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8章 惨烈!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288章 惨烈!

“所有人立即离开商场,能跑多快跑多快!”陈六合怒吼一声,毫不停顿的向四楼掠去。 “强攻强攻,所有人给我进去支援!”通讯器中传来徐庆宝的急吼声,显然里面的枪声和爆炸声,已经惊动了他们。 “三楼已解救!”陈六合吼道:“徐庆宝,派人进来接应人质,但不得军事支援,这里面被安装了炸弹,恐怕会是重型炸弹,所有人都不得轻举妄动!” “那你们怎么办?”徐庆宝红着眼睛吼道。 “相信我,有我在,没有什么任务是完不成的!”陈六合说道。 “草!派一个分队进去接应人质,其他人全部原地待命,不得擅自闯入!”徐庆宝气吼的下达命令! “徐指挥,为什么又不支援了?这样太危险了,不能让教官和雪鹰小队孤身犯险,现在行动已经暴露,他们需要支援!”张跃飞吼道。 “陈六合说里面很有可能被安置了重型炸弹,恐怕足以是能够炸毁整个商场的威力!”徐庆宝艰难的说道。 “难道就这样把他们放弃了?”张跃飞怒不可遏。 “他让我们相信他们!”徐庆宝深深吸了口气道:“这话是你教官亲口说的!” 这一刻,所有人的心脏都狠狠的一抽,拳头死死捏着,目不转睛的望着里面情况一无所知的乔天商场,他们只能在心中祈祷! 陈六合的身姿与面孔,也不由的浮现在了他们心头,那并不算很宽阔的肩脊与背影,仿若就像一座高山,伫立在他们的前方! 当陈六合飞速赶到四楼的时候,正看到一副惨烈的画面,地面上一片狼藉,遍布血痕,有伤者躺在地下痛苦呻吟,似被手雷爆炸的弹片所伤,也有身上中弹的。 在不远处,一位身穿迷彩服的军人躺在地下,怀里还抱着一个约莫七八岁的小孩女,女孩完好无损,还在哭喊,而那军人的肩部和腰部,有两个血洞。 他想起身,但仿佛已经没有了力气,异常艰难! 这是狙神!陈六合心中狠狠一紧! 另一边,孤鹰和老树两人正在与两个恐怖份子拼死搏杀,双方的身上都见伤口,孤鹰的腹部有枪伤,老树的身上有不下三处刀口。 而那两名恐怖分子,身上虽也有刀口,可显然比老树和孤鹰两人要轻了一些。 并且看打斗的状况,也呈现出一面倒的形势,孤鹰和老树这两个军事作战能力及其出色的特总兵,竟然不敌对方,处在弱势。 果然如陈六合估计的那样,圣灵小队要强过雪鹰小队,毕竟,圣灵小队是真正从战火中洗礼而来。 老树再次不敌,被对方一个过肩摔砸在了地面,紧接着,这名恐怖分子根本不打算再给老树机会,提着一把锋利的匕首,就直接扑了上去,一刀扎向老树心脏。 老树反应不慢,一个狼狈的翻滚躲开,但这名恐怖分子的动作更加凌厉,一击扑空后,匕首顺势而来,再次扎向老树的后心窝,这次老树没法再躲! 就在这死亡降临之际,一只大脚掌凭空踏来,狠狠的把拿着匕首的手臂给踩在了地下,紧接着又是一个横踹,这名恐怖分子都没来得及搞清楚什么状况,就被踹飞了出去。 陈六合压根都没去看对方一眼,只是对老树问道:“没事吧?” “死不了,这帮狗娘养的太狠了!”老树心有余悸的翻身爬起。 陈六合没理会他,一个冷笑,飞身上前,一拳一脚,就把正在跟孤鹰搏斗并且稳占上风的恐怖分子丢了出去。 “你们去五楼支援,这里我来解决!”陈六合神情冷漠的说道。 孤鹰和老树一点也没有留恋,快速的向五楼奔袭而去,因为他们很清楚,这两个貌似比他们还强的家伙,在他们教官面前根本就不够看! 事实也正是如此,陈六合没有半句废话,直接飞身而上,面对两名身手了得的恐怖分子,他攻势如猛虎,根本不留余地。 两人那凌厉的腿脚,在他面前不能带来任何威胁,尽管配合默契,尽管出手狠辣,但还是没抗住两个照面,就被陈六合一拳一脚的干翻在地。 “华夏,是你们一辈子都不能踏足的地方,这个古老的禁忌,你们忘记了吗?既然忘了,那我今天就再次让世人谨记!”陈六合声音冰冷到就像是来自地狱。 “去你吗的禁忌!”两名恐怖分子怒吼,一人从兜里掏出手枪,一人撕开外套,去抓腰间的手雷,显然是要跟陈六合拼命。 可还没等他们的动作完全做出来,就发现,眼前这个恐怖的青年身形一闪,竟诡异的出现在了他们身前,近在咫尺。 旋即拿着枪的恐怖分子只感觉手腕一痛,手枪脱落,还不等他来得及惊恐,一枚子弹就洞穿了他的额头,结束了他的生命。 同时,另一个恐怖分子的手掌已经抓住了手雷,正要去拉安全栓,可是他发现,一只大手覆盖在他的手上,无论他如何用力,都不能挣脱半分。 在生命的尽头,他只看到了这个华夏的年轻军人露出了一抹像是死神般的可怕笑容,紧接着,枪声响起,子弹把他的太阳穴打穿,鲜血洒在空中,就像是鲜花一样绚烂妖艳! 一共四个恐怖分子死在了陈六合的手中,他们死法不一,但是他们死的时候神情是一样的,那就是死不瞑目、无法置信! 似乎到死的那一刻,他们都不能接受陈六合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似乎都无法相信,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人存在! 但是,他们在死之前,都记住了这个青年所穿的军装,也记住了军装上的军徽!可惜,他们连敬畏的机会都不可能再有了! “四楼成功解救,派人接应人质,有不少伤者,需要医护人员!”陈六合简单的话语从通讯器中传递了出去。 随后,他大步向五楼走去,当看到五楼的场景时,他的心都是狠狠一沉,这里比四楼还要惨烈,鲜血洒了一地,至少十多个人重伤倒地,大部分都是枪伤,或是痛苦呻吟,或是不省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