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2章 死期到了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782章 死期到了

听到陈六合的话,苏瑞明的身躯明显颤颠了一下,旋即吃力的抬了抬鲜血淋漓的脑袋! 此刻的苏瑞明,的确很惨,浑身是血,脑袋上也不知道被开了几道口子! 一张面孔,也是被打的面目全非,那模样,惨到了极点,至少比今晚陈六合看到苏小白的时候,要惨了许多! “我……看你们……今晚怎么……收场……”苏瑞明颤颤巍巍的说道,连句利索话都说不顺畅了,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遭受过这样的欺凌,从来没这么惨过! “这点就不劳烦你来操心了!我敢开这个头,自然就有办法收场!我不但能把场收的很好!我还要让你们苏家毫无作为!” 陈六合低睨着苏瑞明,说道:“想卖我求荣这一点,我并不反对,我也没什么意见!只不过,做人呢,一定要学的精明一点!首先要搞清楚敌我差距!” “你们连我的底都没摸清楚,就跟我摆开阵仗来叫板,是不是有点草率和可笑了?”陈六合心平气和的问道。 苏瑞明咬牙切齿,没有说话,不知道是因为失血过多而神志不清,还是因为今晚真的被陈六合跟苏小白两人给打怕了,不敢再次叫嚣什么! 苏小白小心翼翼的对陈六合问道:“六子哥,接下来咱们怎么办?”他虽然对陈六合很有信心,但心中也是没底,不知道陈六合接下来会做什么! 陈六合懒洋洋的坐在沙发上,道:“怎么办?自然是等了!该做的事情我们都做完了,该出的气,也出了!当然要等你这个好堂兄和你的好大伯出招了!” “不过,他们的效率可真低啊,这么长时间了,还没赶来。”陈六合嗤笑摇头。 这句话刚刚落下,忽然,陈六合就扭头看向了包间之外,因为外边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不一会儿,就看到一大帮穿着警服的民警气势汹汹的冲进了包间! 这让陈六合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还真有那么一点说曹操曹操就到的意思! 这帮民警,可不是一般的民警,陈六合注意到,他们的衣服上,都写了特警两个大字。 这倒是让陈六合的神情微微一肃,眼睛也微微眯起了几分,直接出动特警,这个手笔可不小啊,看样子,在暗地里,苏耀辉和某些人,没少做准备啊! “别动,全都不许动,把手举起来,举过头顶!”特警们鱼贯而入,第一时间就把整个包间内的情况给控制了起来! 并且这些特警都是有备而来,一个个都全副武装,手中都拿着已经拉开了保险栓的手枪,子弹已经上膛,随时可以开枪射击! 十多个特警两秒钟之内冲进来,还有不少特警在包间外封锁了廊道,这个阵仗不可谓不大了,吓的苏小白都是心中微微一颤。 面对这个阵仗,陈六合并没有托大,很识趣的听从了命令,乖乖把手举过了头顶,做出一副我很配合,我不会乱来的架势! 苏小白有样学样,也没有丝毫反抗的意思! 因为陈六合很清楚,这帮人一定是带着苏耀辉的指令来的,甚至是带着京城某些大佬的指令来的!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陈六合稍微敢有一点不配合和过激,都不排除这些特警中,有人敢直接开枪把他射击的可能性! 因为,对方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让他陈六合万劫不复! 所以,对很多情况,对每一个环节,都心知肚明的陈六合,自然不会给对方一丁点找到突破口与破绽的机会! “哈哈哈……陈六合,你完了,你的死期到了……”这一刻,苏瑞明再次变得兴奋了起来,似乎身上的伤势对他来说,都没有太大的影响,神情亢奋! 陈六合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只是把目光落在那些特警的身上,最终定格在其中一名中年男子的身上! 这人也穿着特警服,但气质和气势都不同,站在最前沿,显然就是这些特警中,最高指挥官级别的存在。 “把犯罪嫌疑人给我控制起来,统统带回去!”中年男子打手一挥,下达指令! 登时,一大帮特警蜂拥而上,把陈六合跟苏小白两人围了起来! 他们没有半句废话,直接把陈六合给按倒在了沙发上,把陈六合的胳膊反拧在了腰后,动作干净利落,野蛮粗暴! 另一边,苏小白也没好到哪里去,被同样的方式给制住,疼的他哇哇大叫。 陈六合仍旧没有丁点反抗的意思,任由双手被考上了手铐。 “哈哈,陈六合,你刚才不是还很狂吗?不是还很嚣张吗?不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吗?现在怎么了?一点脾气都没有了?我就说了,你这个废物只会装腔作势,你等死吧!” 看到这一幕的苏瑞明猖獗的嘲笑了起来! 陈六合还是没有去搭理苏瑞明,他的脸上也看不出太多的担忧和恐惧,仍旧静如止水! 在几名特警的擒制下,陈六合被押着起身,他看向了那名领队的特警,道:“哥们,今晚的事情,大家都是心照不宣,你有你的任务是没错,但这样做,真的好吗?这潭浑水可不好淌啊,你淌进来了,怕是等下想抽身都难了!” 听到陈六合的话,中年特警皱了皱眉头,义正言辞道:“你所说的心照不宣是什么,我不知道!我穿上这身衣服,就要奉公执法,现场的情况已经一目了然了,你们有什么冤屈,回队里在说个清楚吧。” 男子大手一挥,就要把陈六合跟苏小白两人带走! 可陈六合自然不会让对方得逞了,他心里清楚的很,不能反抗归不能反抗,但一定不能被对方给带进去,不然的话,那情况可就危险了,不亚于羊入虎口! “等等!”陈六合大声喝道,中年男子凝视了陈六合一眼,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