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4章 一笔旧账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314章 一笔旧账

陈六合耸耸肩没有说话,秦墨浓直言不讳道:“你现在在我心中就像是一本厚重的书,我会慢慢读懂你的!” 这像是她第一次当着陈六合的面,所发出了宣言! “那你可能会很累,这也会是一项艰巨困难的任务,何必要让自己跟自己过意不去呢?”陈六合笑道。 “一个人如果连牛角尖都不敢去钻的话,那岂不是太悲哀了一点?”秦墨浓坦然的说道:“时间很长,我相信我能读懂你的!” “我必须提醒你,这可是件很危险的事情,小心还没读懂,你就已经沉迷其中,无法自拔。”陈六合嘴角翘起了一个及其轻佻的弧度,有些邪魅。 “是吗?或许如你所说吧,但这又有什么关系?我已经被这本书吸引上了不是吗?”秦墨浓轻声说道。 陈六合失笑一声:“我是该受宠若惊,还是该为你的不幸而感到同情?” “其实有时候生活就是这么奇妙,总会给我们带来一个个的惊喜,正是因为这样,生活才愈发的有趣,至少我觉得,现在就很有趣。” 秦墨浓那双在夜色下都显得无比迷人的眸子与陈六合对视着,她道:“如果我能把自己都输了,那才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我相信我自己的眼光。” “越理智的女人,不理智起来才越可怕。”陈六合笑着。 “谢谢你的夸奖!”秦墨浓摆摆手,钻进了停在身前的一辆出租车内。 看着出租车消失在视线当中,陈六合才摸着鼻子苦笑了起来,笑容不知道是高兴还是苦涩,仰头望了望天上的星空,陈六合呐呐道:“的确很奇妙啊!” 回到院子,赵如龙这个鬼头鬼脑的家伙第一时间就嗡了过来,一脸猥琐的笑容伸起一个大拇指:“牛逼啊,陈大爷,你这不动声色的泡妞手段贼拉风,啧啧,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个美妞在你面前沦陷,我除了大喊一声苍天不公外,就只能抱怨现在的美妞都瞎了眼吗?” “去你奶奶个腿!”陈六合没好气的踹了一脚过去:“你懂个锤子。” “你绝对是我辈楷模,无论是质量还是数量,你两手抓啊。”赵如龙一脸谄媚的溜须拍马,一个秦若涵,一个秦墨浓,他都见过,这两个娘们都属于能惊爆眼球的那种,简直绝了。 陈六合抬了抬眼皮,懒得去搭理他,抽出一根烟叼上,在离沈清舞距离最远的角落蹲下,确认烟雾不会影响到沈清舞,他才开始大喇喇的吞云吐雾:“赵江澜最近怎么样了?” 赵如龙蹲在陈六合身边,道:“我都好几天没见那老头了,贼忙,绝对是为了杭城百姓尽心尽责废寝忘食的典型模范,我估摸着他今年不拿个啥奖状锦旗回来都白瞎了。” 陈六合被逗乐了起来,情理之中的点点头,赵如龙神秘兮兮道:“陈大爷,你肯定有内幕消息对不?说说,我家老头子是不是很有可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我听我妈透露出来的意思好像是有点眉目了。” “呵呵,你什么时候还兼职当特务了?直接问你爸不就完了?”陈六合笑道。 “我倒是想问啊,可那老头压根就不搭理我啊,每次聊到这样的话题不是骂就是揍,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我亲生的。”赵如龙没好气的说道。 陈六合笑着:“最近对你爸来说应该挺关键,各方面都要接受考核,你最近也老实一点,别给他捅出什么篓子,不然他非活刮了你不可。” 赵如龙眼睛一亮:“那就是说我爸要往上挪一挪咯?” “嗯,差不多吧,在这个位置上坐了这么久,凭他的资历和能力,是该动一动了,错过了这次机会,以后够呛。”陈六合笑吟吟的说道。 “妥了,老头子熬了这么多年,总算是拔开云雾见明月,我这个当儿子的也不能给他托了后腿,明天约了一场仗都不去干了,鸣金收兵,认怂就认怂,等老头子上去了,哥们再聚拢王八之气!” 赵如龙说道:“到时候再看看有哪个装逼份子还敢在我龙少勉强嘚瑟,绝逼一拍死一个!” 陈六合嗤笑的看了他一眼,都懒得回话。 顿了顿,赵如龙忽然说道:“陈大爷,那啥......有件事情我想跟你说道说道。” “有屁就放。”陈六合斜睨了一眼。 “这件事情有点不知道怎么开口,先来根烟压压惊。”赵如龙笑嘻嘻的说道。 陈六合毫不留情的一脚把他踹翻在地,赵如龙也不生气,爬起来拍拍屁股嘟囔道:“不给就不给,以大欺小算什么本事,你就给你的子孙后辈积点德吧你,小心我以后追着他们揍。” “我要真有儿子的话,如果像你这么废材,我直接把他掐死。”陈六合戏虐道。 “骂人不带脏字是吧?你信不信我明天就去找秦若涵,我让你东窗事发、后院着火。”赵如龙一脸凶狠的威胁道。 陈六合翻翻白眼:“你再跟我磨磨叽叽,你就可以赶紧滚蛋了。” 赵如龙这才讪笑了一声,又乖乖蹲在了陈六合的身边,道:“陈大爷,那啥,曾志鹏的家里好像最近出了点事,你知不知道?” 抬了抬眼皮,陈六合看向赵如龙:“曾志鹏?曾新华的儿子?他们家怎么了?” “没错,他爹就是曾新华,月华区公安局长,我上次跑到他家玩,听到了一些事情,好像是他爹最近在工作上不太顺利,被停职调查了,局长的位置难保。” 赵如龙说道。 闻言,陈六合微微蹙了蹙眉头:“你听谁说的?” “去曾志鹏家玩的时候,刚才听到他爸妈吵架,就是因为这个事情,曾志鹏自己也承认了,麻痹,都是穿开裆裤一起混大的,看到他这么消沉,当大哥的心里不是滋味啊。”赵如龙叹气说道。 陈六合好笑的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道:“少在老子面前打苦情牌演苦情戏。” “陈大爷,你真不知道这件事情什么情况?好像我爸知道,但他没说什么,你们都是一个战壕的,不会突然决裂了吧?”赵如龙问道。

下一篇   第0315章 赴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