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9章 惊人之语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3109章 惊人之语

陈六合的话没让李观棋出现太大的神情波动,他道:“陈六合,今天我来这里,不代表任何立场,仅代表我个人,所以,你没必要把我视如眼中钉!我们的争斗与博弈,可以在棋盘上见!” 说罢,李观棋便不再理会陈六合,他目光一转,看向了坐在一旁的鬼谷,他恭敬的称了声:“鬼谷老先生,早就久仰您老大名,初次见面,我叫李观棋!” 鬼谷换换点了点头,没有言语。 李观棋接着道:“青衣曾经是跟随在我左右的伙伴!对他的离世,我深表悲痛与愧疚!” 鬼谷皱了皱眉头,道:“你想说什么,就直言吧!我不喜欢拐弯抹角。” 李观棋再次开口道:“青衣是因为什么原因什么人而死,想必老先生应该有所判断!恕观棋直言,对老先生现在的立场与正在做的事情,晚辈表示非常不解。” 鬼谷还没开口,陈六合就不乐意了:“李观棋,你什么意思?你这叫没有立场?我看你是专门来找茬的吧?赶紧滚蛋,不然爷爷一脚把你飞出去!” 李观棋不动如山道:“陈六合,如果心中没鬼,你在心虚什么?” 陈六合恼火了,他哪容得了李观棋在他面前挑拨离间?当即就想动手,不过却被鬼谷摆摆手给拦了下来。 鬼谷对陈六合道:“他想说什么,由他去说,你心虚作甚?” “呃.......”陈六合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有些哑口无言。 顿了顿,鬼谷再次转头看向了李观棋,说道:“你的意思我很明白!你奇怪陈六合杀了我的徒弟,我为什么还要帮他。” “原因很简单,我今天就告诉你!因为我欠陈六合的命!并且欠了不止一条!” 鬼谷淡淡的说道:“至于青衣的死,我早就知道是陈六合所为,也曾为此要让陈六合偿命,但老夫能力有限,便也只能作罢。” “这样的回答,你可还算满意?”鬼谷问了句,不给李观棋回答的机会,鬼谷又道:“你满意与否,跟老夫又有什么关系?” “念在你曾与青衣有过主仆之情的份上,我为你解答,往后,这件事情,不必再提。”鬼谷冷漠的说道,这件事情在他心中,早就翻篇了。 李观棋皱了皱眉头,沉凝了一下,又道:“老先生,你有把握医治好沈清舞的双腿?” 闻言,陈六合的眉头猛然一凝,道:“李观棋,你是不是真的想找死?这件事情跟你有关系吗?你难道想阻止我小妹重新站起来?信不信我今天就捏死你!” 李观棋没有理会陈六合那已经显露出来的杀机,他只是直勾勾的看着鬼谷。 鬼谷凝声道:“与你何干?” 深深的吸了口气,李观棋沉沉的说道:“老先生,给您一句忠告,不管你能不能医好沈清舞的双腿,我都劝你最好不要试图为此去努力!” “找死!”陈六合目露凶芒,一个闪身就出现在了李观棋的身边,手掌闪电般的掐住了李观棋的脖颈,一脸杀气的五指用力,当即就让李观棋陷入了一种窒息的状态! 这个转变,也只是在瞬息之间而已,这一刻的陈六合,真的动了杀念! 李观棋敢试图触碰他心中的底线与逆鳞,他就敢让李观棋横尸当场! “哥!!!”反过神来的沈清舞微微一惊,她抬起手掌,轻轻的拽着陈六合的衣角,试图让陈六合冷静下来,因为她很清楚,此事不可为! 陈六合目光阴冷的凝视着近在眼前的李观棋! 李观棋的脸色已经变得涨红,额头都有青筋凸起,一副窒息的模样,眼球都在泛白! 显然,他的情况很糟糕,只要陈六合愿意,随时都能要了他的性命! “哥.......”沈清舞再次唤了声。 沈清舞的声音对陈六合来说就像是烈火中的一股清流一般,瞬间就让陈六合冷静了不少,心中的凶怒杀意,也退散了一些。 他回头,看到沈清舞那双明亮清澈的大眼睛中多了一抹哀求。 陈六合这才随手一甩,把李观棋给甩飞了出去,狼狈无比的砸在地面上。 得以呼吸,李观棋趴在地下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足足舒缓了半响,才恢复过来。 “李观棋,你在老子面前,就是一只蚂蚁,老子可以随手捏死的蚂蚁!千万别太把自己当回事,更别做一些玩火的事情,否则的话,我会让你死的很惨很惨。”陈六合厉声说道。 刚刚从鬼门关走了一圈回来的李观棋似乎并没有因为刚才的经历而感到恐惧与后怕。 他颤颤巍巍的站起了身,揉了揉生疼的脖颈处,对陈六合道:“我刚才说的话没在开玩笑!我是在好心的提醒你们,沈清舞的腿,不能治好,别让她重新站起来。” 陈六合怒火中烧:“不知死活的东西,你想找死,我成全你!” 说着话,陈六合还想再次动手,但却被沈清舞拽住了手臂。 “清舞,忍无可忍了,他该死!”陈六合对沈清舞说道。 沈清舞摇了摇头,道:“哥,嘴巴长在别人身上,何必为此而动气呢?” 陈六合连续深吸了几口气,在平缓了一些,他盯着李观棋道:“为什么这么说?这是你的意思吗?还是诸葛铭神那帮人的意思?如果是的话,那我现在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你们算什么东西?我一定会让我妹妹重新站起来,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我!” 李观棋摇了摇头,说道:“这并不是谁的意思!谁也没能力阻止你为沈清舞付出什么!但是,如果沈清舞的腿好了,你们一定会招来大祸!” “至于原因,我不能告诉你!”李观棋很郑重的说道。 听到这话,陈六合、沈清舞、鬼谷三人的脸色都变了变。 陈六合冷笑道:“危言耸听,李观棋,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下作,跟我玩故弄玄虚这一套了?” “该说的话,我都说了,至于你信不信,那是你的事情!”李观棋对陈六合说道。

下一篇   第3110章 不祥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