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2章 突来的温柔(求鲜花!)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312章 突来的温柔(求鲜花!)

坐下来好好谈谈? 无论是王金戈还是王金彪,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乔晨峰对陈六合说出的话?那语气,那态度,简直不符合常理,让人不能接受。 要知道,陈六合跟乔家是什么关系?陈六合可是扬言要睡乔家媳妇的男人,也是屡次让乔家难堪的人。 他揍过乔云峰、揍过乔晨木、揍过乔家的老仆,还踩过乔天赌场,甚至他们还知道,陈六合与乔家有过更激烈的交锋,那是在体制内的一场没有硝烟的斗争,最后让乔家狼狈不堪、损失惨重。 这些他们都了解一星半点,陈六合跟乔家的关系可谓是水深火热、剑拔弩张,就差没彻底撕破脸皮你死我活了。 可特么的这一幕又是怎么回事?这个转折太突兀了...... 然而陈六合却没有半点讶然的神情,一切似乎都在预料之中,他脸上挂着笑容,不咸不淡道:“乔老大,你觉得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谈的吗?” “只要想谈,自然是有的谈,在杭城这种弹丸之地,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好,你说呢?”乔晨峰说道。 “好像有那么一点道理,怎么谈?”陈六合嘴角挂着玩味的笑容。 “明天晚上八点,乔家公馆!”乔晨峰道。 “我需不需要多带几个保镖?”陈六合打趣道。 “只是家宴!”乔晨峰的语气中没太大情感波动。 挂断电话后,陈六合捏着手机,脸上的笑容愈发浓郁了,没去理会王金戈与王金彪两人见鬼了一样的神情,他独自沉思了片刻。 乔家会打来这个电话,陈六合想到了,乔家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陈六合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只不过明晚这顿饭,会吃成什么样子,陈六合有些好奇而已。 “娘们,别忘了刚才的赌约,多加个口活!”回神,陈六合笑看王金戈。 王金戈的娇躯忍不住的一抖,恶狠狠的说道:“陈六合,你就是个畜生,故意下套让我钻,小心我咬死你个王八蛋!” 陈六合无辜的说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哥们又没逼着你赌,咱好歹大气一点,输了就要认,一个口活而已,干嘛要死要活的?我又不收你钱!” “你真该千刀万剐。”王金戈咬牙说道,但心中又满是无力,脸上一片哀愁,她深吸一口气,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个电话会是乔晨峰打来的?” “很简单,因为乔家怕了。”陈六合轻描淡写的说道:“既然怕了,就要认怂,既然是认怂,自然要拿出诚意,乔云起的分量肯定是不够的,想来想去,乔家也只有乔晨峰最适合给我打这个电话。” 听到陈六合的解释,王金戈不由又是吸了一口冷气,心中滋生出一股没来由的惊惧,身旁这个年轻人有些可怕,心思缜密精明到令人毛骨悚然。 仅仅从一个陌生的来电显示,就能在几秒钟之内判断出这么多,并且判断的如此准确! 抬了抬眼皮,陈六合斜睨了神情复杂惊诧未散的王金彪一眼,道:“想不想扬眉吐气一回?” “想!”王金彪深深呼出一口气,很直白的说道。 “好,今天好好养伤,明天晚上我带你去乔家。”陈六合的笑容莫名:“我也很想看看,当你这条曾经被乔家视作狗的人突然摇身一变成为了乔家的座上宾,那些人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精彩表情!” 说罢,不等王金彪回神,陈六合就让王金戈停车,他开门下车:“医院我就不去了,你们自己去吧,三天内黑蛟帮是不敢有什么动作的,这点你们放心,你们暂时会很安全。” 陈六合转身,忽然又顿了顿,回头对王金戈漫不经心的说道:“你眼角的伤口用温水毛巾敷五分钟、再用冰块敷五分钟,顺时针轻揉五分钟,反复几次,明天就能有明显效果。” 说罢,陈六合就大摇大摆的融入了街道人群,只留下了怔怔失神的王金戈,那一瞬间的温言细语,就像是让她的心脏都狠狠抽动了一下,千兹百味难言复杂。 “装什么好人,王八蛋!”王金戈狠狠压下心中的触动,冷冷骂了一声,一脚油门。 “你对他的排斥,毫无道理!”忽然,一道冷冰冰的声音从王金彪嘴中传出。 “毫无道理?我恨不得杀了他,他从来就没把我当成一个人看,他对我,永远都只有践踏和羞辱,他恨不得把我的自尊心摧残得支离破碎!”王金戈吼道。 “那是因为你本身就什么都没有,尊严?那玩意能值几个钱?你有过吗?在乔家这么些年,你又有过尊严吗?”王金彪冷漠的说道:“是你自己不敢面对现实,他只是帮你把遮羞布统统揭开而已。” “我知道,我在你们眼中只是一件货物,一件可以换取利益的货物,这次你高兴了?你们又废物利用了一次!”王金戈嗤笑。 “你可以怨我们,也可以怪我们,甚至可以恨我们,但你仍然无法摆脱,因为这就是你的命,生在王家,这就是你的命!我们不想死,所以要挣扎!”王金彪冷冷道。 回到家的时候,差不多是九点半左右,陈六合本以为家里没人,可走进一看,就乐了,不但有人,还挺热闹。 沈清舞坐在院子里乘凉,赵如龙趴在桌子上借着灯光正在那抄抄写写,在沈清舞的身旁,还坐着一位国色天香的女人,知性婉约、动人心魄。 不是秦墨浓还能有谁? “呵,稀客啊,你怎么又来了?不会又是来找我妹告状的吧,我可没惹你啊。”陈六合笑呵呵的打趣道。 秦墨浓有些哭笑不得的翻了个千娇百媚的小白眼,自从对陈六合产生情愫后,她一点也不讨厌这个看似没个正经的男人,反倒有种无药可救的欣赏。 把他这种漫不经心的懒散、与玩世不恭的态度,都一厢情愿的当做了是一种对生活的洒脱,这种境界让人叹为观止。 如果被陈六合知道秦墨浓心中所想,不知道会笑还是会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