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6章 有你,我便无敌!(六更!)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296章 有你,我便无敌!(六更!)

秦墨浓在杭城无亲无故无依无靠,全程都是由沈清舞和陈六合陪护,中午在医院里面三人随便对付了一顿饭,下午打完最后一瓶点滴,陈六合就帮她办理了出院手续,然后和沈清舞两人把她送回家。 在秦墨浓家里坐了没几分钟,陈六合和沈清舞两人就离开了,没有打车,陈六合推着沈清舞,徒步而行。 走在繁华热闹的大街上,陈六合还是和往常一样,默默无闻的一个市井小民,并没有因为上午所发生的震惊事件而成名。 “哥,似乎你没有想象中的出名,这个大英雄没当成。”沈清舞轻笑的打趣了一声,只有在陈六合面前的时候,才是她笑容最多的时候。 陈六合轻笑的摸了摸鼻子,道:“情理之中的事情,如果那些人不压制这次舆论,那才叫奇怪呢,杭城满城风雨足够了,再扩散出去,坏处大过好处,这可不是弘扬英雄主义的时候。” “我看是张跃飞不敢把你暴光吧?不然他害怕你把他的骨头拆了。”沈清舞轻声说道。 “我可没有成为一个名人的志向,其实我觉得这样平平淡淡挺好的。”陈六合笑着说道,推着沈清舞,走在大街上,沐浴着阳光,笑看忙碌行人,旁观世间百态,足以让他满足。 比救了数百人质,灭了整个圣灵小队来说,还要让他满足。 “哥,你对秦墨浓一点兴趣都没有吗?”沈清舞忽然问道。 陈六合一怔,在她的脑袋上不轻不重的敲了一下:“这玩意不是兴趣不兴趣的问题,秦墨浓那种娘们,太完美,相信没有哪个牲口对她能产生免疫力的,你哥也不能免俗。” 顿了顿,他又道:“但不能因为是一盘好菜,就非得把她吃到嘴里,像她那种女人,背景复杂,家世浑厚,牵扯太大,真要跟我扯上什么关系,对她未必是件好事,咱自家知道自家的事情,何苦?” 沈清舞却是不以为然,淡淡道:“对她好与不好是次要,对哥有没有帮助才重要,就是因为知道自家的事情,所以才想让哥的筹码越来越多。” “呵呵,那你就想让哥走吃软饭这条康庄大道?”陈六合打趣的说道。 “能把软饭吃到一定境界,谁又敢说不是实力的一种展现?男人无非就是几种追求,权力、金钱、美人,哥为何不能三者兼得,何乐不为?”沈清舞理所当然的说道。 陈六合禁不住又敲了她一下:“你倒是把一些东西看得很透。”顿了顿,陈六合又道:“吃软饭的确是门技术活,也的确跟实力挂钩,但咱们老沈家的人还没无耻到会把这种事当做买卖来看待,也没有落魄到这种卑劣的地步,这样对秦墨浓不公平!” “哥,你做不了枭雄!”沈清舞轻声说道。 陈六合洒然一笑:“有清舞在,何须哥来做这个枭雄?有你,我便无敌!” 沈清舞的嘴角也荡出了一抹醉人心田的弧度,她道:“但秦墨浓这件事情可由不得你了,有些事情发生了,他就永远发生了,我说过,这是命!” 陈六合风轻云淡的耸耸肩没有说话,有些事情,他不喜欢强求,也并不排斥,他更喜欢随心所欲,就像他说过的话一样,有些感情,到了一定的份上,有了,就是有了! “哥,你把圣灵小队全员歼灭了,是你毁了圣殿的全盘计划,你毁了他们要再次震惊世界的宏愿。”沈清舞说道。 陈六合不以为然的笑了笑:“再来一次,我还杀光他们!” “以圣殿瑕疵必报的行事作风,他们一定会把这次的账全算在你一个人的头上,他们会对你进行无休止的报复!”沈清舞说道。 陈六合轻松一笑:“那又如何?区区一个圣殿而已,我若动了真怒,该战栗的,是他们!” “我都知道,但我并不想他们再来骚扰你,更不想这样轻易放过他们怎么办?”沈清舞昂着俏脸看着陈六合,清澈干净的深邃眸子中,陈六合看到了一丝杀气。 这丝杀气让陈六合莫名心疼,他揉了揉沈清舞的发丝,轻声道:“什么都不用管,什么都不用做,这个世界,哥来帮你撑着。” 沈清舞沉默不语,嘴角轻倔,陈六合知道,沈清舞在这件事情上,不会听他的,因为他很清楚,她不允许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欺负他。 但陈六合从来不怀疑,沈清舞有着足以让这个世界上无数人心惊胆寒的能力。 世人只知道他陈六合可怕,但又有几个人知道,沈清舞同样可怕? ...... 杭城市陆军野战医院,当陈六合推着沈清舞到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雪鹰小队的人在一个小时前,才陆续从急救室中推了出来。 他们伤的都很重,最轻的孤鹰,都身中两枪数刀,元气大伤,其他人更不用说,老树和铁蛋两人在送来的时候更是几乎快要断气。 唯一庆幸的就是,这六个人的身体素质都超乎常人的强悍,意志力更是坚韧至极,再加上送来的及时,经过数个小时的抢救,楞是硬生生的捡回了他们的小命。 没有一个人伤亡,都脱离了危险期,只不过这次住院,估摸着没有三五个月,是很难痊愈的了。 在重症病房外,看了眼老树、铁蛋、山猫这三个伤势最重还昏迷不醒的家伙后,陈六合才来到了病房探望狙神、孤鹰、老虎三人。 三人看到陈六合,脸上皆是有着一股子深深的自责与愧疚,甚至都不敢去与陈六合对视,这次的行动没能让这几个铁血铮铮的汉子感到自豪,只会让他们感觉自愧,因为他们的行动失职,才导致了这次事件差点全盘崩溃! “呵呵,什么时候都变成玻璃心了?这点点打击就承受不住了?”这是一个三人病房,陈六合拉了匹凳子,坐在了厅中,笑看三人。 ------- 今天七更,等下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