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3章 第二人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973章 第二人

掌声在这片空旷且寂静的场地中传荡着,那般的清脆响亮! 一前一后两个人,从远处的黑夜下缓缓走来,走在前头的那个鼓掌之人开口了:“精彩!两位果然不愧是这个世界上不可多得的强者!刚才一战真是精彩,让我大饱眼福,今夜,不虚此行。” 声音很平和,不急不慢,幽幽传荡,给人的感觉很有磁性,是一个年轻人的声音! 走来两人慢慢接近,轮廓也显现在了陈六合的视线当中! 走在前面的那个男子,是个外国籍白人青年,身材修长挺拔,容貌算不上多么好看,但身上却有一种不凡气质,宛若高高在上,凌驾于普通凡人,看之一眼,就会让人心怯三分,在这个青年面前,禁不住腾起一种不如的自卑。 看到这个青年,陈六合微微眯了一下眼睛,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出这个青年的不俗,那种虚无缥缈的气质且不说,光是这青年看到如此惊心动魄的激战一幕,还能保持这份淡定自若,就足以证明这个青年的身份不凡! 但很快,陈六合的目光就从青年的身上掠过,猛然盯在了跟在青年身后半步的那名老者身上! 这是一个金发碧眼的老人,身材算不上魁梧,甚至是有些瘦小,一身穿着也很普通无奇! 他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太过普通,丢在人群中,都不会有人多看他一眼! 但陈六合却从这个老人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强大的危险气息,这种感觉,是陈六合对任何一切威胁的本能感知! 他从这个老人的走姿与那种举手抬足之间的气息,就能清晰的确定,这是一个强者,一个实力绝对恐怖的高手级人物! 陈六合的眼神飞快的在两人身上扫过,心中有底之后,他下意识的眯了眯眼睛,目光就像是两颗星辰一般的善良,满含深意的看着。 而特里普斯拉维,则是在看到那个青年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出现了明显的变化,那张充满了贵气的英俊脸蛋,都下沉了几分! 夜刃的反应也很大,身上的浓烈杀机迅速收敛了许多,也收起了进攻的架势,双手垂在腰间两侧,身躯有些微微的弯曲,静静的看着漫步而来的青年! “我还以为你们会一直躲在暗中,等待着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机会。”陈六合遥遥的看着已经走到了夜刃身旁的两人,目光落在为首的青年身上! 因为他知道,这个看起来气质不凡,但却不具备多大威胁的年轻人,应该才是主心骨般的人物,而那个实力强悍的老人,更像是青年的仆人。 “偶,不不不,那样岂不是太无趣了一些?”青年笑吟吟的看着陈六合,云淡风气,谈吐之间都蕴含着一种优雅与从容,丝毫没有因为刚才那惊心动魄的打斗而影响情绪。 “你是谁?”陈六合淡淡的问道,不急不缓。 不等青年回答,陈六合就接着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就是今晚的正主吧?来自古丁家族的人?” 闻言,青年笑了起来,笑得温文尔雅,他道:“人皇,你很聪明!” “做为一个高贵家族走出来的人,应当要有基本的绅士风度,我先做个自我介绍。” 青年笑看着陈六合,说道:“我叫古丁。奥维拓,古丁家族第二顺位继承人。” 听到这话,陈六合的眉头再次跳了一下,心中暗暗颤动了几下,古丁家族的人到底还是跟来华夏了,而且,来的还是如此重量级的一个人物,庞大恐怖的古丁家族中,第二顺位继承人!!! 别看是第二顺位继承人,但其份量,全世界都没人敢去质疑!!! 心中惊诧归惊诧,但陈六合的脸上,却没有表现出分毫的波澜,他轻笑道:“你的名字呢,我就没听过,我倒是听说过你们古丁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古丁。奥克!” “我还以为你有多大的来头,原来只是第二顺位继承人而已!通常排第二的,仅仅只是个陪衬而已。”陈六合耸耸肩,打趣道:“第一顺位继承人怎么没亲自赶来呢?” 听到陈六合这充满了挑衅与不敬的话语,古丁。奥维拓居然一点也不生气,脸上的笑容还是那般温和,道:“奥克正在与某国的皇室公主谈情说爱,怕是没工夫赶来华夏了。” 陈六合笑着点点头,道:“要我说,那个第一顺位继承人,可要比你聪明了不少!他不来,是因为他知道华夏很危险!而你又要何必亲自来一趟呢?” 顿了顿,陈六合指了指特里普斯拉维,对古丁奥维拓说道:“这件事情在你们古丁家族中,有这么重要吗?充其量,不过是一场年轻冲动的意气之争而已,何必这么赶尽杀绝。” 古丁奥维拓说道:“当然重要,我们古丁家族的威严是不容触犯的,动了我们古丁家族的人,哪怕是一条狗,都必须付出严重的代价!” “既然特里普斯家族不想主动把人交出来,那么我们只好亲自来找了。”古丁奥维拓若若大方的说道。 “何必呢?这里是华夏,大家入乡随俗,我们华夏有句古话叫做冤冤相报何时了!不如你给我一个面子?我让特里普斯拉维在华夏最好的酒店大摆一桌,请你吃最贵的菜、喝最好的酒、睡最美的妞!大家一笑泯恩仇,冰释前嫌如何?”陈六合满脸笑容的问道。 古丁奥维拓笑容依旧,像是没听到陈六合所说的话一样,道:“人皇,别白费力气了,你保不住特里普斯家族的人!古丁家族的事情,你不要参与,也不能参与,更没资格参与!” 陈六合摸了摸鼻子,道:“这话说的我就不爱听了!在我的土地上说这么嚣张的话语,这片土地的神明可不会保佑你们古丁家族的人。” “你听我一句,还是走吧!在华夏,你们杀不了我朋友!”陈六合轻描淡写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