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6章 不计后果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886章 不计后果

“方文赋,在这里,永远都是我说了算!”陈六合冷漠的凝视着方文赋,一字一顿的说道,眼中的锐利目光,都能让人心生寒意,心怯三分。 方文赋似乎被陈六合的气势吓住,脸色变换,惊怒难定! 左安华冷冰冰的说道:“按照陈六合说的去做,那样或许你今天的下场会好一些!自己爬出去,丢掉的仅仅是尊严而已,等让人把你抬出去的时候,丢掉的,可能会更多!” “尊严?就凭你们也想让我丢掉尊严?我看你们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几斤几两了!”方文赋怒不可遏的说道,眼中都快喷出了火光! 他怎么也没想到,今天兴师动众、气势汹汹的来兴师问罪,会演变到这种程度,要不是父亲的那个电话,他现在真的会让人把这座院子给拆了! “陈六合,左安华,别把话说的太满,容易打了自己的脸!我还真不相信你们能翻天不成!” 方文赋态度强硬的说道:“我现在就从这里走出去,我看你们拿什么留住我!不是我方文赋瞧不起你们,我还真不相信你们能把我怎么样!” 说着话,方文赋冷笑一声,带着一众人转身就迈步离去! 左安华凝了凝眉头,看了陈六合一眼,发现陈六合的脸上挂着一股胸有成竹的笑容,丝毫不担心什么,左安华的心也就放松了下来! 陈六合有信心的事情,基本上,就不再需要任何人去担忧了! 果不其然,当方文赋等人刚刚走到院门口,就要迈步而出的时候! 徒然,一大帮人涌现在了庭院之外,一帮身穿西装的男子,并且一个个脸上都带着凶神恶煞的气息,一看就知道江湖气味浓重,不是泛泛之辈! 为首的,是一名神情冷漠僵硬的中年男子,他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凶戾冷血,仿佛把狠辣两个字都写在了脸上一般! 他二话不说,照着首当其冲的方文赋就是一脚踹出,直接把方文赋给踹飞回了院子内,砸的他身后的一群人东倒西歪…… 一脚踹飞方文赋后,中年男子的面色都没有丝毫的变换,他大步跨进了沈家庭院的门槛! 他身后的那些西装男,把沈家庭院的大门堵得严严实实,别说一个人,就算是一只老鼠,恐怕都钻不出去! “王金彪!你怎么会在京城!!!”方文赋胸口剧痛,被人搀扶着,他捂着胸口目光惊诧的看着突然出现的中年男子,声音惊讶。 对王金彪这条陈六合的忠实恶狗,方文赋自然是有印象的,所以一眼就认出了其身份! 此人正是比陈六合还提前几天北上的王金彪,离开杭城后,他直接去了江北,与龙殿四大龙王之一的唐望山会了面! 他是在昨天夜里才从石城赶来京城的,行踪隐蔽,并没有被太多人察觉! “来京城屠狗!”王金彪声音冰冷的说道,眼前这个放在京城都算是一线流的顶级大少,在此刻的王金彪眼中,并算不得什么顶天的人物。 除了有陈六合这个巨大的依仗与靠山来,他王金彪也是今非昔比了,加入了龙殿,成为了唐望山手下最得力的悍将,做为接班人在培养! 说的直白一点,不出意外的话,他王金彪就是未来的龙殿四大龙王之一! 这种身段和眼界,在几天内就让他截然不同,站得高了,看得自然就远了! 王金彪又对着身后的小弟道:“把门堵好,一个人都不许放出去!” 说罢,王金彪就一马当先,走向陈六合,他身上其实非凡,给人一种胆颤心惊的压迫感,所过之处,无人敢拦,皆是退避两侧,为他让道! 来到陈六合身前,王金彪垂头弯腰,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六哥,沈小姐。” 沈清舞眼中闪过了一抹神采,陈六合则是轻轻点了点头,眼神在王金彪身上较有兴趣的打量了几眼,道:“才几天不见,变化不小,很不错!权力果然是男人最好的装饰!” “金彪不敢,在六哥面前,王金彪永远都只是王金彪。”王金彪恭声说道。 陈六合笑了起来,拍了拍王金彪的肩膀,道:“不必这么拘禁。” “陈六合,你这是想干什么?我看你是疯了,要无法无天了吗?”方文赋怒吼的说道:“王金彪,你真是活腻了,连我都敢动,我分分钟会让你死无全尸。” 王金彪斜睨了方文赋一点,一脸冷漠,毫无波澜,根本没有动了一个惹不起的人的觉悟! 陈六合则是冷笑了起来,低睨方文赋,说道:“到现在,还看不清是什么形式吗?” “什么形式?陈六合,你是在玩火自焚,你要不计后果了吗?”方文赋厉声道。 “后果?你告诉告诉我,动了你,会有什么后果?”陈六合笑吟吟的问道。 “别说其他人会给你带来铺天盖地的毁灭性打击了,就算是只有我们方家,都绝不会饶了你,足够让你喝一壶了!” 方文赋疾言厉色的说道:“今天你让我在沈家栽跟头,来日我就能让你死在沈家的废墟之下!这是你自己要找死的,怪不得别人!” 听到这凶狠的话语,陈六合都禁不住失笑了起来,看待方文赋的眼神,就像是看待一个傻子一般! 左安华脸上的讥讽更甚,他来到了方文赋的身前不远处,淡淡道:“就算是一个蠢材,在这个时候,也应该自醒,起码生出危机感,然而你却仍然活在梦里!” “既然我们敢动你,你觉得我们还会惧怕你吗?刚才那个电话应该是方亚舟给你打的吧?他跟你说了什么,你很清楚!连他都觉得事不可为,我都不知道你哪来的底气。”左安华轻蔑的说道。 方文赋脸色阴鸷:“放屁!你们算什么东西?在京城,你们拿什么跟我们叫板?还敢在这里大放厥词,一帮死到临头的货色!你们充其量只是外强中干色厉内荏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