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8章 好用之人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3038章 好用之人

兄妹两回到了沈家宅院,鬼谷还在院中等候,能看得出来,他并不平静,似乎有些焦虑,在院内来回度步,等的焦急。 当看到陈六合跟沈清舞安然返回的时候,他才重重松了口气。 “你真的胜了?那两个人如何?”鬼谷迎了上去,开口问道。 陈六合笑道:“一死一逃。” 看着陈六合脸上的笑容,鬼谷禁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面对两个神榜级别的高手,陈六合真的赢了,并且看那副神态,赢的并不算困难。 他很难估量,眼前这个青年的实力,到底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高度了…… “你受伤了,坐下吧,我给你上药。”鬼谷打量了一眼陈六合身上的伤势,言简意赅的说道。 陈六合点了点头,脱去了上衣,坐在了椅子上,鬼谷回屋拿了瓶药粉出来,帮陈六合处理伤口。 “你的精气神不错,内息平稳,应该只是受了外伤,没有其他重创。”鬼谷眼睛毒辣,在帮陈六合上药的时候说道。 “没有大碍。”陈六合说道。 “好小子,果真是胸有成足,倒是老夫以前一直都小看你了。”鬼谷说道。 顿了顿,鬼谷想起了第一次和陈六合在蜀中大战的惨烈场面,又道:“你这家伙,为什么就那么喜欢藏匿自己!你跟我一战的时候,就险些丢了性命,那时候,我以为,你的实力即便很强,也顶多高出我半筹而已!” “可你却一次次的证明,你远非那般!直到这次,更加惊人。”鬼谷感叹道。 陈六合轻笑的说道:“鬼老,若不是这样,我怎么能够安生的活着呢?若不是这样,我就不能一次次的化险为夷了!如果谁都知道我很强,再来杀我的时候,可就不会是在我掌控范围之内的杀局了!或许就会是真正对我产生威胁的必杀局。” “我可不蠢,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会把自己的底子给抖出去,那只会把我自己逼到一个死境当中。”陈六合坦然的说道。 “这次呢?是不是你的真正极限了?”鬼谷意味深长的问了句。 陈六合露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没有作答,谁也不知道他这个笑,代表的是什么意思,或许是默认,默许又是不以为然…… “嘶……“陈六合忽然抽了口凉气,道:”鬼老,不带你这样的,你这是故意整我呢……”伤口被鬼谷翻开,药粉直接倒灌,动作粗鲁野蛮,疼得陈六合眉角都在抽搐。 鬼谷没好气的说道:“刀伤见骨,不把皮肉翻开,怎么处理?你小子连命都不怕丢,还怕这点小伤小痛?像个爷们一样别吭声。” 陈六合哭笑不得的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那叫一个敢怒不敢言啊,这老头绝对是在公报私仇,对他刚才那耐人寻味的一笑回答极不满意…… 就在陈六合刚刚上完药的时候,王金彪来到了沈家宅院。 陈六合招了招手,让王金彪在自己身边坐下,道:“金彪,有件事情让你去做,不知道你有没有那个胆量。” 王金彪不敢跟陈六合齐身而坐,所以他仍旧站在陈六合的身前,垂首躬身,道:“六哥吩咐,金彪全力以赴。” 陈六合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我相信你已经从一些渠道了解到了古丁家族是什么样的存在!我要让你去针对古丁家族的第二顺位继承人,你敢吗?” 闻言,王金彪的心脏狠狠一抽,陈六合说的没错,当他知道陈六合的对手是古丁家族的人之后,他特意去了解了一下这个听起来很陌生的家族! 这一了解之下,差点没把王金彪的心脏病给吓出来,古丁家族,藏在表面之下的世界八大寡头之一,一个鲜为人知的恐怖存在! 这个星球上,真正的领航者,其实力势力能力,都恐怖到了极点,根本就不是那些所谓的家族大亨能够相提并论的! 这样的存在,在王金彪眼中,绝对是高山仰止的存在了,若不是因为陈六合,他这辈子可能也无法解除到那种高度的家族。 王金彪心中涟漪翻涌,连瞳孔,都下意识的收缩了几下。 但他并没有犹豫多久,仅仅是两秒钟之后,就开口道:“六哥吩咐,金彪一定有胆!” 陈六合再次点头,笑道:“好!那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办了!给我把古丁奥维拓轰出华夏大门!我不希望他还能在华夏看到下一次日出!” “金彪这就去办。”王金彪咬咬牙说道。 “记住,是驱逐,而不是请退!”陈六合提醒了一声。 王金彪重重的点了点头,告退了一声,便转身大步离去! “哥,王金彪比老黄可爱多了。”沈清舞淡淡的说道。 陈六合歪头看了沈清舞一眼,道:“两人都有可爱之处,我让老黄去死,老黄也会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去死。” “那是以前,现在也会吗?”沈清舞反问了一句。 陈六合哑口了,想了想,笑了笑,没有作答,因为这一点,他还真不好确定了! 沈清舞说道:“哥,你很清楚,一个人爬的越来越高了,眼界和思想就越来越开阔了!以前的老黄为自己而活,他可以随时去死,烂命一条!但现在很多人都为他而活,他在层次上就有质变,思想理所应当的要转变。” “别的且不说,单说做为缜云王的黄百万太过雄伟,哪怕他现在愿意为哥去死,又有多少人不同意他去死?”沈清舞意味深长的说道。 陈六合洒然一笑,道:“这是每个人达到一定地位都要面对的问题,不单单是老黄,谁都一样!他能走到今天这个高度,是他的能力使然!他能脱离出一枚棋子的身份,这一点,谁都无法阻拦!” “但也从而带来了不定因素和威胁。” 沈清舞说道,她倒不是针对谁,相反,她跟黄百万之间还有一种一丝丝亲情般的情感在,只不过,她是站在一个客观的角度理智的在谈论这个人这件事!

上一篇   第3037章 两个原因

下一篇   第3039章 不再无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