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9章 狂过头了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3189章 狂过头了

在东方日出、柳神韵、慕容青峰三人都没有表态的情况下,这些纨绔是无助的,他们似乎也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谁都保不住他们了....... 因为东方日出、柳神韵、慕容青峰这三个人,在陈六合面前,根本就不管用....... 有人犹犹豫豫,开始弯曲双腿,要强忍着屈辱,跪在地下! 有时候,骨气和傲气这玩意,在恐惧面前,是那般的一文不值! “噗通。”第一个人主动跪下了,深深的垂着脑袋,不敢去看东方日出等人。 紧接着,第二个人、第三个人也跟着跪下了,不到几秒钟的时间,七个纨绔,全都老老实实的跪在了地下。 事实证明,恐惧,是能战胜一切其他心里因素的! 这一幕,再次让众人胆寒心惊,他们看了看那七个纨绔,哪一个,不是在京城能够横着走的主儿?平常意气风发嚣张跋扈,而此刻,却沦落到这种境地。 众人下意识的看了陈六合一眼,陈六合的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容,显得那般淡定从容,但看在他们眼中,只感觉,此刻的陈六合,像极了一个魔鬼,让人胆寒心颤的魔鬼! “这才对嘛,好好说,你们就要好好听,为什么非要惹别人发脾气才知道害怕呢?”陈六合笑吟吟的说道,对于王金彪刚才一言不合就下狠手的举措,就像是没有看到一般! 这种狂妄姿态,是难以言表的,要知道,被王金彪废的那个人,可不是普通人啊,家里起码也是极有背景和地位的! 可在陈六合看来,就像是捏死一只鸡那般轻描淡写。 顿了顿,陈六合话锋一转,又道:“不过话说回来,刚才好言相劝,你们不为所动,现在知道害怕了,已经有些晚了。” “我这个人说话,向来不喜欢食言,三个数的时间已经给过你们。”陈六合神情自若的说道。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都无需再吩咐什么,王金彪就冷冰冰的吐出了两个字:“动手!” 紧接着,王金彪所带来的那些手下,全都没有半点犹豫,对着那另外六名纨绔子弟拳打脚踢,一个个下手皆是凶狠至极! 顿时间,场面再次陷入了混乱当中,痛叫声求饶声呼喊声乱成一片! 在几名彪形大汉的殴打下,那些纨绔子弟根本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不一会儿,就被打的头破血流哀嚎不断,有几人,更是躺在了血泊当中! 那模样,只能用凄惨两个字来形容! 在整个过程中,陈六合一直古井无波,就像是旁观者一样,在看着一件与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的事情。 而在场的其他人,则是惊骇至极,心脏也不知道是今天的第几次抽搐了,全都为陈六合的凶残与冷血感到惊惧! 那些纨绔已经跪下了,已经认怂了,已经抛弃了尊严! 可即便这样,陈六合仍旧没打算轻易的放过他们! 试问一下,这个状态的陈六合,有多么可怕....... “陈六合,你简直不可理喻,我现在完全可以确定,你是不想过了,你今天是用你的命在赌!”柳神韵深深吸了口气,眼神中惊疑闪烁。 陈六合洒然一笑,说道:“对付你们这帮人,只有以暴制暴才能让你们长记性!我要么什么都不做,要么就一次把你们都收拾的服服帖帖。” “我陈六合的眉头都敢来触,这是他们应当付出的代价!”陈六合说道。 “代价?那你知不知道你要为此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今天谁都保不住你了!玩出这么大的手笔,你根本就玩不起,你是在自掘坟墓!”柳神韵疾言厉色的说道。 陈六合嗤笑一声,道:“我知道,这几个人的背景都不小,能跟在你们的屁股后头,能被称为呔子党,肯定都不简单。” “但那又能怎么样呢?”陈六合轻笑一声:“你们难道到现在还没看出来吗?我压根就没想过小打小闹,我今天就是要把事情闹到最大,有多大,玩多大!” “我怕你根本就经不起我们玩!!!”东方日出无比阴鸷的厉声骂道。 陈六合目光一转,落在了东方日出的身上,道:“其实,一直以来,你们都太自以为是了,压根都没搞清楚敌我双方的关系。” “我陈六合要是玩不起,就不会待在京城了!还有,你们不要没事就跑到我面前来蹦跶,因为你们从来就不是我的对手,我的对手,是你们身后的整个家族!” 陈六合凝声说道:“最起码,也是你们那个当家做主的爷爷!从什么时候起,你们也配站在我面前张牙舞爪了?你们是当真嫌自己的命太长吗?” 这话一出,全场的时间仿佛都停滞了那么一瞬间,气氛都狠狠一沉! 陈六合的话,说的简直太过狂妄了,但仔细一想,却又是那般的让人无法反驳! 可不是吗?陈六合的对手,一直都是几大家族啊,绝不是柳神韵、东方日出、慕容青峰乃至诸葛铭神! 一直以来,陈六合都是在跟几大家族博弈,而不是跟几个顶级公子爷博弈! 停顿了几秒钟,陈六合嗤笑更甚,目光在柳神韵和东方日出的脸上扫量了一下,道:“若真的只是你们这几个纨绔,早就被我捏死了,你们以为,你们还能活到现在?” “说白了,都是一帮不知所谓不知死活的玩意。”陈六合及其嘲讽的说道。 “陈六合,你狂过头了!”东方日出恼羞成怒的破口大骂,眼中的怒容,恨不得把陈六合千刀万剐一般的凶狞! 柳神韵也是无法保持泰然,镜片后的眼睛,也是狠狠眯起,里面寒芒毕露。 慕容青峰拦下了情绪激动的东方日出,他狞声道:“他这是在激怒我们,让我们失去理智!我们不用上他的当!” “况且,我们根本就不用生气!对他今天所做的一切,我们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因为这会让他付出惨重的代价,惨重到足以让他万劫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