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5章 真正授命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3175章 真正授命

有些话可不能说的太满,你连眼下的问题都解决不了呢!一个晚上的时间,可是能发生很多转变的!我怕就怕你连王金彪,都斗不过啊。” 陈六合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连这么臭的棋,你都能走的出来,你还怎么跟我玩?都不用我插手,仅凭王金彪,就足够让你夜不能寐了。” 李观棋仍旧没有动气,他摇摇头道:“一个让人栽了跟头的香蕉皮,也有什么可取之处吗?乐色终究是乐色,不可能有什么称道之处的。” 陈六合笑容不变,歪头看了眼站在身后的王金彪一眼,玩味道:“金彪,你怎么看?” 王金彪冷笑了一声,居高临下的低睨着李观棋,说道:“我喜欢看你这种自负的样子,也喜欢听你这种贬低、羞辱我的言论!” “因为等到我把你踩在脚底下的时候,那一天,我是乐色,那你又算什么?”王金彪狞声道:“我在你眼中越上不得台面,你最终的定位就会越低廉。” “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会有这个可能。”李观棋凝声说道。 陈六合笑着接茬,道:“这个世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风水轮流转这句话,非常在理!还记得你刚入京的时候吗?你到医院看望王金彪。” “这一转眼,还没几天呢,就调转了过来,轮到我们来医院看你了。”陈六合笑意盎然的说道:“下一次,我们再来看你的时候,可能就是去太平间了。” “所以,李观棋,千万要保重身体!但你也尽管可以放心,等你死了的时候,我就算忍着痛,也会给你包一个三位数之内的白包。”陈六合说道。 “你就没那么走运了,你死了,我看都不会去看你一眼。”李观棋争锋相对。 陈六合耸了耸肩,道:“有什么区别吗?你这辈子也不可能会有那种机会。” 李观棋冷笑着没有说话,陈六合忽然想起什么,道:“哦,对了,我们今天来这里,其实不是为了来探病的。你也知道,你死了,我们才会鞭炮齐鸣,你活着,委实有些让人遗憾。” “我们今天来这里,只是想跟你说,做人做事,不能把说话当成放屁,你一到京城就跑到我们面前来吹牛比,这个习惯有点不好,下次一定要改。” 陈六合正儿八经的说道,李观棋都被说楞了一下,有些不明所以。 陈六合接着道:“还记得你当初去医院看望王金彪的时候说了什么吗?你给了王金彪两条路走,要么滚出京城滚出龙殿,要么,就死在京城!” “很可惜,你的话,一丁点都没能实现,王金彪没走也没死,并且他给你造成的麻烦会越来越大,你要好自为之了。”陈六合本来想抬手拍拍李观棋的肩膀,佯装一副说教的语重心长姿态,可想了想,还是算了,毕竟李观棋身旁站着几个虎视眈眈的高手! “棋还没下完,不用着急。”李观棋的养气工夫不得不说非常好,承受了如此羞辱,他还能保持最基本的淡定,哪怕他心中已经怒火冲宵,如山洪涌现。 陈六合不以为然的耸耸肩,站了起身,有点索然无味。 王金彪却是狠狠的盯着李观棋说道:“李观棋,你记住了,一山不容二虎,龙殿和京城,我们两个,只能活一个!要么你宰了我,要么我宰了你。” “接下来时间还长,我王金彪来陪你玩!想跟我六哥玩?你已经不够格了,先把我的尸体踩在脚下再说!当然,我希望是我把你的尸体踩在脚下。”王金彪无比张狂的说道。 这席话语,冰冷有力,震撼人心,在病房内来回传荡,也让得李观棋的眼神,都凌厉了几分,他道:“我让你连坟头都无人可立!” “我也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王金彪毫不退让,目光如柱,一眨不眨的盯着李观棋! 两人的目光都是那般的凌厉,在空中碰撞,像是要撞出火星一般! 这一刻,也很难有人说的明白,到底是李观棋的身段降低了,还是王金彪攀爬的速度太快了,他们两个,已经成了注定要鱼死网破的宿敌。 而陈六合,则成了高高在上的那个人,李观棋的对手,不再是他了,而是王金彪!!! 两人畅通无阻的走出了医院,陈六合走在前面,王金彪很自然的落后半个身位,毕恭毕敬的跟在陈六合的身后。 不管在什么时候,王金彪都能很清楚的认准自己的定位,哪怕是他现在已经今非昔比,他在龙殿,已经具备了一席之地,他已经能让唐望山在他身上压下重注! 但这一切,都不能改变他只是陈六合身旁一条忠诚恶狗的事实! “金彪,现在的感觉怎么样?心中的憋屈,是不是已经泄去了一些?”陈六合慢悠悠的点燃一根香烟,头也没回的问道。 “李观棋不死,金彪永不罢休。”王金彪说道。 陈六合点点头:“有这种志气就是好事!”顿了顿,陈六合又道:“金彪,得到了唐望山的拥护和绝对认可,你现在在龙殿,也是享有一席之位的人了,再加上你在江浙的成就,放眼华夏,都已经算得上是一个不俗的人物了,你现在的地位,已经足够高了!” 王金彪垂头说道:“金彪不敢自傲,这一切,都是六哥给的!” 陈六合回头看了王金彪一眼,笑问:“你的野心有多大?” 王金彪目光一凝,垂视地面,道:“金彪想要为六哥扫平一切障碍,金彪想要整个龙殿!” 闻言,陈六合大笑了起来,拍了拍王金彪的肩膀,道:“金彪,这个势,你已经借到了!你的表现,我很满意,我说过的话,一定算数!李观棋,我就交给你了!” 听到这话,王金彪的眼中精芒爆闪,没有畏惧,只有一股狂热和兴奋,他很清楚,这是陈六合对他的认可,他交上去的这张答卷,让陈六合还算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