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4章 惊人之语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3004章 惊人之语

“你还是跟以前一样聪明、强势、言辞犀利。”陈六合看着雨仙儿,冷哼了一声。 “但你也别忘了,我以前更多的,是柔情似水,是对你的千依百顺。”雨仙儿道。 顿了顿,雨仙儿又道:“现在我们已经对过话了,再多说几句又有何妨?充其量,只是浪费你几分钟的时间而已!” “六合,不如就给她一次机会,看看她能说出什么吧?大局走势和私人情感完全可以区分开来,跟她谈,不代表就要你原谅她啊……” 苏婉玥也劝解道,因为,她希望雨仙儿能够对陈六合有所帮助,因为雨仙儿在这个局势里面扮演的角色,太过重要了一些! 陈六合看了苏婉玥一眼,沉默不语,没有给予任何回应! 雨仙儿心中却是猛然一喜,连那双迷人夺目的大眼睛中,都闪现出了亮堂的光彩,她知道,陈六合没说话,就基本代表默认了! 陈六合还是以前那个陈六合,只要她雨仙儿略施小计,陈六合还是不能逃出她的五指山。 一点也不见外,雨仙儿拉了匹椅子,很自然的坐在了餐桌旁! 她表面上看起来气势逼人,毫不退让,实际上,旁人不知道的是,在这短短的交锋和对话当中,她的后背,早就被汗水浸湿了,连手心,都是汗水。 在面对陈六合的时候,她绝不可能做到心如止水,也绝不可能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般轻松自如,相反,她紧张到了极点,她所承受的压力和疼痛,是外人根本无法想象到的! 坐下后,雨仙儿暗自深吸了口气,看着眼前的陈六合,她有些恍如隔世,她自己都不敢想像,她有一天,真的能够再次坐在这个男人的面前。 她一直在为这个目标而努力着,只是,没想到真的能够成功! 强行按奈下心中的激动和雀跃,她再次暗吸了口气,让自己的心境变得平和下来。 看着陈六合,雨仙儿面不改色的说道:“我知道你现在不愿意看到我,更不愿意跟我多说哪怕一句话,那我就长话短说直切要害了。” 陈六合没有去回应雨仙儿,雨仙儿也不介意,再次开口道:“陈六合,你现在的处境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表面的强势和实际上的敌我差距,截然不同!” “你想在四大家族的倾轧下翻身,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当四大家族真正提起屠刀的时候,你能保证不死都已经很难了,更别说要摧毁四大家族,要重扬沈家威名。” 雨仙儿言辞犀利简洁的说道:“这一点,外人看不透彻,但你清楚,我清楚,四大家族更加清楚!所以,你是一个大患,但绝对不会成为一个后患!” “按照这个形势发展下去,你必亡,即便爷爷给你留下了些许底牌!这些,你能算计在内,但我们也不是傻子,也能够算计在内!” 雨仙儿说道,习惯性的把沈老称为爷爷,那般的自然,不需要任何词语去修饰! “想说什么就直说,不要拐弯抹角,更不需要你来跟我阐述这些没用的东西。”陈六合面无表情的说道,看都没去看雨仙儿一眼。 雨仙儿接着说道:“陈六合,让我帮你!只要你愿意接受我的帮助,你的处境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四大家族没了雨家,就只剩下三大家族了,而你多了雨家的帮助,无疑是如虎添翼,在这种此消彼长的情况下,你绝不是没有胜算。” “最起码,绝不会是九死一生甚至十死无生!!!我能最大程度的增加你的赢面。”雨仙儿说出了今天来找陈六合的主要目的! 听到这话,陈六合冷笑了起来,笑得无比讥讽,他斜睨雨仙儿道:“怎么?突然之间良心发现了?还是承受不住精神上的谴责?” “雨仙儿,收起你那副让人厌恶的嘴脸,别忘了,我和沈家为什么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的!是你一手葬送的,是你把我从云端拉下万丈深渊的。” 陈六合冷声道:“现在又来装好人?想在我最危险的时候拉我一把?你把我当什么了?又把你自己当什么了?你以为你是神吗?你就这么想掌控我和沈家的命运吗?” 雨仙儿咬着牙关,说道:“陈六合,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想帮你而已!今天,我们之间只谈合作,希望你不要参杂任何一点感情因素和主观意念。” “雨仙儿,你觉得有那么简单吗?你知不知道这三年时间,我失去了什么?我又失去了多少不可挽回的东西?” 陈六合的情绪徒然变得激动了起来,双拳死死紧握,眼眶中都浮现出了些许血丝。 “三年,我留下了不计其数且无法弥补、注定要抱憾终身的遗憾!这一切,都是你亲手造成的!我想了三年,都想不通,毁了我的,为什么会是你?”陈六合深吸了口气。 这一刻,雨仙儿的心脏狠狠揪了起来,感受到了一种足以让她窒息的剧痛,她的脸色都泛白了许多,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 “我也想不通,毁了你的,为什么是我……”雨仙儿惨然一笑,脸上瞬间密布着肝肠寸断般的凄凉。 “你和雨家能存活到现在,不是我陈六合没本事送你们去下地狱!而是你们雨家还不值得我用性命去拼!我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我不能倒下,我要扛起整个沈家。” 陈六合厉声说道:“我活着,就是要让你们这帮奸恶歹人好好的看清楚,你们千方百计想要做的事情,注定了不会成功!我会无情的摧毁你们所有的阴谋与邪念!我要让你们享受绝望,慢慢的走向灭亡!!!” 雨仙儿忽然翘了翘红唇,露出了一个凄美的笑容,她看着陈六合,声音很轻,但很清晰的说道:“你知道吗?我活着,就是为了看你怎么摧毁我们的,就是想再看看你意气风发的模样,哪怕只是一眼,我想我也能死的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