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2章 第一次对话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892章 第一次对话

看着方文赋那凄惨模样,慕容青峰还是站不住了,语气森寒的开口:“再打下去,就要出人命了!” 左安华不以为意的说道:“死了就死了,有什么大不了的?老子是从秦城走出来的人,这条命都算是捡回来的,还怕玩死那么一两个人吗?” “唯一罪过的,就是亵渎了沈爷爷的院子,这一点是不可饶恕的,所以方文赋很幸运,今天不会死在这里!”左安华说道,从兜里掏出了一块手帕,擦拭着手中的血迹! “现在差不多了吧?我可以把他带走了吧?”慕容青峰凝声问道。 左安华还没说话,陈六合轻声说道:“慌什么?既然都玩了这么久,也不急于这一时半会儿不是?今天都这么热闹了,何不让他再热闹热闹呢?” “我们沈家的庭院,也很久没有这种人气了。”陈六合稳坐钓鱼台的说道,眼神中盛着一股耐人寻味的神色,鲜有人知道他心里在打着什么如意算盘。 左安华似乎心领神会,知道陈六合寓意何为,他露出了一个放肆的笑容,猖狂无比。 而慕容青峰,则是深凝着眉头,他也能猜透陈六合的意思,他眯着眼睛道:“陈六合,你还嫌今天赚的不够多,还在挑战着底线?你有点太自大了。” 陈六合轻声说道:“青峰,不是我不给你这个面子,而是你现在已经不是当家做主的那个人了!一个你,就想把方文赋从这座院子中救走,不太可能!” “难得方文赋这个蠢材送上门的这么一个好机会,我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过呢?”陈六合慢悠悠的说道。 就在陈六合话音刚刚落下,还不等慕容青峰回话,陈六合兜里的电话猛然震响了起来! 掏出一看,陈六合咧嘴一笑道:“看到没,我就知道,正主肯定是坐不住的,这个时候部位方文赋出头说句话,可就有点让人寒心的感觉了!” 说罢,陈六合慢条斯理的按下了接听键,把电话放在了耳边。 “陈六合,你够胆啊,玩的这么大,你想怎么玩?”电话中,传来了一道云淡风轻的声音,听不出什么凶狠,但陈六合却知道声音的主人是谁! 东方家,东方日出,也是方文赋身后的主子! “东方公子这话说的我就有点受宠若惊了,胆子我倒是有,但哪里敢跟你玩啊。”陈六合阴阳怪气的说道。 “都是明白人,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把方文赋那个蠢货放了吧。”东方日出说道。 “你的面子,我当然是要给的!没问题,我这就放人。”陈六合笑吟吟的说道。 “陈六合,时间还长,咱们山水有相逢,慢慢的玩,我看你能不能玩出一朵花来。”东方日出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顿了顿,东方日出又道:“你今天的表现倒是不错,不像先前那般窝囊无用了!不然我还真以为三年前那个陈六合已经死了!那样的话,岂不是太过索然无趣了一些?” 东方日出的笑声传出:“这样一看的话,左安华那三个人,对你的作用还是不小啊!你这招暗度陈仓玩的不错,让我们看走眼了,亲手放出了你的三条恶狗,添了你几分底气。” “没什么,都承蒙几位大少高抬贵手,给我留了一条生路。”陈六合不急不缓道。 “呵呵,陈六合,你虽然给我带来了些许惊喜,但我还是不得不提醒你一声,砂砾永远都只是砂砾,想要跟山岳争锋的话,不亚于萤火与皓月的差距,你明白吗?” 东方日出一副高姿态的口吻说着,充满了轻蔑与不屑! 陈六合满脸笑容,咧着嘴角,道:“明白!现在你们四个独大,当然是由你们说了算的!我嘛,跳梁小丑一个,慢慢蹦跶便是了。” “怕就怕你蹦跶不了多久啊,小心跳的越高,摔的就越惨。”东方日出道。 “我知道,你们觉得想踩死我,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唯一的区别就是你们愿不愿意付出代价罢了,仅次而已!所以你们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陈六合淡淡道。 “你有这点自知之明就好!都说你是九死一生,我说,你是必死无疑!”东方日出道:“陈六合,你好自为之吧!可能时日不多了,不如趁早帮自己料理一下后事。” 丢下这句话,东方日出便把电话挂断,陈六合轻笑的耸了耸肩,脸上看不出丝毫的愠怒之色,反倒有一种让人琢磨不透的笑意。 “安华,让他离开吧。”陈六合一边把电话揣进兜里,一边摆摆手说道,放的是这么干脆利落! 他等的本来就是东方日出的一个电话而已,别看什么都甜头都没赚到,但仅仅是这一通电话,就意义非凡了! 陈六合是在用这种方式告诉旁人,他虽然坠入低谷,但现在的他,仍然有着能跟东方日出这种人正面对话的资格! 在京城,也只有那个级别的人才配让他陈六合做出让步,不然的话,谁都没戏! 这是一个信号,也是陈六合给某些摇摆不定的人竖立一个强大的信心!!! “陈六合,我们山水有相逢,我看你还能嚣张到什么时候,你说过的,一个没实力而自大的人,总是在找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你显然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慕容青峰凝目望着陈六合:“强行抬高自己的身位,只会让你摔的更重,死的更惨!” 陈六合神情淡漠的看着慕容青峰道:“人各有志,你要怎么站位我无权干预,但青峰,你的确让我心脏刺痛!不过你既然选择了你的立场,那我们以后就是敌人了。” 慕容青峰冷笑了起来:“早就是敌非友!陈六合,我一直在期待着我把你踩在脚下那一天,我很想看看到时候你会是怎么样的一副嘴脸!” “这是个很美的梦想,但梦想大多都是泡沫,一触既灭!”陈六合心平气和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