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2章 老首长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832章 老首长

这个结果,是谁都不可能想到的,本来他们今天是来羞辱沈家践踏沈家的,是来给陈六合将军的,且他们原先也做到了,他们的确够威风,够耀武扬威! 可最后却杀出来一个程咬金,让整件事情,出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彻底扭转! 到头来,他们不但没占到什么便宜,还被打的头破血流,全都挂彩,颜面尽失,传出去,怕是要被人笑掉大牙…… “小子,我们记住你了!除非你能从这个世界上无声蒸发,不然的话,你就为自己准备好棺材吧!”郭子豪等人离去前,指着少年,恶狠狠的说道。 少年毫不畏惧:“会咬人的狗不叫,别吠的太凶!我的命是捡回来的,我不怕你们!!!” 郭子豪重重的哼了一声,凝着目光道:“很好,我会让你死的难看。” 随后,他又对陈六合说道:“溅种,今天算你运气好!不过咱们来日方长,只要你在京城一天,就别想安生踏实!我们会让你寝食难安惶惶不终,直到你被活活玩死!” “快滚吧。”陈六合只是用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回应。 郭子豪等人这才一个个捂着伤口,一瘸一拐的狼狈离开! 还没走出几步,李声威忽然喊住了他们:“等等。” “李秘书,你还想怎么样?”谭志毅恼火的说道。 李声威指着坍塌的院墙处,说道:“事情是你们干的,你们是不是该把沈家的院墙修好?” “李秘书,你不要欺人太甚!!!”方文赋忍不住的吼道。 “这不是欺负人,而是合情合理,说到哪里去,这墙,你们都得修。”李声威毫不退让的说道,他今天可是受命前来,怎么可能立场不坚呢。 “好,修就修,让陈六合等着,回头我们找人来修。”郭子豪凶怒的说道。 谁知,陈六合却摆摆手说道:“院墙不用你们修。” 听到这话,李声威的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疑惑的看了陈六合一眼! 而郭子豪等人,则是及其不屑的冷笑了起来,道:“陈六合,想不到,你还算有点自知之明,这样很好,学乖了不少!” 他们都以为,陈六合是不敢和他们纠缠了,用此事示弱,想要息事宁人。 台阶上,坐在轮椅上的沈清舞却是冷漠的摇了摇头,她看着神情嘲讽猖獗的郭子豪等人,缓声说道:“你们真是有够愚蠢,根本就不了解我哥,闯了弥天大祸,到现在还不自知。” 在场的,只有沈清舞一个人明白陈六合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是因为陈六合心中已经愤怒到了极点,杀机已经暴涨到了极点,是绝不可能放过郭子豪等人的,今天到场的人,没有一个能逃脱开干系! 陈六合一定会让他们付出及其惨重的代价! 因为这件事情是不可原谅的,也是不可化解的,所以,陈六合才不需要他们来修院墙,陈六合连一丁点弥补的机会,都不会留给他们! 因为这样做,毫无意义!跟一帮注定了要覆灭的人计较太多,有何意义? “弥天大祸?呵呵,是弥天大祸,但不是我们的,而是你们沈家的,我们瞪大眼睛,看着你们沈家怎么灭亡,怎么死绝最后一个人。”郭子豪等人讥笑了起来。 “滚吧!”陈六合挥了挥手,不愿意跟这些人多说一句废话,很多事情,在他心中已经有了定义,说什么凶话狠话根本没有意思,他会用实际行动来证明一切。 郭子豪等人的安然离开,不代表这件事情就到此结束了!结束不了,除非这帮人都死了! 郭子豪一行人都离开了,只留下了沈家院门外的血迹和那破败了院墙! “这帮无法无天的东西,真是欺人太甚。”李声威重重的骂了一声,眉宇间也有怒火跳动,他是郭治军的秘书,跟沈家的关系自然不必多说。 李声威来到陈六合跟沈清舞身前,说道:“六合,清舞,李叔叔来晚了,让你们受委屈了,没事吧?” 沈清舞浅浅一笑,道:“李叔叔客气了,这不正是在预料之中的事情吗?家徒四壁,自然是要承受风雨的。” 李声威轻轻叹了一声,拍了拍陈六合的肩膀,对陈六合说道:“小六子,昨天回来的吧?你郭爷爷因为公务缠身,腾不开时间去接你,不要怪你郭爷爷。” “李叔叔太客气了,我明白老首长的难处,更清楚老首长的心意,没关系的。”陈六合笑吟吟的说道,他对郭治军的称呼很特殊,不是跟沈清舞一样喊郭爷爷,而是叫老首长! 能被陈六合叫一声首长的人,整个世界上,也就只有郭治军一个人了! 原因无他,因为从真正意义上来说,陈六合一直都是郭治军的兵,哪怕是他最终晋升少将,成为华夏最神秘部队之一的长官,也是郭治军的直属下属。 李声威欣慰的点点头,道:“你会这样想就好了,老首长可是怕你想歪了啊。” 陈六合笑了笑说道:“沈家现在的朋友不多,老首长绝对算得上一个,这辈子都变不了,也不可能会变!若没有老首长的照料,沈家恐怕早就被人拆成废墟、不复存在了。” “小六子,这话言重了,只要有你和清舞在,沈家就会在!这一点,我们始终坚信!”李声威对陈六合语重心长的说道。 顿了顿,李声威又道:“老首长让我代他向你们兄妹两问个好,等他处理完手头上的公务,会抽时间来看望你们的!” 陈六合点了点头:“老首长有心了。” “他老人家还说……”李声威对陈六合道:“他说,他想你小六子了,见面后,一定要和你这个小家伙好好喝几杯……” 陈六合咧嘴直笑,重重点头:“帮我向老首长说,小六子等着他。” 李声威也跟着笑了起来,再次拍了拍陈六合的肩膀,旋即又叹了声,道:“你们兄妹两,受委屈了啊,不容易,真不容易。”

上一篇   第2831章 李声威

下一篇   第2833章 更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