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0章 力拔山兮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3030章 力拔山兮

陈六合单手撑地,半躺在地面之上,夜刃一足抬起,狠狠跺向陈六合的胸口位置! 这一脚,对陈六合来说是足以致命的,如果被夜刃这一脚踩中,那么陈六合想要再起身,恐怕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了! 不是说夜刃这一脚就能让陈六合暴毙当场,而是被这一脚踩中后的后续攻势,足够让陈六合一溃千里,受到灭顶之灾! 然而,在这样的危及关口,陈六合也没有露出慌乱神情,他脸上乍现出一个阴冷的笑容,一朵寒芒毕露的刃花,在陈六合的胸前闪耀! 也就是在夜刃的脚掌之下绽放! 想到这个情况的,何止是夜刃?难道陈六合就没有一点防备的吗? 若是没有,他绝不可能让自己陷入这般境地,中门大开的让夜刃趁势而为! “噗!”的一声轻响传出,夜刃那穿着军靴的脚掌狠狠一颤,却是军靴的牛皮鞋底被那寒芒轻而易举的切开了一道口子! 这一瞬,夜刃心惊胆寒,头皮都快炸了开来,他总算看清,闪耀在陈六合胸前上方的寒芒,是陈六合那把诡异的兵刃,弯月状的短匕! 这一脚若是下去,怕是还没触碰到陈六合的身躯,他的脚掌就先被乌月整个切断,就算没被切去,最幸运的,也是被乌月刺个透心凉! 这种结果自然不是夜刃想要的,也不是夜刃能够承受的,所以,几乎是本能的,夜刃以一个极快的速度收回了攻势,脚掌没有落下,而是强行的抬了起来! 陈六合狞笑一声,借着这个空档,他的脚掌在地面狠狠一跺,半躺的身躯快速的后移了出去,瞬间就脱离了夜刃的攻击范围! “早就说过,你不够狠!”陈六合站直身躯,冷眼看着神情惊疑的夜刃,冷笑的说道:“一个人够不够很,不是以杀了多少人做为评判标准的。” “对别人狠是不够的,还要对自己也够狠!那才是可怕的一件事情!”陈六合的声音冷漠:“就凭这样的你,想杀我,很难很难!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人皇,你果然聪明,也够狡诈!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被你化险为夷。”夜刃惊怒不已的说道! 一个人实力强大,就已经很可怕了,当这个实力强劲的人还懂得用脑子去战斗的话,无疑是更加可怕的一件事情! 陈六合狞笑一声,说道:“我能如此胸有成足,就是吃透了你不够凶狠!若是你刚才敢用你的右脚做为赌注的话,说不定,现在已经给我造成了致命重创!那么,今晚这一战,很可能就要落下帷幕了!” “但很可惜,你没那个胆量,你放弃了一个绝佳的机会,也是你们今晚唯一的一个机会!”陈六合说道:“老天是很公平的,对待一个错过机会的人,是要给予惩罚的!” 夜刃的脸色及其难看,说道:“杀你,何须付出那般惨重的代价!人皇,你太高估你自己了!” 陈六合狞笑更加浓烈了几分:“是吗?这话恐怕连你自己都不相信吧?我打赌,你们此刻的心绪,已经出现慌乱了!” 被说中心思的夜刃跟瘦弱老者两人脸色凝重,夜刃紧了紧手中的匕首:“就算你有飞天遁地的本事,今晚也难逃一死!你是大患,大患必除!否则后患无穷!” “那也得拿出惊天的本事才行!”陈六合冷哼一句,旋即,他身形一闪,竟然不再拖延,丝毫没有要为自己争取多一些喘息机会的时间,直接再次主动进攻而去! 眨眼间,三个绝顶强者,再次激战在了一起,夜刃跟瘦弱老者两人不敢有丝毫的轻视,纷纷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 至于实力保存这一说,更是无稽之谈了,陈六合给他们带去了莫大的压力!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一句,陈六合恐怕是他们有史以来,所遇到过最凶悍的劲敌了…… 陈六合正在愈战愈勇,那气魄与气势,就犹如大海中奔腾的海啸一般,大浪冲天,连绵不绝,就像是没有极限,不会力竭! 与夜刃对拼了一记,两人的恐怖劲道把空气都震荡出了激烈的涟漪,像是水纹荡漾,波浪四散! 两人也纷纷被对方的力量给震退了半步! 陈六合足下一蹬,毫不间隙,身躯再次前冲而去,在冲至一半的时候,他毫无征兆的徒然调转了方向,果决的放弃了近在咫尺的夜刃,而是攻向了一旁的瘦弱老者! 这是及其突兀的转折,教科书般的声东击西! “人皇,早就料到你会如此!!!”瘦弱老者毫不畏惧,他身躯一沉,如山岳伫立,随着一声长啸,老者一拳猛力轰出,轰向直冲而来的陈六合! 这一拳,力拔山兮,光是拳风,就让夜色颤栗,有波纹起伏,空气哀嚎! 陈六合狞笑一声,没有半句废话,也是一拳轰了出去,毫无半点技巧和花哨可言! “轰!”两个拳头在空气中结实的对轰在了一起,发出了恐怖的闷响,空气中,一圈圈涟漪急剧颤动,给人带来一股视觉上的强烈冲击! 在如此猛烈的对拼下,陈六合的身躯也是摇晃了几下,但双足还算稳健,宛若磐石一般没有动弹分毫! 反观瘦弱老者,就比陈六合惨多了,整个人都被无与伦比的力量给震得倒飞了出去,口中当即就喷出了一大口的鲜血,身躯砸落在五六米之外的地面上! 陈六合的身体素质与力量,无疑是恐怖到极点的,敢与陈六合全力对拼,这自然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瘦弱老者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整个内府,都被这一拳所震荡,受到了重创! 陈六合自然不可能就这样轻易放过对方,他身如鬼魅,极快的闪身冲去,似乎想要一鼓作气的直接扼杀对方! 可他身形刚动,夜刃就宛若幽灵,出现在了他的前方,一道寒芒绽放而起,出现在了陈六合的心脉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