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0章 来援之人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890章 来援之人

陈六合走到了左安华的身边,近距离的低睨着方文赋,咧嘴笑了起来,道:“爬出去已经是刚才的条件了!从你打电话搬救兵以后,这个条件就已经作废了!” “想玩,大家今天就好好玩玩,你想从这个院子离开,恐怕唯一的出路就是让担架来把你抬出去了!放心,太平间不至于去,急救室是必然的。”陈六合人畜无害的说道。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直接吓的方文赋心脏颤抖,骇然失色的看着陈六合:“你......你别乱来,如果做的太过火了,对你不会有任何的好处!” “呵,好热闹,看来我来的还不算太晚,赶上了精彩的大戏.......”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庭院外,传来了一道平和的声音,众人转头看去,却是什么也没看到,因为庭院的大门,已经被王金彪的手下堵得严严实实! 王金彪下意识的看了陈六合一眼,陈六合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王金彪才摆了摆手,堵在门口的那些壮汉很识趣的散开两边。 顿时,就看到庭院外,站着一个身材挺拔、神情俊朗的青年。 青年先是打量了一眼院内的情况,旋即,才不紧不慢的迈步跨进了庭院! 他就是独自一人,一点也不惧怕眼前阵仗,举手抬足都透露出一股自信满满的意味。 看着这个青年,陈六合跟左安华两人的脸色都出现了明显的变化! 陈六合嘴角一挑,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而左安华则是脸色狠狠一沉,眼中有凌厉之芒闪烁了出来,眼睛死死盯着青年,仇恨之色不加掩饰! 慕容青峰!!! 来人正是慕容青峰,这个在陈六合与左安华的心中,都有着复杂地位的一个人! “陈六合,我们好久不见。”慕容青峰走进了庭院,目光落在了陈六合的身上! 陈六合看着慕容青峰,没有言语,面对这个人,他总是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感觉,心中的复杂,委实难以言表! “你真是让我有点意外,没想到你回京城了,还能有这种精神头儿!” 慕容青峰语态嘲弄的说道:“不过,说实话,你不应该回来的!这是一条死路。” 陈六合轻笑一声,道:“这不是正合你意吗?你扬言要把我挫骨扬灰,我不回来,你哪里有这个机会呢?” “这倒是大实话!”慕容青峰满脸冷笑的点点头,眼中多了一丝阴狠:“陈六合,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我已经能够预见你彻底一败涂地的模样,那种凄凉和惨况!” 陈六合嘴角多了抹苦涩,耸耸肩没有说话。 “慕容青峰,我让你走,你走不走?”忽然,一直沉默的沈清舞开口了,声音平静,她那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平平静静的看着慕容青峰,不温不火,不急不躁。 但,这却是让慕容青峰的神情狠狠一颤,他一直在有意的规避沈清舞的存在,目光一直不敢落在沈清舞的身上,更不敢去跟沈清舞对视,可沈清舞却还是主动开口了。 “清舞.......”慕容青峰一改刚才的狂妄姿态,有些苦涩的笑着。 “回答我!”沈清舞轻声问道,眼神直勾勾的看着。 深吸了口气,慕容青峰说道:“清舞,这是我跟陈六合之间的事情,你别管好吗?” “他是我哥!!!”沈清舞吐出四个铿锵有力的字眼。 慕容青峰说道:“他是你哥,难道我就不是你哥了吗?” “不一样,你知道,他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没有之一!”沈清舞轻声说道。 慕容青峰的脸色更加苦闷了一些,他再次深吸口气,说道:“清舞,任何人做错事情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这是陈六合自己说的!他错了,难道就不需要付出代价吗?” “这是他咎由自取,清舞,你不能怪我!你知道,这一天迟早要来的!我从当初做出这个选择开始,就已经想的很清楚了!这辈子,我要与他为敌!!!”慕容青峰说道。 “那也是我的敌人!滚出去,滚出我们家!”沈清舞面无表情的说道,语气铿锵。 慕容青峰的身躯都是微微一颤,苦笑浓郁,道:“清舞.......” 沈清舞神色冷漠,好不动容,静静的看着慕容青峰,眼神中透露出一股坚毅与漠然。 这种感觉让慕容青峰的心脏狠狠刺痛了一下,他猛然转头看着陈六合,道:“陈六合,你现在就是这种本事了吗?什么事情都要躲在清舞身后了吗?” “你算什么?”慕容青峰愤懑质问。 陈六合呼出口气,转头对沈清舞说道:“小妹,我和他之间的事情,让我跟他来处理吧.......”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啊。”沈清舞说道。 陈六合对沈清舞轻轻摇了摇头,沈清舞这才抿了抿嘴唇,没有了言语。 陈六合看着慕容青峰,道:“你放心,我们之间的恩怨,不会牵扯到小妹,我也不会在你面前打出小妹这张王牌!所以,你不必担心,你想怎么跟我玩,就怎么跟我玩。” “哼,陈六合,你记住你今天说的话就可以了。”慕容青峰冷笑了起来。 左安华也开口了,他凝视着慕容青峰道:“你知道,这里不欢迎你,你来这里干什么?方家无法为方文赋出头,就让你来了吗?你觉得你有能力力挽狂澜?” “左安华,你说我们兄弟两恩断义绝,是真的吗?”慕容青峰看着左安华。 “言出必践!”左安华冷冰冰的吐出四个字。 慕容青峰痛苦的闭了闭眼睛,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再睁开时,眼睛已经变得冷漠,道:“好,既然你们都要帮陈六合,那我也无话可说了,以后,我们就是敌人了!” “今天我来这里的目的很简单!你们把人放了,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慕容青峰扫视着陈六合跟左安华,一字一顿的说道。 “放人?慕容青峰,你说放,就要放吗?”左安华冷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