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3章 专业性知识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313章 专业性知识

百一十三章 看着眼前这个短时间内让她无比震惊,在她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印记的男人,秦墨浓心中没来由的变得一暖。 这个男人很平凡,看上去没有任何光彩之处,甚至他从头到尾的穿着都是那么廉价,但他在她眼中,却异常特别,她想,这是因为她已经慢慢开始懂他了。 她也很清楚,这个男人会是一杯毒酒,会让她着迷,越品,越会让她沦陷其中,但她不怕啊,她愿意受他荼毒! “做为杭大的校长,我来做做家访,有什么问题吗?”秦墨浓笑着问道,轻轻翘起的嘴角就犹如暗夜下的月牙弯弯,明亮而璀璨,令人心旷神怡。 一屁股坐在秦墨浓身旁的凳子上,秦墨浓身上的香味很淡,不是香水的味道,而是一种独特的体香,很怡人,会让人心中一荡。 打量着秦墨浓这张足以称得上沉鱼落雁四个字的貌美脸庞,陈六合打趣道:“家访?不知道你是要做谁的家访?如果是我妹的,估计你可要白来一趟。” “为什么?”秦墨浓好奇的问道。 翻了个白眼,陈六合理所应当的说道:“我和我妹,你觉得谁是谁的监护人?” 闻言,秦墨浓恍然大悟,禁不住莞尔一笑:“你这个大老爷们也不嫌丢人,感情把清舞当成你的监护人了?” 陈六合打了个哈哈,一点也没有羞耻之心。 三人在院子里聊着天,陈六合时不时的插科打诨,沈清舞古井无波,早就习惯了陈六合的不拘一格,秦墨浓稍为不适,但并不反感,她现在只想着能够慢慢了解身旁这个男人。 陈六合的眼神不由自主的在秦墨浓光洁修长的双腿上游走了一圈,细跟尖头的典型职业女性高跟鞋,一双超薄的透明咖啡色连裤袜,给她增添了不少端庄与成熟的性感美,似在无声无息的撩拨旁人心弦。 当眼神落在裙摆边,陈六合嘴角露出了一个莫名的笑容,秦墨浓心中微微一颤,似想到了什么,俏脸不禁有一抹红晕,轻轻瞪了一眼道:“看什么看?我这双袜子可是新的,没有洞,别瞎想。” “呃......你这女人怎么这样?这不是强行诱惑我吗?我也没想什么啊,你干嘛要告诉我你裙内的事情?”陈六合满脸忿忿的说道,就像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一样,不过眼中的戏虐之色,还是被沈清舞扑捉到了,她默然轻笑的摇了摇头。 秦墨浓觉得自己要晕厥过去,胸口禁不住的一闷,轻轻瞪着美眸,这家伙也太坏了,什么叫她故意诱惑了?她只是下意识的解释了一下而已,谁让这个家伙满脑子都是歪心思。 不等秦墨浓说话,陈六合忽然一本正经的说道:“不过说实话,我问你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你是喜欢买那种无痕的丝袜,还是那种带t裆的?” 闻言,秦墨浓彻底愣住了,俏脸变得通红,她当真无法适应陈六合的对话方式,也跟不上他的思维节奏,这样的话......也可以这么堂而皇之的问出来吗? 这家伙的脸皮是该有多厚啊?如果不是对陈六合有了一定的了解,知道这个男人就是这种德行,她恐怕都会忍不住赏一个耳光过去了。 饶是沈清舞,也忍不住捂了捂额头,感觉有些丢人,只能佯装若无其事的督促赵如龙抄三字经。 看到秦墨浓脸上的羞赧与尴尬,陈六合语重心长的说道:“你看,矫情了不是?咱现代社会现代人,这有什么?我们这是在讨论一个专业性的问题,我刚好对丝袜这方面颇有研究心得。” “呃......”秦墨浓有些无法适从。 “回答不上来还是都不是?我靠,别跟我说你喜欢穿那种镂空开裆的。”陈六合惊讶了一声,道:“看不出来啊,秦教授,果然真性情,够豪放。” 秦墨浓差点没被气得吐血,她咬牙道:“开你个大头鬼,我买的大多都是无痕的。”她无奈的脱口回答。 陈六合一脸暧昧的笑容,道:“无痕的好啊,无痕的够透明,性感程度毋庸置疑,唯一的缺点就是没有t裆的那么有韧性,容易滑丝。” 陈六合头头是道的说道:“我建议你,以后可以试试t裆的,也别有一翻风韵在里头嘛,而且t裆的丝袜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可以不用穿内内,那种凉爽与放飞自我的感觉简直酣畅淋漓,还能省下一笔买内裤的钱,一举几得!” 听着这么赤果果的粗鄙话语,秦墨浓也无法忍耐了,抬起高跟玉足在陈六合的小腿上狠狠踹了一下,气急道:“臭流氓。” 陈六合恬不知耻的嘿嘿一笑,下意识的伸手抓住了秦墨浓的轻盈小腿,那一瞬间的触感让他都为之一荡,不忘用大拇指轻轻划了一下。 一阵酥痒的感觉袭来,秦墨浓的娇躯都是微微一颤,俏脸更红了,无比羞恼的瞪了陈六合一眼,小声道:“松开啊。” 虽有不舍,但陈六合还没无耻到至高境界,松开了秦墨浓的玉腿。 气氛有些尴尬,秦墨浓沉凝不语,一颗芳心却是跳的极快,也不敢去看陈六合。 理性如她,能出现这样的情绪波动也真不容易,委实是以前从没遇到过陈六合这种放肆又无赖的家伙。 不过她无可救药的发现,她竟然一点都讨厌不起来这个家伙,只是自顾心乱如麻而已,这是她以前从未有过的心里状态。 十点多钟,秦墨浓起身离开,在沈清舞的吩咐下,陈六合屁颠颠的把秦墨浓送出了院门。 一男一女两人,两道背影在灯光下拉的长长,重叠在一起。 “陈六合,你真的是个很奇怪的人,你明明不应该是这样的人,可你却偏偏是这样的人。”秦墨浓开口打破了沉默。 陈六合轻笑了一声:“无所谓是不是,随性而为,高兴就好,真要让我一天到晚视天下为己任的一本正经,那才叫累。” “到底哪一个你才是最真实的你?”秦墨浓歪头看着陈六合,充满了好奇,这是一个让她丝毫看不懂的男人。 ------ 求鲜花!

下一篇   第0314章 一笔旧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