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9章 驱逐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769章 驱逐

不等苏耀辉回答,陈六合就道:“其中有一句话说的是一针见血,他说你,雄才有余智谋不足!” 顿了顿,陈六合又道:“其实我觉得,苏爷爷走的时候,最放心不下的不是我,也不是苏小白,恐怕是接下来由你掌管的苏家啊……” 听到这话,苏耀辉的双眉狠狠一凝,深深凝视着陈六合,半响后,他才收回了目光,道:“苏家不会倒塌,只会越来越好!虽然老爷子走了,对苏家来说打击非常沉痛,但我相信,这只是时间问题,有我在,苏家不会败落!” 陈六合缓缓一笑,道:“你还很自负。” 苏耀辉道:“我父亲在世的时候,就是太念旧情了,不然的话,也不会一辈子都待在江南省,凭他的能力,早就可以更进一步了!若不是因为你们沈家,也不至于如此。” “我跟我父亲不同,我的心里只有苏家,为了能让苏家更好,我只会做出最正确的决定,而不是意气用事。”苏耀辉沉声说道。 陈六合挑了挑眉头,道:“哦?我想我已经明白了你的意思!难道你连苏爷爷临终前的嘱咐也不想听了吗?” “身不由己啊……”苏耀辉抬头看着漆黑夜空,重重的叹了一声。 这一席对话,满含深意、暗藏玄机,以陈六合的智慧,自然能明白苏耀辉想要表达的意思! 这不亚于立场性的决意啊!言里言外,都暗示着,苏春雷离世之后,苏家立场性的巨大变动,苏春雷临终前最担心的问题,怕是一定会出现! 对此,陈六合竟然表现得无比平静,一点也没有恼怒愤懑的意思! 他再次叼上了一根香烟,动作潇洒的点燃,才开口道:“耀辉伯伯,凡事,可不要太一厢情愿了,也不要太过轻易的就做出决定和妄论!没有到最后,谁知道结果是怎样?” “或许你认为的正确决定,才是错到极致的决定!”陈六合笑着说道。 苏耀辉看着陈六合,也挤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道:“是吗?大势所趋的情况下,往往都会出现众望所归的结局!这次,怕是也不能例外吧?” 陈六合不以为然的笑了笑,道:“耀辉伯伯,你知道你跟苏爷爷之间最大的差距在哪里吗?” “愿闻其详!”苏耀辉轻声说道,对陈六合也没表现出丝毫的敌意,两人就像是两个老友站在一起聊着心事一般! “不是苏爷爷比你聪明多少,只是在眼光的深浅之上!你有没有想过,苏爷爷那么精明的一个人,为什么始终要坚持着立场,再艰难的时候,也不曾有过半点动摇?” 陈六合说道:“即便是在他临终之前,也一定要见我最后一面才肯撒手人寰?难道他看到的事件,没你清晰吗?还是说他不如你足智多谋?不如你眼光犀利?” 闻言,苏耀辉沉默了下来,但并没有深层次的去思考,显然,这个问题,他在心中早就有过思量与斟酌。 “老一辈过来的人,总是念着旧情,不愿放下一身的傲骨!”苏耀辉淡淡说道。 陈六合摇了摇头,道:“错了!那是因为苏爷爷太了解我们沈家了,也太了解我陈六合跟沈清舞了!所以他能看到你们所不能看到的!所以他的信念从来不曾动摇。” 苏耀辉看着陈六合,这一次看得更加深沉和仔细,半响后,他才道:“小六子,你的口才很好!但苏家的未来关乎重大!特别是在这种时刻,容不得我有半点马虎!” “我懂得!所以我并不想说服你什么!今晚跟你说这些,只是念在苏爷爷的情份上!” 陈六合淡淡的说道:“至于你要怎么做,我并不在乎!咱们的时间都还很长,走下去,相信都能活到结果出来的那一天!到时候,咱们以事实说话!” 苏耀辉没了言语,只是默默的把一根香烟抽完! 随后,他抬起手掌,在陈六合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一下,似乎是在表达着心中那复杂的情感:“小六子,不管怎么说,也要谢谢你来送我父亲最后一程。” “我看的出来,他老人家走的时候少了很多遗憾!这是你的功劳,在这一点上,整个苏家的人,都得感激你!” 说到这里,苏耀辉顿了顿,又道:“不过,我觉得你的好意已经做到了,老爷子最后一程你也送到了!没必要继续留在这里让你跟着一起受累了!” 陈六合歪头看着苏耀辉,神情平淡,缓缓道:“什么意思?” “走吧,机票我已经让人帮你准备好了,回杭城或者直接北上,随你意愿。”苏耀辉直视着陈六合说道,很坦然,眼神没有半点飘忽! 陈六合还没开口说话,苏小白就霍的从地下站了起来,一脸惊恼的说道:“大伯,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在对我六子哥下逐客令,要赶我六子哥走?” 苏耀辉神色平静的说道:“没有那个意思,只不过,这是我们苏家的事情,没必要让一个外姓人跟着我们一起受累罢了。” 苏小白炸雷了,声调拔高,愤怒难掩:“外姓人?什么叫外姓人?大伯,你做事不要太过分了!我六子哥在爷爷心目中的地位你很清楚!由六子哥送爷爷最后一程,是爷爷生前的希望,你现在要赶我六子哥走,这种事情你都做得出来?” 苏小白的声音很大,一下子就惊动了其他人,并且语气也是很不恭敬的! 要说苏小白平常对苏耀辉,还是很恭敬的,只不过,现在他有点忍无可忍了! 苏耀辉的脸色也狠狠沉了下来,愠怒的看着苏小白,呵斥道:“小白,注意你的态度和言辞!你在用什么口气跟我说话?还懂不懂得尊卑长次?” 苏小白一下子就被苏耀辉呵斥的没了脾气,只能重重的冷哼了一声,闭嘴不语,在苏家,对苏耀辉这个二代的第一人,他还是多少有些惧怕的!

上一篇   第2768章 鲜明立场

下一篇   第2770章 家门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