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0章 那一瞬的气概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030章 那一瞬的气概

虽然时至七月,但今晚降了些许雨水,空气微微潮湿,风吹打过来,有些微凉,沈清舞拢了拢双臂,说道:“绿源集团,苏婉玥。” 陈六合一阵错愕,旋即,他似乎才想起了这么个人,脑中浮现出一张国色天香的面孔,顿时失笑了一声,摇摇头什么话也没说,这个娘们都快被他遗忘脑后。 “哥,你什么时候跟全国百强的绿源集团有过渊源?四处打听你消息的还是绿源集团的总经理、苏伟业唯一的千金苏婉玥。”沈清舞好奇问道。 “呵呵,做过一次交易,算是有些渊源吧。”陈六合笑道:“不过这女人还挺执着,都过去这么久了,还在找我?” 陈六合还依稀记得,他当初在西南边境把苏伟业从血狼佣兵团手中救回来后,苏伟业父女就提出过想要聘请自己当保镖的要求,不过被他直言拒绝了。 没想到这对父女到现在还没死了这条心。 “哥,既然有渊源,你不打算见见她?”沈清舞问道。 “一个麻烦且眼高于顶的女人,有什么好见的?”陈六合淡淡道了句。 沈清舞道:“哥,这个苏婉玥可不简单呢,年仅二十四岁,就被任用为绿源集团的总经理,这里面固然有他父亲苏伟业的原因,但哥你要知道,做为一个市值过百亿的集团,里面没有一个股东是省油的灯,苏婉玥的任用是通过董事会全票通过的。这里面的信息量,就非常值得耐人寻味了。” 陈六合古井无波的抿了口酒,沈清舞接着说道:“外界都声称苏婉玥为商界奇女子,自她当上绿源总经理后,绿源集团在一年之内收益增长了十个百分点,看似波澜不惊,但层次越高的人,越知道这百分之十代表的是什么,惊才绝艳!” “更为重要的是,绿源集团拥有红色背景。”沈清舞点到为止。 陈六合打趣的看着沈清舞,道:“小妹,你这是想让哥出卖色相啊?” “我知道哥一定会北上入京,我只是希望哥的筹码越来越多而已。”沈清舞说道。 陈六合又问;“那你觉得,哥如果入京,胜算如何?” 这一次,沈清舞沉凝了下来,清澈纯净的眼中闪烁着迟疑,良久后,她才抬头看着陈六合:“我从不怀疑哥能让那座古城风云涌动,但是杀人和博弈是两个概念,我怕哥不能全身而退。” 陈六合笑了起来,到最后笑了出声:“偌大的华夏,能留得住我的人,不超过一只手!”这瞬间的霸道,让的黄百万心脏剧烈收缩,竟不敢去看陈六合一眼,深深的垂下了头颅。 沈清舞还是默默摇头:“不一样的。”她从不怀疑陈六合的能量,对眼前这个能让太子党都惧如蛇蝎的男人更是深信不疑,但京城的那潭水太深太深了,深到了能让一座山岳沉下去都荡不起一丝涟漪。 “呵呵,几年后的事情,谁又说得准呢?”陈六合洒然的说道,他从没觉得自己走投无路,更不觉得自己已到绝境,路还很长,这盘棋,才刚开始下! 陈六合的心中到底在想着什么,又到底藏着什么样的底牌,没人知道,就连与他最亲近的沈清舞,也在很多时候猜不透他的心思! 沈清舞沉默,陈六合也没有说话,黄百万更不敢说话,三人就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中披着夜色,安静坐着...... 接下来几天,平淡无奇,陈六合和黄百万照常上班,沈清舞也过着枯燥的求学与兼职生活,没有任何的轰轰烈烈、波澜壮阔。 这天,陈六合把沈清舞送去了学校后,就来到了娱乐会所,经过这几天的相处,陈六合在这会所里可谓是如鱼得水,上到各部门经理主管,下到服务生陪酒小妹,就没有陈六合不熟悉的。 每天逗逗穿着丝袜旗袍的服务生,调戏调戏性格豪放的陪酒公主,陈六合过的倒也算是多姿多彩。 大上午的和一个还算有几分姿色的服务生调了会情,陈六合就独自回到了办公室。 没坐多久,办公室来了个让陈六合略微有些诧异的人。 仅仅有过一面之缘的张永福! “呵,什么风把日理万机的张老大给吹到我这里来了?我是不是该说一声蓬荜生辉?”陈六合表面功夫十足,从办公桌后绕出来迎接,在没有撕破脸皮之前,大家都在逢场作戏。 “哈哈,陈老弟太客气了。”张永福爽朗的笑了起来,热情的和陈六合握了握手,随后又对跟在身后的手下道:“还跟着干什么?滚出去待着,在陈老弟这里,还怕我会不安全吗?毫无规矩!” “呵呵,张老大好气派,一出门就前呼后拥的,让老弟羡慕不已啊。”陈六合皮笑肉不笑的恭维着。 张永福摆摆手:“没办法啊陈老弟,干我们这一行的你也知道,仇人永远比朋友多,不小心谨慎一点,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小命不保了。” “张老大未雨绸缪,深谋远虑。”陈六合连连点头。 两人在沙发上坐下,张永福又道:“陈老弟要当真喜欢前呼后拥的感觉,那还不简单?跟老哥一起干,我保准你每天金堂玉马醉生梦死。” “张老大说笑了,我哪有那个本事啊,金堂玉马醉生梦死就算了,能安安稳稳做个平民老百姓,我就心满意足了。”陈六合打着哈哈。 “那太可惜了,屈才,简直太屈才了,像陈老弟这种人,不好好施展一翻伸手,拼出一番做为,简直就是辱没了这身本事。”张永福大感遗憾的拍着大腿。 陈六合没有去接张永福的话,而是巧妙的扯开了话题,笑问道:“张老大,你这个大贵人应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吧?找老弟有什么吩咐?” “陈老弟,这样说就太见外了,今天哥哥我就是闲着没事,正好路过这里,就上来看看陈老弟罢了,顺便也问问我那不争气的女婿最近有没有给我惹是生非,可千万别惹的陈老弟不高兴才好啊。” 张永福冠冕堂皇的说道,自从秦若涵把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转让给黑龙会后,周云康就形式主义的入驻了‘金玉满堂’会所,拥有了一间独立办公室。 在会所里,陈六合倒是没跟他有太多的照面,毕竟表面上走得太近没好处,周云康那家伙也是时来时不来,不过陈六合却也知道,那家伙又恢复了贪财好色的心性,仅仅是这几天,会所里的陪酒妹就被他轮着光顾了不少。 “呵呵,张老大多虑了,周老大除了风流了一点,其他都没什么,做为同事,我们相处的也很愉快。”陈六合说着表面话。 “那个不成器的玩意,让陈老弟见笑了。”张永福低骂了一声,陈六合摆摆手没有多说什么。 张永福打量了一下办公室陈设,忽然说道:“陈老弟,你对这间办公室还算满意吗?” 陈六合心中冷笑,知道正题要来,表面上却不动声色:“非常满意。” “真的很满意吗?据我所知,秦若涵的办公室比你这可豪华了不止一星半点,难道陈老弟对那个位置,真的没有一点兴趣?”张永福笑问道。 陈六合笑道:“知足常乐。” “陈老弟,知不知道这会所一年的纯利润有多少?”张永福问道,陈六合看着他,没有说话,等待下文。 张永福自问自答,他伸出一根手指:“最少这个数,一千万!”盯着陈六合,张永福神色严峻道:“这还是在这会所没有涉及任何灰色收入的情况下,只要把一些不能放上台面的东西放进来,收入至少翻翻。” “哥哥想问问你,秦若涵给你多少薪水?”顿了顿,张永福不屑道:“十万?还是二十万?或者是三十万?” 陈六合笑着,仍然没有说话,就像是看戏一样看着张永福自由发挥。 “你这区区几十万的年薪,跟一年两千万的暴利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陈老弟,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动心吗?”张永福盯着陈六合。 陈六合洒然一笑,很诚实:“当然动心,毕竟没人不喜欢钱!”

上一篇   第0029章 魄力论

下一篇   第0031章 胸大无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