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5章 留守女人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3115章 留守女人

在陈六合看来,王金彪如果连李观棋的第一把火都承受不住的话,那也没有继续留在京城乃至留在龙殿的必要了,这种人也不堪重负,无法扛起龙殿的大旗,也没资格让陈六合寄予厚望! 这是对王金彪的考验,也是王金彪必须要独自扛过去的艰险! 这天傍晚,刚吃过晚饭,陈六合正优哉游哉的躺在藤椅上打着电话,电话另一头的主人,是在长三角有着赫赫凶名的竹叶青,杜月妃! “陈六合,你在京城过的倒很舒坦了,风生水起,我最近可是没少听到你的传奇故事!能快速打开局面且站稳脚跟,硬是让九死一生的格局发展成这样,你让所有人刮目相看啊。”杜月妃那独特的嗓音从电话中传入陈六合的耳中。 陈六合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道:“难不成这还让你失望了啊?你难道还想看着我惨死吗?真那样,你可就要守一辈子活寡了!” “美的你,我杜月妃只要招招手,男人可以从黄浦江东排到黄浦江西,一天换一个都绰绰有余,何来活寡之说?”杜月妃娇笑的说道。 陈六合挑了挑眉头,道:“是不是皮痒了,想让我收拾收拾你?” “这就生气了?活该!谁让你入京之后,从来没打过一个电话给我?要不是我今天找你,恐怕你都要把我给忘了吧?”杜月妃说道,语态中,透露出一丝丝的不满:“敢这样对我,真不怕我让你后院起火啊?” 陈六合苦笑了一声:“在这种紧张的时刻,何必过多联系?真把你卷入进来不是什么好事!乖乖待在长三角隔岸观火,就当是在看一场大戏,挺好的。” 杜月妃幽幽的叹了一声,道:“这场大戏上你是主角,让我怎么充当一个旁观者呢?” “没事的,现在不是挺好的吗?至少目前来看,是挺好的。”陈六合缓声道。 “暴风雨来临的前夕罢了,别人看不明格局,我还看不明白吗?你啊,真正的危局还在后面呢,一定要多加小心。”杜月妃说道。 “放心吧,舍我其谁?有我无敌!”陈六合咧嘴笑着,没心没肺。 “陈六合,你记着,你还没把我吃到嘴里呢?要是就这样死在了北边,让你做鬼也死不瞑目!在你死的那天,我就去跟别的男人睡觉。”杜月妃道。 陈六合失笑道:“这么恶毒的话都说得出口?” “我杜月妃就是这么恶毒的女人,难道你今天才知道吗?你要是不想做鬼都带着一顶大大的绿帽子,就拼劲全力的好好活着,我等你回来,上我的床。” 杜月妃道:“我会把自己洗的非常干净的等你!” “别害怕,我会活着。”陈六合轻轻的吐出几个字。 “嗯。”电话中的杜月妃重重的应了声,又道:“这边的情况,你不必太过担心,有我看着,杭城不会有事,你那几个红颜知己也不会有事!洪萱萱也不敢轻易生变。” 闻言,陈六合再次苦笑,道:“谁也不会想到,到头来,我在长三角最信任的人,竟然是你这条竹叶青吧,有你在那,我的确能够踏实许多。” “我会反水,也会倒戈,但那,只会是在你陈六合死了之后!在这之前,我杜月妃这块贞节牌坊,肯定为你高高立起!”杜月妃说道。 这话让得陈六合内心暖流淌过,实在感动,就连他自己也没想到,他和杜月妃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有句话他说的没错,是发自内心的,他现在最信任的,的确是杜月妃,这种信任,甚至是高过洪萱萱的! 这种感觉,说不上来,总之,杜月妃是整个长三角,唯一能让陈六合感到踏实的女人! 陈六合想了想,说道:“在目前这个状况下,长三角应该是安全的,我的对手们现在也不会把触角伸过去!当他们真的要开始动长三角的时候,一定是他们在我的身上感受到了巨大威胁和压力时候,才会促使他们不得不去动我的后方,让我首尾难以兼顾。” “我倒是希望出现那种情况!因为当那种情况出现的时候,就证明,你在京城过的很好,越来越好了。”杜月妃说道。 陈六合笑了笑,没有说道,杜月妃又道:“但这条道路,任重道远!现在的你,才只能算得上刚刚起步!” “慢慢来吧,他们可不是好对付的,都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猛虎!急不得。”陈六合轻声说道。 杜月妃沉默了几秒钟,开口道:“王金彪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他的处境可非常不好,你不会真的坐视不理吧?让他死在京城,对你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还有,他真死了,你怎么跟金戈交代?”杜月妃询问道。 听到这话,陈六合不易察觉的挑了挑眉头,道:“金戈和你在一起?”他是多聪明的人?一句简简单单的话,就能洞悉杜月妃的心思。 “你真是比猴儿还精明。”杜月妃打趣了一声,道:“嗯,金戈在我身边,我在中海也孤单,她这几天在杭城也正好没什么事情,就把她接来中海玩几天了。” “我们这两个正在守着活寡的留守女人,也好相互慰藉一下。”杜月妃打趣的说道。 陈六合苦笑了一声,道:“你把京城的事情跟金戈说了?包括王金彪的处境?” 杜月妃说道:“她也是你的女人,你把人家荼毒的那么深,她有权力知道你正在干什么吧?况且你一声不响的把她哥丢到龙潭虎穴去做乱刀下的马前卒,她该有知情权。” 陈六合嘴角露出了一抹苦涩,叹了口气道:“就你鬼主意多,我现在还生死未卜呢,你就开始在后院拉帮结派了?王金戈那个笨婆娘,还不得被你拉拢的服服帖帖?” 顿了顿,陈六合小心翼翼的问道:“金戈没怪我吧?” “她有资格怪你吗?”杜月妃反问了一句,道:“放心吧,她明事理,知道那是王金彪自己的选择。”

上一篇   第3114章 苟延残喘

下一篇   第3116章 她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