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7章 黑色的天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767章 黑色的天

在苏瑞明眼中,陈六合只是一个不自量力不知所谓的蠢货而已!特别是在沈老离世后,沈家都已经彻底没落,陈六合算个屁啊! 他的心中,更是对爷爷在临终前,没有见他,反而要见一个外人感到嫉恨与不满,更别说连苏小白都陪在爷爷身边,而他,就只能被挡在病房之外。 “放你个大臭屁!苏瑞明,你的嘴巴最好放干净一点!不然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苏小白怒声骂道,他跟苏瑞明一向水火不容,在苏家,苏瑞明明着暗着没少打压他。 平常情况,他都忍了,可今天苏瑞明动到了陈六合的头上,他不可能再忍! “怎么,还不允许我说吗?你们是不是做贼心虚了?”苏瑞明不依不饶的吼骂道。 陈六合深凝着眉头,仍旧不怒不噪,他的神情沉闷,相对平静,只是静静的看了眼苏瑞明,随后又看了眼苏耀辉,道:“苏伯伯,这也代表着你的意思吗?你确定你不管管?” 苏耀辉这个人向来不善言辞,为人向来偏向阴沉,是个城府极深之辈。 他当即就怒斥了苏瑞明一声,道:“放肆!你爷爷刚走,余温未散,岂能容得你这样放肆?你是想让你爷爷走了都得不到宁静吗?你这个不孝的东西!” “爸……”苏瑞明焦急的喊了一声。 身居高位惯了的苏耀辉还是很识大体的,没给苏瑞明说话的机会,呵斥道:“闭嘴!给我老老实实跪在你爷爷面前忏悔!!!” 苏瑞明张了张嘴巴,但最终还是没说出什么,只好闷声闷气的跪下,只不过看向陈六合跟苏小白两人的眼神,充满了怨恨! 苏耀辉这才对陈六合说道:“小六子,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瑞明他不懂事,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陈六合淡淡的摇了摇头,看了苏春雷的遗体一眼,才道:“放心吧,苏老刚走,我不会在他面前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 “只不过,你的儿子,你该好好管管了!”陈六合轻声说道。 苏耀辉沉了沉脸色,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也没人知道他此刻在想些什么。 苏小白冷哼一声说道:“爷爷一直在坚持着,提着一口气就是为了能最后见六子哥一面,刚才,爷爷把该嘱托的事情都嘱托完了,才油尽灯枯的……” 陈六合摆摆手,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老爷子刚走,需要的是辞世之礼好入土为安……” 苏耀辉对其他人吩咐道:“抓紧去准备一下父亲的后事……” 苏春雷死了,死在了这一年这个夏季的一个上午,辞世时间,八点四十七分,享年六十六岁…… 做为一路仕途辉煌,曾担任过江南省三把手、二把手且最终定格在一把手的苏春雷,他的离世,对整个华夏大地来说,自然都是一件能够引起轰动的事情! 这一天,整个江南大地都震了三震,连京城,都发来悼词,沉痛哀悼苏老的与世长辞,表达出无尽的悲伤与沉痛…… 而江南省,就更不用说了,简易搭建的灵堂内,来送别苏老的宾客络绎不绝,在第一时间,几乎在江南省有头有脸的人,都亲自到场了…… 整个灵堂内,披白挂黑,哀声漫天! 陈六合没有像苏家人一样带孝号,但他的腰间,也绑了一根麻绳,寓意着他不是苏家直系亲属,但他跟苏家有着不亚于亲属般的紧密关系。 夜晚,广城的漆黑天空,忽然雷鸣闪电,下起了毛毛细雨! 苏春雷的灵堂内,灯火通明,直到这时,仍旧是来送别的宾客接踵不息。 从这一点就能看出,苏家在江南的地位到底有多高,而苏春雷在江南的地位,又有多高!他是真正的封疆大吏! 在灵堂内待了一天,陈六合走到灵堂外透气,站在细雨绵绵之中,陈六合的心情并不能得到丝毫的缓解。 苏春雷的突然离世,对他的打击也实在太大了,苏春雷走的太突然了,突然到陈六合根本就没有做好准备。 像苏春雷这样的老人,还在世的,已经不多了,真的很少很少,走一个,就少一个了…… 想起今天上午沈清舞从京城打来的那个电话,陈六合的心情又免不住悲伤了几分! 在电话中,小妹的语气虽然显得平静,只是比往常稍微低沉了那么几分! 但陈六合知道,小妹一定哭了,因为苏春雷那一代人,在他和沈清舞两人的心中,有着非常特殊的位置! 特别是苏春雷这种,当爷爷在世的时候,他就跟沈家的关系莫逆,甚至可以说是被爷爷当做门生来培养的人!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苏春雷寄托了陈六合跟沈清舞两人对沈老爷子的思念之情。 现在苏春雷也走了,让陈六合跟沈清舞两人如何能不悲痛? 特别是在这种关键时刻,苏春雷走了,对陈六合来说,也会是个沉痛的打击,不亚于斩断了他的一只利爪,或者说,崩塌了他身后一座巍峨的靠山。 让他入京之后的路会更难走一些,少了一张及其厚重的王牌! 点燃一根香烟,陈六合用力的吸了几口,烟味入肺,仿佛想用这种方式,来让自己的心绪变得好受一些。 仰头望着漆黑如墨的夜空,陈六合长长的叹了口气,久久无言…… 身后传来脚步声,陈六合没回头,苏小白来到了陈六合的身旁:“六子哥,还有烟吗……” 陈六合歪头看了苏小白一眼,掏出香烟递给了他,并且亲自帮他点上。 此刻的苏小白,更加的悲痛与憔悴,眼睛到现在还是红的,早就哭肿了! 要说苏春雷离世,打击最大的,恐怕就要属苏小白了,这就意味着,他最大的依靠与保护伞没有了,从这一刻开始,毫无疑问,他的处境将会很难! 在一个不待见他的大伯在苏家当家做主的情况下,他被边缘化是必然出现的情况,况且还有一个怎么看都看他不顺眼的堂哥苏瑞明?不被欺凌,就已经算得上是幸运了!

上一篇   第2766章 飞来横祸

下一篇   第2768章 鲜明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