的了责吗?”陈六合没好气的看着秦若涵。 秦若涵现在可没闲工夫去跟他扯皮,她脸上挂着一丝丝嗔怒,语气明显带着质问:“刚才张永福来过,直奔你办公室,你们两谈了什么?” 张永福的突然造访,而且是造访陈六合,这不得不让秦若涵感到紧张万分,心中的危机感很强烈,说实话,要她现在全心全意的去信任陈六合,她做不到,她生怕陈六合会与张永福私下达成某种协议,那么她秦若涵就真的完了。 陈六合打趣的瞥了秦若涵一眼,风轻云淡道:“还能谈什么?当然是谈怎么合作让你这个娘们财色两空了。” “你答应了?”秦若涵的双手用力的扣着。 陈六合心中忽然生出一股捉弄的心思,他沉默着,没有回话。 果然,秦若涵这个沉不住气的娘们顿时变成一头发怒的小野猫:“陈六合,你怎么可以这样?你自己欺负我就算了,现在还要联合外人来欺负我吗?你简直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混蛋。” 秦若涵越说越气恼:“陈六合,你是我请来帮我的,不是让你来和外人联合对付我的,别忘了是谁让你坐在这个办公室的!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和张永福那个畜生同流合污?你是想让我死吗?” 看到秦若涵的反应,陈六合脸都黑了下来:“你大爷,哥在你心目中就是那种阴暗的形象?难道我身上的浩然正气和伟岸的背影你都视若无睹?” 翻了个白眼,陈六合道:“谁说我答应他了?” 秦若涵猛然一怔,木讷的看着陈六合:“你没答应他?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说话?” 陈六合没好气道:“哥不说话就是答应?你什么破逻辑?” 秦若涵有些不相信的问道:“你真的没答应他?不对,你肯定跟他达成了什么协议,不然为什么他离开的时候满脸红光?跟你亲热得就跟多年老友一样。” 陈六合都被气乐了:“娘们,脑子有缺陷就别那么喜欢自作聪明,如果我真要跟他一起对付你,你认为你现在还能好好站在这里对我喊吗?别说哥瞧不起你,就你这点破家产,哥还真没看在眼里。” 被陈六合呵斥得羞恼不已,秦若涵气急质问:“那你解释解释,刚才张永福跟你笑的那么好干什么?” 对这个女人犹如惊弓之鸟一般的危机感当真是无言以为,陈六合说道:“他又打不过我,不笑还能哭吗?表面功夫懂不懂?他敢当场跟我撕破脸皮,就不怕我揍得他满地找牙?” 想了想,秦若涵似乎觉得陈六合说的真有那么一点道理,当即,一颗紧提在嗓子眼的心终于松下了一些,刚才她真的吓坏了,如果陈六合这个她唯一的依靠都倒戈了,那么她面临的将会是世界末日! “我就知道,张永福这个无耻王八蛋,根本就没放弃过歹念。”秦若涵捏着拳头,咬牙切齿的说道。 陈六合冷笑道:“别用你的思维去衡量任何人,不是谁都跟你一样胸大无脑,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知道吗?既然想让我帮你,就老老实实站在我后面看戏。” “还有,你没有资格质问我,这样的事情如果在发生第二次,结果你知道的......”陈六合冷笑一声,意思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