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2章 情况不妙(第六更!)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272章 情况不妙(第六更!)

晚上,九点半,陈六合求爷爷告奶奶的把慕青烈这个小美妞送出了会所,拒绝了去飙车的邀请,看着银白色的阿斯顿马丁缓缓驶出停车场,他才松了口气。 他现在对这个小美妞真是烦不胜烦,自从知道他在这里上班后,这小妞基本上每隔一天都要跑到这里来消遣,而且每次来都指定道姓必须要他作陪,不然就吃霸王餐,而且还要带人来砸场子。 做为慕家的女人,要砸一个场子自然是分分钟的事情,陈六合不得不屈服在这个小美妞的淫-威之下,堂堂副总经理,竟然悲催的被当成了陪酒男公关使用。 摇了摇头,陈六合摸了摸胡子拉碴的下巴,有些感慨,一个男人长得太帅了果然是个负担,魅力太大了更是一种累赘。 就在他要转身走回会所的时候,陈六合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竟然是沈清舞打来的,这倒让陈六合有点奇怪了,要知道小妹可是很少给他打电话的。 “哥,墨浓姐今天一天都没去学校,似乎出了什么状况,她一个人居住,我有点担心她,你帮我去看看。”沈清舞空灵的声音从电话中传出。 陈六合一惊一乍:“啥?小妹,你让我去找那个娘们?呵呵,你又不是不知道她一看见我就来气,我怕我突然出现在她家,会把她吓死。” “哥,去看看吧,墨浓姐从来没有一声不响就不去学校的情况,打她电话也没人接听,我不太放心。”沈清舞声音平淡的说道。 翻了翻白眼,陈六合道:“把她地址给我。” 挂了电话,陈六合禁不住苦笑了一声,这特么又是什么破事?也就小妹开的口,要是换做别人,他才懒得去搭理这桩倒霉破事。 收到了地址,离这里有点远,陈六合没骑三轮车,苦巴巴的跑到黄百万那里顺来了一百大洋,跑到大街上打了一辆出租车。 别问陈六合同志为什么这么穷,这个家伙的身上就没有带钱的习惯,似乎走到哪里都习惯了骗吃骗喝。 秦墨浓没有住在学校分配的教师公寓,而是自己在杭城市区里买了一套小单元的套房。 照着地址,陈六合找到了秦墨浓所住的单元楼,在楼下看了看,秦墨浓所住的单元内没有灯光。 撇撇嘴,屋里压根没人,这娘们十有八-九不知道跑到哪里潇洒去了,不过这件事情是小妹交代的,陈六合也不能只做做样子,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屁颠颠的跑了上去。 四楼一单元,陈六合“砰砰砰”的敲门,可过了半响,门也没个动静,显然屋内是空的,如果有人,就算在睡觉,也早就听到了。 “白跑一趟。”陈六合不爽的嘟囔了一声,转身就要离开,但忽然又顿住了:“电话不接,也没去学校上班,莫名其妙的玩消失?这似乎不像是秦墨浓这种知性严谨的女人会做的事情?” 蹙了蹙眉头,陈六合再次退回了门边,用耳朵贴在了防盗门上,听力全神贯注的集中起来。 开始还很安静,什么动静都没有,但几秒钟过后,陈六合心中猛然一惊,有呼吸!虽然很细,很微弱,但是陈六合绝对听到了,这是呼吸声! “秦墨浓,我知道你丫在里面,赶紧开门!”陈六合用手掌拍打着防盗门。 “赶紧麻溜的,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只要看一眼,确定你完好无损,我就好回去跟我小妹交差啊,不然小妹还说我办事不利。”陈六合边拍边喊,但门内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这时,陈六合终于发现不对劲了,他的脸色变了变,道:“秦墨浓,开门,再不开门我翻窗户进去了!” 还是没动静,陈六合也不禁有些担心了起来,事出反常必有妖,里面有人却没有回应,只有一个解释,一定是出事了。 他用最快的速度狂奔下楼,站在单元楼外抬头望着四楼,客厅的窗户口装了防盗窗,只有卫生间的小窗户没有防护,而且窗户是开着的。 粗略计算了一下,约莫有十五米高的距离,陈六合一个助跑冲刺,足下奋力一蹬,整个人跃起了不可思议的三米多之高,手掌在墙上一撑,双脚很轻巧的在墙上一顶,身躯再次蹿上了两米,然后手指扣着墙壁上的一点点悬沿,再次借力。 他整个人就跟没有重量一般,在墙壁上迅速上窜,动作流畅不已,简直跟电视上的蜘蛛侠没有两样,十五米的高度,几个眨眼间就被他勾到。 幸好此刻小区楼下没有人,不然看到这一幕绝对会被惊呆,这特么的简直就是一个飞天大盗啊,有这样的伸手如果去从事盗窃行业,绝对前程似锦、风生水起。 从窗户口爬进了卫生间,陈六合落地的时候没注意,碰掉了什么东西,只感觉一个衣架罩在了头上,上面挂着七零八落的布装物件,摸上去很丝滑很柔顺。 定睛一看,陈六合差点没骂娘,这特么是一个衣架没错,可却是一个挂满了女性内衣内裤的衣架。 红色的、白色的、黑色的,蕾丝的、镂空的、半透明的,玲琅满目,还散发着丝丝香气,并且还有两双超薄的透明裤袜散落在他的肩膀上,一双是肉色的,一双是灰色的,简直让人血脉喷张。 看到这些充满了赤果诱惑的女性贴身物件,饶是陈六合都是感觉一阵热血往上直窜,有些血脉喷张的感觉。 咽了咽口水,陈六合低声嘟囔了一句晦气,依依不舍的把衣架从新挂了起来,不忘多看了两眼夹子上夹着的两对文胸,禁不住说道:“没想到秦墨浓这娘们还挺有货的,目测至少34d了,啧啧,绝对够挺又够用。” 走出卫生间,陈六合借着窗外射进来的灯光,清楚的看到了房间内的情况,在客厅的沙发上,赫赫然躺着一具娇躯,不是秦墨浓还能有谁? 陈六合下意识的感觉到不好,第一时间把大厅的打开,赶忙走了过去。 -------- 鲜花鲜花,求鲜花,大红这么给力,鲜花走一波啊,宝贝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