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6章 一个少年!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826章 一个少年!

说着话,郭子豪几人猖狂的大笑了起来,转身就要离去! 忽然,谭志毅又顿足回头,目光直射陈六合身后的鬼谷,道:“老不死的,我听说,你之所以会出现在京城,是为了医治沈清舞的双腿?” 鬼谷只是不咸不淡的抬了抬眼皮,一句话都没说,谭志毅接着说道:“我好心警告你,沈清舞是不可能再站起来的,你死了那条心吧!不管你有没有让她死灰复燃的本事,都最好量力而行,不想把小命丢在京城,就立刻滚蛋!” “如果我不走呢?”鬼谷淡淡的问道。 “不走?那就让你跟着陈六合跟着沈家一起灭亡!太多的人都不希望沈清舞能重新站起来,你算老几?凭你也想力挽狂澜?”谭志毅冷笑的说道。 “那我现在还就告诉你,我真的有这个本事,你们等着沈清舞重新站起来的那一天吧,这件事情我管定了!”鬼谷态度强硬的说道,丝毫不惧眼前那帮一个个家世恐怖的公子哥。 “不知死活,看你的面相,就知道老死不得善终,既然你要自寻死路,那你就好自为之。”谭志毅狞笑一声,随后什么也不再说了,转身要离开沈家大院! 一行人浩浩荡荡,来时嚣张,离时更加的跋扈猖獗。 然而就在他们快要离开的时候,陈六合忽然开口了:“我有说过要让你们离开了吗?” 此言一出,别说是郭子豪等人了,就连沈清舞跟鬼谷,都是神情一怔,皆是看向陈六合,不明白他又想搞什么,难不成到最后,还是按耐不住心中怒火,要冒险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未免也太让人失望了一些…… 郭子豪等人回头看着陈六合,眼中没有半点恐惧,反而闪现出了凛凛神采,较有兴致的看着陈六合。 “废物,难不成,你还想如何吗?我很期待你能给我们带来惊喜。”郭子豪跃跃欲试般的说道,他本就在期待这种情况出现。 陈六合没有着急说话,而是看了眼沈清舞,投去了一个宽慰的眼神,轻声道:“放心吧小妹,哥做事,自有分寸!今天这口恶气,咱们是要咽下,但这帮小丑撞毁了咱们家的院墙,就想这样离开,那也未免太便宜了。” “我陈六合成为笑柄没关系,但总不能让沈家的颜面丢的太狠。”陈六合说道。 沈清舞蹙着眉头略微思忖,似乎明白了陈六合想要做什么,她浅浅一笑,道:“清舞不管,沈家,是哥在当家做主。” 陈六合咧嘴笑了起来,这才重新看向了郭子豪等人,说道:“我不想如何,但你们今天把我们家的院墙撞毁,总不能这样一走了之吧?是不是多少得留下点什么?” “撞了又能如何?陈六合,有本事,你就把道道划下来,我们接着便是!”谭志毅冷笑的说道:“还想让我们留下什么?把我们的小命留下来给你,要不要?” 陈六合摇头:“你们的命不值钱,何况在我眼中你们已经是迟早都得英年早逝的死人了,这个结局不可能有人可以改变的了!” “野种,看样子你一天不说大话,你就活不下去了!!!”方文赋怒声说道。 陈六合耸耸肩,自顾自的说道:“你们的命呢,我现在不要!但你们想就这样离开,也不会有那么简单!我看要不这样吧,跪到墙根去,对着我们老沈家的砖瓦磕几个响头,表示一下你们的歉意,这事我就当做没发生,如何?” 听到陈六合的话,郭子豪等人都是一楞,旋即气极反笑了起来,笑声是那般的刺耳与嘲讽!同时也让三人的脸上忍不住浮现了无比恼怒的神情! 向沈家的砖瓦磕头致歉?这不是羞辱是什么?这是在说,他们三个一线的公子哥,还不如沈家的一砖一瓦尊贵值钱吗? “陈六合,我看你是疯了,你也太没有自知之明了!你今天跪下来给我们磕头致歉,看看我们今后会不会高抬贵手,让你活得不再这么痛苦?”郭子豪怒声说道。 陈六合不予理会,自顾自的说道:“你们让沈家丢掉了尊严,那今天就留下你们的尊严再走吧,这样合情合理。” “跟这样雷声不大、更无雨点的溅种没什么好说的!他也就是一张嘴巴了,做不了什么,我们还是走吧。”方文赋不屑的说道。 谭志毅点点头,盯着陈六合说道:“溅种,我们现在就从这里走出去,看看你能把我们怎么样!” 说罢,谭志毅第一个扭头就走,方文赋紧随其后,郭子豪则是轻蔑凝视了陈六合跟沈清舞一眼,也转身离去! 一行人,大步离开,陈六合却毫无言语,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似乎在自行打脸,刚才所说的话,全都成了废话,拿这些人,毫无办法…… 与此同时,庭院外,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个少年,少年身材不高,显得有些消瘦,清秀的脸上! 仅仅十七八岁的年纪,却仿佛有着一种天生对这个世界的偏颇与怨恨,好像这个世界都欠他的一般,眼神给人一种冷厉的感觉! 他站在这里不知道已经有多长时间了,但有一点可以确定,他把刚才在沈家庭院中所发生的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但他毫不动弹,没有进门,也没有离去! 此刻,那帮在沈家庭院中大肆羞辱了一翻的人,已经出了庭院,为首的三人,一只脚已经跨出了门槛! 突然,少年感受到了一道目光远远的注视而来,他抬头望去,透过人群的缝隙,他看到了,是站在庭院中的陈六合,远远的看着他。 目光中,透露着一种审视,还有淡淡让他琢磨不透的笑意,仿佛是在无声诉说,小子,这是你唯一一个能在我面前好好表现的机会! 少年一双狭长利索的长眉微微上扬,眼中出现了一抹沉凝之色,似乎是在思考与挣扎着什么,但很快,他的眼神就重新变得锐利了起来!

上一篇   第2825章 死人住所

下一篇   第2827章 一夫当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