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5章 猖獗无度!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275章 猖獗无度!

“教官,快来局里,有情况!”电话一接通,就传出张跃飞急促的声音,陈六合的神情微微一凝。 挂断了电话,低头看了眼沈清舞,却发现这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正睁着一双清澈灵动的眼睛静静望着他。 “哥出去一会儿,你在这里陪秦墨浓。”陈六合拍了拍她的肩膀。 沈清舞抬起俏脸,轻声问道:“来了吗?” “嗯,和我预想中的差不多。”陈六合微微一笑。 沈清舞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只是说道:“哥,你小心点。” “该小心的是他们!”陈六合透露出强大的自信,起身离开了病房。 沈清舞没有说话,只是操控着轮椅来到窗前,默默的看着陈六合走出医院,消失在街道尽头,她才收回了眼神。 当陈六合赶到国安局大楼的时候,这里已经戒备森严,人满为患,这次特别行动组的最高执行长官徐庆宝在场,还有警方的高级官员也来了,军方的人也来了,足以见得,对这次事件如何重视。 “什么情况?”被人接到一间偌大的会议室,陈六合开门见山的说道。 徐庆宝和张跃飞双双迎了过来,两人的脸色凝重,张跃飞道:“凌晨四点四十四分,市局收到了一份匿名快递,快递里面是一枚没有启动的炸弹装置,还有一盘录影带!” “录影带?什么内容?”陈六合问道,跟几名从未见过的警方高官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你自己看吧。”徐庆宝说道,让人打开了办公室的投影设备。 顿时,一段模糊的影像出现,是一幅幅战火连天浮尸遍野的画面,伴随着一个明显被处理过的声音。 “圣光将降临世间,众生将得到解脱,我代表圣灵释放你们,愿这世界,再没有束缚和压迫,圣主与你同在!” 陈六合面无表情的嗤笑了一声:“这圣殿的人文化程度是有多低?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么老掉牙的台词,该换换了。” 他的话语让人苦笑不得,但谁都没说话,因为最重要的信息,在后面。 “今天上午华夏时间十点整,圣光将笼罩这座城市,全世界都会震惊,卑微的生灵,准备迎接圣主的宠幸,你们将会重获新生与自由......”断断续续的话响彻在会议厅当中。 徐庆宝用拳头狠狠砸了一下会议桌,破口大骂:“这帮疯子!他们想干什么?啊?!还圣光笼罩这座城市,要是被我抓到,我把他们全都送进地狱!” 张跃飞沉着脸说道:“事情跟教官预想的一样,圣殿的猖獗程度已经令人发指,果真在行动之前给予我们通知,这是在挑衅,挑衅我们的威严,挑衅华夏的威严,这次我们一定不能让他们得逞,必须把他们扼杀摇篮当中!” “没错,这次一定要让他们有来无回,让这些恶贯满盈、胆大包天的恐怖分子牢牢记住,华夏威严永远不容侵犯,华夏大地永远容不得他们踏足!”一名扛着大校军衔的军官怒声说道。 “当务之急,先不说这些了,我们还是仔细研究一下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吧,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圣殿的手段我们大家都很清楚,一旦有所疏漏,将会是一场不敢想像的灾难!”警界高官神情肃穆的说道。 陈六合眯着眼睛没有说话,脑中在思考着什么,徐庆宝和张跃飞两人都下意识的看向了陈六合,在他们心中,陈六合早已经成为了他们这次行动的主心骨,也是最有依仗的利器,有他在,才能让他们像是吃了颗定心丸! “教官,你有什么看法?”张跃飞开口问道,除了徐庆宝之外,其余的人都不禁皱了皱眉头,不明白如此事关重大的案件,张跃飞怎么会询问一个青年,这个青年虽然在乔天商场有过惊艳的表现,但他似乎并没有资格参与此事。 陈六合没有立即回话,而是看向投影上的画面,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他在脑中不断揣摩着他对圣殿的了解,一丝细节都不放过,因为他现在首先就是要搞清楚一点,圣殿到底想做什么,想怎么做! 半分钟过去,也不见陈六合开口,张跃飞和徐庆宝很有耐心,可其他人就有点不耐烦了,一名警界高官说道:“张局,这么重大的事情,你询问一个普通青年能得到什么答案?不能这般儿戏,我看还是先请他出去吧,接下来我们要商讨的事情都是绝对的机密,万万不能泄露出去。” 张跃飞刚想说话,陈六合就摆摆手打断了他,笑了笑,抬眼看去,对那警界高官道:“那你说说看,你有什么见地?” “我有什么看法似乎不用向你汇报?而且恕我直言,我不认为你在这里能对我们有什么帮助,这不是小打小闹,而是真正丧心病狂的恐怖事件,我不知道张局为什么会把你请来,但最好,你还是离开,时间紧迫,不要影响我们商讨对策。”境界高官说道。 “你说的很有道理,时间紧迫,如果你没有什么好的见地,那就乖乖的坐在那里给我闭嘴,不要影响我们商讨对策,不要以为穿着一身鲜亮的衣服,就能在任何时候对任何人盛气凌人,我会出现在这里,自然是有道理的!” 陈六合淡淡的说道,他环视了一圈:“而且这件事情要是没有我,你们恐怕还真做不好,不要因为一双狗眼,而误了大事?” “你说什么?”境界高官拍案而起,怒目而视,其他人的脸色也是难看。 徐庆宝的神情沉冷,怒拍桌面,瞪着对方说道:“如果不想参与这件事情就给我滚出去,都什么时候了?还在那里摆着官威,是不是做官做习惯了,已经不知道自己的职责所在?我告诉你们,这件事情要是处理不好,我们在座的,全都可以吞枪自杀了,还有什么颜面活着?!” 顿了顿,他道:“陈六合同志是我和张局长一并请来,他将会是我们手中最大的利器,也绝对是这次行动中不可或缺不可替代的一部分,你们要是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可以退出这次行动,让别人来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