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4章 敢不敢杀!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904章 敢不敢杀!

郭子豪神魂失色,神情颤动,惊惧道:“陈六合,你不能这样,这样的后果你承担不起的,我不想算账了,送我去医院,我不想死,我不能死在这里,你理智一点……” “我很理智,在来之前,我就很清楚我今晚该做什么。”陈六合轻描淡写的说道:“你不想跟我算账没关系,但是我却有一个账本,要跟你好好清算一下。” 陈六合来到了郭子豪的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郭子豪,道:“记得你第一次撞毁我们沈家院墙,踏进我沈家大院,踩着我们沈家的尊严,对我和清舞的羞辱吗?” “我……我……”郭子豪嘴唇颤抖。 陈六合又道:“记得在东方大酒店,你扬言要打断天虎的腿,让天虎下半辈子坐轮椅的豪言壮语吗?记得你那天咄咄相逼不依不饶的嚣张场景吗?” “那时候的你,多风光,把我陈六合踩在脚板底下,啧啧啧,厉害极了!” 陈六合轻声说道:“但这一切,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陈六合,我已经这样了,你还想怎么样?真的想闹出人命吗,事情做的太过分了,对谁都没有好处,有些事情一旦过界,就没有回头路了,你们要自食恶果。” 郭子豪慌张的说道:“冲动是魔鬼……” 陈六合气定神闲的说道:“知道当初我为什么不要你们修复沈家的院墙吗?一来,是你们不够资格!二来,是我根本就不会给你们弥补的机会!我也不可能原谅你们。” “你以为那件事情就那样过去了?错了,我一直记在心里,这是一件不可饶恕的事情!你要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这个代价重到会让你都意想不到。”陈六合说道。 “陈六合……你要考虑清楚这样做会给你们带来什么样的后果……”郭子豪颤声说道,他想硬气一点,想大声嘶吼叫嚣陈六合不敢动他,可他心中是真的恐慌! 哪怕他仍然很有底气,仍然感觉自己身后的家族和靠山能够给他撑腰,能够让陈六合一行人不敢把事情做的太绝! 可他也知道,站在他眼前的几人,都是不折不扣的疯子神经病啊,在曾经,只要这帮人在一起,京城还有什么事情是他们不敢做的? “后果?你告诉我,会有什么后果。”陈六合一脸戏谑的问道,眼神中有着浓浓的轻蔑和嘲弄。 “后果就是……郭家和四大家族都不会放过你的。你现在已经千仓百孔不如当年了,你在京城能苟且偷生都是一个梦境,一旦给他们抓住时机,你定然死无全尸。”郭子豪说道。 陈六合咧嘴一笑,不以为意的说道:“的确,我必须承认,你说的非常有道理!但很遗憾,我不可能给他们那个机会的!或者说,你觉得你的命有那么重要和金贵吗?” “我的命非常重要……”郭子豪说道。 “那是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你的对手有多强大。”龙向东笑容可掬的说道,在这种凶残血腥的场面下,他脸上的笑容仍然没有变换过,还是那般浓郁灿烂。 从这简简单单的一点就能看出,龙向东,也是一个疯狂藏在骨子里的狠人。 “强大?不要自欺欺人了,强大这两个字和你们不匹配……”郭子豪说道。 “到头来你就会发现,活在梦境里的人,其实一直都是你自己而已。” 陈六合轻描淡写,他蹲在了郭子豪身旁,近距离的看着郭子豪的惨状,慢悠悠道:“啧啧,真是可怜,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宛如死狗一样,是不是感到了非常的绝望?” “其实,你何尝有着能跟我耀武扬威的资格?更别说与我抗衡了!本来我没有把你当成一回事,你连我的对手都称不上!可是你一心想要作死,接二连三的触我眉头。” 陈六合声音很平静:“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把你怎么样吗?说实话,我要杀你,就跟捏死一只鸡一样没有区别!只不过,让你悄无声息的死去也太便宜你了!” “我不单单要你死,我还要让你死的壮烈,我要正面敲碎你们郭家的脊梁骨,看看你们郭家的气焰,到底能有多嚣张,是不是真的有资格跟我陈六合掰掰手腕子。”陈六合道。 “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入京之后,我都不知道应该拿谁充当我的第一块练刀石,都不知道拿谁的鲜血来扬我声名!你很幸运,被我选中!”陈六合拍了拍郭子豪的脸蛋。 郭子豪吓的脸色惨白,嘴唇在一个劲的颤颠,瞳孔都在剧烈的收缩着……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难不成你还敢杀我吗?陈六合,我不信!你就算再疯狂也绝对不敢这样做,你凭什么杀我?你有什么能力杀我?你没那个实力和胆量。” 郭子豪徒然变得激动了起来,仓皇不安的说道,一双眼睛死死瞪着陈六合。 陈六合失笑了起来:“你很有勇气,在这个时候,还敢对我提出质疑,还敢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 说着话,陈六合探出一只手掌,猛然捏住了郭子豪那条被左安华敲碎了的右腿膝盖,力道不大,只是轻轻一捏而已! 郭子豪登时就疼痛的惨叫嘶吼了起来,牙齿嘴唇都在颤抖,面孔也扭曲了…… 看着疼痛至极快要晕厥过去的郭子豪,陈六合面不改色的说道:“论胆量,整个京城我陈六合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论实力,我再卑微,也足够一只脚踩死你!” “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知道你凭什么有那么强的底气,死在我手上的人多了去了,你区区一个郭子豪,又算得上老几?”陈六合低声问道。 郭子豪颤声说道:“陈六合,有种你就杀了我,有你和整个沈家陪葬,我不怕……来啊,有本事就来啊……” 绝望之际,郭子豪忽然多了几分疯狂,那是被折磨到极致的反弹,心里防线直接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