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8章 崩溃的秦若涵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028章 崩溃的秦若涵

陈六合根本就没去搭理这茬,也没有半点叙述的意思,只是轻描淡写的笑了笑:“是不是被哥的魅力瞬间折服?哥这身材是不是太完美了?” 秦若涵这才注意到,在那密麻伤疤的覆盖下,是一副极尽完美的身材,陈六合的身上,仿佛每一块肌肉都是那般富有力量。 他的身材不像那些健美肌肉男一样壮硕吓人,但线条无比清晰与明显,两块胸肌不大,但很坚实,腹部的八块腹肌更是线条分明,就连他的腰部、肋部、肩部、臂部,都有着充满爆发力的肌肉线条,给人带来了一种强烈的冲击感。 虽然比起那些壮如牛般恐怖吓人的健美大师来,陈六合的身材不那么具备冲击力,但只要看到陈六合身材的人,秦若涵敢肯定,所想到的一定是暴力美! 她一点都不认为陈六合的力量会不如那些肌肉暴突的健美狂人,要知道,陈六合可是一个能一拳打出1091磅的变态! 如果让她知道,1091磅并不是陈六合的全力,不知道又会作何感想...... “你到底......经历过什么?”秦若涵神情木讷的再次问出同样的话。 陈六合轻笑了一声说道:“收起你那快要满出来的好奇心,不该你知道的事情,最好不要去探索。” 秦若涵撇了撇嘴唇,有些不服气的说道:“不问就不问,有什么了不起的?”说着话,她强压下心中的涟漪,提着球杆俯身球桌,要开新局。 “就算你再厉害又怎么样,今天照样打的你光屁股,如果现在认输的话,我还可以大发慈悲让你留条内裤。”秦若涵放出狠话。 陈六合只用两个轻轻的字眼来回应:“开球。” 也不知道是秦若涵这娘们内心不平静还是怎么回事,这次开球没有球入袋,陈六合执杆上前,一个及其标准的俯身动作。 “啪!”出杆、击球,一枚全色球利索入袋。 陈六合不想把裤子也脱了,所以他开始有点认真了,熟悉陈六合的人都知道,认真起来的陈六合,可怕到了一种什么程度,无论他在做什么,只要是有所涉猎的,从来都是异常恐怖! 接下来的时间段,陈六合为秦若涵上演了一出什么叫华丽逆转,稳准狠三字要诀被他挥洒的淋漓尽致,只要被他瞄准的球,不管难度有多高,都会精准入袋。 其中有两个难度系数让秦若涵都认为不可能进洞的球,也被陈六合干脆利索的撞了进去,整个过程,只能用一个爽字形容,毫无拖泥带水。 秦若涵不可思议的看着陈六合,可谓是瞠目结舌,再一次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东西了,陈六合这水准......是职业选手吗? 不不,职业选手也会偶尔出现失误,可看陈六合打球,能深深感受到一个稳字,稳得令人发指。 最后一个黑8进洞,陈六合对秦若涵投去了一个你看着办的眼神,气得秦若涵差点没张嘴骂人,她咬牙道:“陈六合,你这个骗子,你在扮猪吃老虎?!” “喂,秦老板,你这话从何说起?”陈六合无辜的笑问。 “你这就是不会打球?我看你至少有职业选手的水平吧?”秦若涵气愤的说道,有一种被人玩弄了的感觉。 陈六合翻了个白眼:“我似乎从来也没说过我不会打球吧?秦大美女,就算输不起也别找这么撇脚的理由,愿赌服输懂不?” “你!”秦若涵气急,旋即重重哼了一声:“谁输不起了?脱就脱有什么了不起的。”说着话,秦若涵就解开西装外套的扣子,把西装脱了下来,登时,那白色略带些许透明的衬衫就暴露在陈六合的眼帘之下。 在明亮灯光的映射下,都能隐约看到束缚着傲人双峰的粉色文胸,幸好,他们这是在包间内打台球,不然这位美女老板可真的要在外人和员工的面前走光了。 “得意个什么劲?一比一才刚刚打平,刚才只是你运气好而已,我不相信你把把都有那么好的运气。”秦若涵不服气的说道,她不愿相信陈六合这个战力值变态的家伙在台球这个领域也能这么变态。 可事实证明,陈六合的变态是那般的让人无法理解,如果说第二局秦若涵还能摸到球的话,那么由陈六合开球的第三局,秦若涵就连上场的机会都没有。 她目瞪口呆的看着陈六合一杆全清...... “脱。”陈六合满脸猥琐的笑着。 秦若涵气得俏脸通红,眼中满是不服输的倔劲,仍旧不愿相信在自己最强的领域还是被陈六合虐的体无完肤。 一句话都没说,秦若涵甩掉了玉足上的高跟鞋,露出了那双没穿丝袜的精致小脚丫子,十指豆蔻上做着紫色带雕纹的美甲,韵味十足。 “这也可以?”陈六合无语的看着秦若涵。 秦若涵瞪了瞪美目,理直气壮道:“鞋子也穿在我脚上,为什么不可以?” 陈六合无所谓的耸耸肩,在他看来,这女人怎么耍赖也没用,因为这女人今天晚上不可能赢他,最终只会落到光屁股的下场。 开玩笑,如果是没把握的事情,以陈六合的尿性怎么可能答应?他虽然没有受过这方面的专业训练,但台球对于他来说,无非就是两点,对力量的把控,以及对撞球的精准度。 这两点对于他这个变态来说,简直太过简单,五年前就跟几个半职业选手在台球桌上赌过钱且赢了个盆满钵满的陈六合,岂会怕了秦若涵这个小娘们? “继续?”陈六合笑问。 “开球!”秦若涵阴沉着一张脸蛋,满是不服输的倔强。 然而这局跟上局拥有着惊人的相似度,秦若涵仍旧是连上场的机会都没有...... “现在看你脱什么。”陈六合一脸邪笑的说道。 秦若涵用力咬着嘴唇,犹豫了半响,她最终咬咬牙,反过身去,只见她把手掌伸进了衬衣内一阵吃力的摸索。 就在陈六合不知道这娘们搞什么飞机的时候,在陈六合那瞠目结舌的表情中,这娘们从衣领处抽出了一件充满诱惑力的粉红色罩罩,那罩杯之大,实打实的d级...... 陈六合这时才真的看清了,原来这文胸上印的是荷花,不是兰花...... 眼神从秦若涵的身上飘过,饶是定力强大的陈六合,都禁不住咽了咽口水,此刻的秦若涵简直是太过诱人了。 略带透明的衬衣内,那硕大的玉兔失去了文胸的束缚,变得放荡不羁,能隐约看到一片雪白的肉团在轻轻颤着,即便有秦若涵的双手遮挡在胸前,陈六合也无比细心的找到了一个恰当的角度,窥到了衬衣上的一点凸起,粉嫩得让人血脉偾张。 “看,看什么看?看够了没有?再看信不信我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秦若涵涨红的俏脸就像是快要滴出水来了一般,她此刻无比的委屈,仅仅是内心的一股倔强在支撑着她没有流出眼泪。 这还是她人生中第一次在一个男人面前如此狼狈,狼狈到她无地自容,也是她第一次在一个男人面前这般放荡...... 陈六合摇了摇头,试探性的询问道:“还继续?” “继续!”秦若涵几乎是吼了出声,她就是不服气,不服气这三把输的这么彻底,甚至连球都没碰到一下,她不甘心,更不想看到陈六合那得意的模样。 “不过这把由我来开球!”秦若涵不由分说的提竿上前,随着她的走动,衬衣内那两颗跳脱的玉球晃得更加厉害了,两点粉嫩的蓓蕾傲娇的挺翘着,在没有文胸的束缚下,她那双巍峨竟然惊人的没有丝毫下坠。 深深吸了口气,秦若涵俯下身子,胸前的硕大挤压在台球桌上,或许是因为心境不平,她的开局,悲剧的一球未入。 秦若涵脸色煞白,陈六合摇头叹息的接管球桌,每一杆打的依然是稳如狗,随着一颗颗撞球入袋,秦若涵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到最后,眼眶中都噙着泪水。 陈六合没有被秦若涵的楚楚可怜而影响什么,随着最后一枚黑8入袋,他放下了手中的球杆,回头平静的看着秦若涵。 对于他来说,面对对手,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怜悯,无论是在战场亦或是在其他地方,并且在他看来,秦若涵的性子过于高傲,这样的女人就该敲打。 陈六合有理由相信,如果今天是自己技不如人,那么他同样会遭受到秦若涵的羞辱。 既然是赌,那么就必定会有输赢! “现在脱什么?难不成要把内裤脱下来?”陈六合气定神闲的点了根香烟,吸了口打趣道。 秦若涵的双手用力的抓着胸前衣襟,她眼中的泪水越来越多,到最后,竟然直接流淌了下来。 秦若涵哭喊道:“陈六合,你这个混蛋王八蛋,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你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魂淡,凭什么这么欺负我!”

下一篇   第0029章 魄力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