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0章 礼尚往来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940章 礼尚往来

拽住了左安华,陈六合接着说道:“况且,要那些长辈们为了我们这样的事情而费心劳神的去跟四大家族对抗,搞不好还会有些焦头烂额,委实有些不太过意。” 左安华蹙了蹙眉头:“可是,我们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你话已经说出去了.......” 陈六合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眼神中有着一抹莫名光彩在闪动,道:“别着急,我心中自有分寸!你什么时候见过我自己掌脸的事情?” 闻言,左安华表情一震,凝眉看着陈六合道:“你有办法?” 陈六合轻轻的点了点头,投去了一个安慰的眼神道:“放心吧,有我在,天塌不下来!这样三两下子就能把我玩死的话,那我陈六合还拿什么在京城立足?还拿什么跟他们玩?” 听到如此话语,左安华龙向东等人都是眼睛一亮,龙向东小心翼翼的问道:“六哥,你别告诉我,你今天准备的底牌,并没有打完。” “仅仅是这几张底牌的话,那我岂不是太虚张声势了一些?”陈六合说道。 龙向东等人心头再次大震,本来有些阴沉的脸色皆是变得明朗了起来! 陈六合说的话,信息量着实惊人,其中不乏夸大其词、故弄玄虚的嫌疑! 可在场的,无一不是对陈六合百分百极度信任的人,所以,他们虽然不知道陈六合的底气是什么,但他们却也完全相信陈六合说的话! 既然陈六合不怕,陈六合胸有成竹,那陈六合就一定有十足的底气,一定有应对的方法!这无疑让他们那可提起的心,都放松下来了不少,踏实了许多! “陈六合,到现在还要在这里虚张声势吗?我实在想不出来,你有什么破局的理由!” 东方日出不以为然的嗤笑道:“要我说,你们也别挣扎了,这里的查封已经成了既定的事实!就算是动用你们身后那些弱小的资源,也无力回天!我们要办的事情,还真没有什么是办不到的,也不是你们所能阻挡的。” “认命吧,不用自取其辱!”东方日出一副睥睨的姿态说道,陈六合的话语和表现在他的眼中就跟一个笑话般,不值一提,他不认为陈六合真的有办法抗下这次打击! “废话不用说那么多!我就在这里等着,等着你的牌打出来便是了!今天到底是我偃旗息鼓,还是你自取其辱,我们拭目以待,反正你的牌已经打出来了,很快就会有结果了不是吗?”陈六合不以为意的说道,脸上挂着的笑容让人难以琢磨! “你非要死鸭子嘴硬,做一些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事情,我也没什么办法!但你可要记住你自己刚才说过的话!如果今天这里被查封了,你就要爬着出去。”东方日出戏谑道。 “放心,我陈六合说话,向来一言九鼎,说什么就是什么!”陈六合砸吧了几下嘴唇。 顿了顿,陈六合话锋一转,斜睨东方日出,道:“但是,如果我这里今天能够安然无恙呢?你又如何?” 东方日出嗤笑了起来,道:“我从来不做不可能的假设!” 陈六合耸了耸肩膀,也不强求什么。 苏婉玥眼中闪过了一丝担忧,在陈六合耳边低语道:“六合,真的没问题吗?要不打个电话给我父亲,他应该会有办法的。” 陈六合投去了一个放心的眼神,轻笑道:“把心放在肚子里,交给我处理就好了!今天的情况,我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一切都在我的预料之中!” “我敢让向东重建巨龙俱乐部,压根就没怕过一些跳梁小丑的阻碍。”陈六合道。 苏婉玥这才轻轻点了点头,坐在陈六合的身旁没有言语了。 “在这家俱乐部被查封之前,我想我们应该先把另一件事情处理一下。”突然,东方日出对着陈六合跟左安华等人说道。 陈六合挑了挑眉头道:“又想玩什么花样?今天你既然来了,那就有什么道道都划下来吧,我陈六合接着就是!入京这么久,也没跟你东方大少好好玩玩,的确有些失礼,今天就给足你这个面子和机会!” 东方日出冷笑了一声,指了指身旁的谭志毅,道:“我兄弟这笔账怎么算?他今天到这里来祝贺你们开业大吉,上门就是客,可是却遭到了这种让人泼水的待遇,是不是太不地道了一些?我想,你们应该给我兄弟一个交代吧?” 听到这话,陈六合还没开口,左安华就冷冰冰的说道:“都说了,水是我泼的,你们想怎么样,冲着我来就是了,我站在这里,并没有躲避和逃跑!” “志毅,你是受害者,你说,这件事情你想怎么办?”东方日出对身旁的谭志毅问道。 谭志毅冷笑了一声,对东方日出恭敬道:“志毅听东方少爷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东方日出满意的点了点头,再次对陈六合和左安华道:“那好,我的要求也不过分!礼尚往来总可以吧?左安华,你觉得呢?” 左安华冷笑更甚,道:“只要你们有种,想做什么都可以,但能不能做得到,就要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 东方日出也不废话,对谭志毅说道:“志毅,刚才是谁用热水泼你的,就拿起桌上的水壶,直接浇在他的脑袋上。” 这话一出,众人心中一凝,陈六合凝目说道:“东方日出,说出口的话可是泼出去的水,别说得出做不到,那可就丢人现眼了。” “这很合理,有什么不对的吗?羞辱了我的人,还想当做什么都没发生?陈六合,你是不是太天真了一些?”东方日出态度强硬的说道。 陈六合轻蔑一笑,道:“今天只是用水泼他,已经跟给他面子了!我不管他是你兄弟还是你的狗,都没资格跑到我这里来张牙舞爪,否则的话,他只是在自讨没趣!对待这种不知死活的东西,我没把他丢出去就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