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8章 大马金刀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268章 大马金刀

陈六合的霸气与狂妄,简直无与伦比,直接就要跟乔家二代中最有话语权的人对话,光是这种气势与魄力,就足以让人敬佩三分。 王金彪和王金戈两人同时皱了一下眉头,眼中不由自主的闪过一丝担忧。 不是他们瞧不起陈六合,而是他们太瞧得起乔晨峰了。 乔晨峰这个人可不是乔晨木能够相提并论的,两人至少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也同样不是乔云起能够比拟的。 不管是其分量还是地位,不管是在乔家内还是在乔家外,都要高出两人太多太多,称得上是乔家的中流砥柱,是大佬级人物,跺一跺脚都能抖三抖的那种。 “就你凭你还想让我三哥来跟你对话?陈六合,你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乔晨木说道。 陈六合不由分说的一个巴掌抽了下去:“打不打?”乔晨木吐出一口血水,趴在地下没有说话,陈六合又是把他头发拽起来,再一个巴掌。 “打。”陈六合面无表情:“既然是乔晨峰派你来的,那么这件事情自然要由他来收场,今晚除了他来,谁来了都不成,你不打这个电话,我就打死你!” 在陈六合的压迫下,乔晨木最终还是承受不了这种痛不欲生的折磨,拨打出了乔晨峰的电话。 等待是漫长的,陈六合倒是风轻云淡,脸上看不出丝毫波动,反而有些兴致勃勃,他也想看看,乔家所谓的中流砥柱,是什么样的货色。 而王金彪几人的脸色就不那么好看了,王金虎避开不谈,他就是个软弱怕事的人,毫无见地可言。 王金彪的脸色很难看,眼中一直在闪烁,似乎在权衡着今晚的利弊关系,又要怎么去处理这次事件,收这个场。 在这件事情中,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和波及,他要如何在陈六合和乔家之间做出最好的处理与周旋,在短短的时间里,他考虑了很多。 王金戈的想法就简单了许多,她只是在考虑这件事情可能带来的后果,心情也是复杂难言,她恨陈六合,但她也无法抗拒的感激陈六合,发自内心的不想陈六合有事,她后知后觉的发现,这个令人憎恨可恶的家伙,竟然成了站在她身前最有力的一座大山,已经第二次帮她挡风遮雨了。 至于王金龙,不必多说,他只考虑着谁能救他,怎么才能不死,他别无选择的把陈六合当人了他的救命稻草。 王金龙连滚带爬的跑进了别墅,搬出了一把太师椅给陈六合坐着,又恭恭敬敬掏出了香烟帮陈六合点燃。 “你倒是会来事。”陈六合嗤笑了一声,很理所当然的接受了这一系列马屁。 “陈大少,今晚你一定会救我的对吧?”王金龙小心翼翼的问道,脸上的泪痕都没擦干。 笑了笑,陈六合没有说话,这时,王金彪终于还是忍不住的走了上来:“陈少,这件事情会不会.......乔晨峰这个人......” 陈六合抬了抬眼皮:“把我叫来的是你,最先害怕的还是你?”今晚的电话,不是王金戈给他打的,也不是王金龙,而是这个王金彪。 王金彪的心中微微一颤,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什么,默默退到了一边。 半个小时左右,一辆黑色的宾利驶进,车门打开,走下了一个身材挺拔的中年男子。 男子留着一头短寸,穿着一套唐装,看上去五十岁左右的样子,他浓眉大眼算得上是方方正正,只不过眉宇之间有这一股浑然天成的锐气,无形中就能给人带来一种凶煞的压迫感,很有威严,让人不敢直视。 乔家老三,执掌着乔家杀伐的乔晨峰! “乔爷!”王金彪遥声对走进院子的乔晨峰躬身喊道,身在黑道,更能了解乔晨峰的威名赫赫,对这个中年人,他不敢有半点不敬。 乔晨峰看都没去看王金彪一眼,眼神落在了鼻青脸肿满身鲜血的乔晨木身上,两道浓眉凝在了一起,脸色变得更加阴沉,看之就让人心生不安。 “三哥,救我,这个王八蛋想打死了,他根本就不把我们乔家放在眼里!”乔晨木看到了救星,挣扎着扑了过去,嘴中哭喊。 乔晨峰脸色沉冷:“哭什么?站起来说话,丢人现眼的东西。” “三哥,就是那个人,你一定不能放过那个狗畜生,他就是陈六合,三番两次跟我们乔家做对的就是他,扬言要给我们乔家带绿帽的也是他!”乔晨木神情凶怒的指着陈六合,恨不得把陈六合抽筋扒皮喝血。 “闭嘴!”乔晨峰怒斥一声,吓的乔晨木一个哆嗦,立马收声。 一双虎目转过,落在陈六合身上,乔晨峰眯了眯眼睛,道:“你就是陈六合?”他上下打量:“果然是英雄出少年,闻名不如见面。” 陈六合掏了掏耳朵,也打量了一圈乔晨峰,笑道:“这个套路就有点让人摸不透了,我知道我很优秀,但做为乔家人,初次见面就夸我,我还是有些不习惯。” 乔晨峰不苟言笑:“我只是说了句实话而已,不过,年轻人有本事是好事,但持才倨傲甚至是不知天高地厚,就很危险了,你知不知道在杭城,每年有多少像你这样自命不凡的年轻人被沉到河底吗?” “我倒是很期待乔家能把我沉到河底,不过就怕你们乔家没那个本事。”陈六合笑吟吟的说道,坐在凳子上始终都没有起身,这就是一种最赤果果的轻视。 “本事不是嘴巴上说的。”乔晨峰淡淡说道:“年轻人,我知道你来头不简单,你的资料在我的书房里至少有一本书那么厚,但那都是过往云烟了,你的能量与威慑力大不如前,顶多只是在垂死挣扎。” “给予我这种评价的人很多,但你放眼望去,即便再恨我的人,敢对我动手吗?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他们不敢,为什么?因为他们仍然怕我。”陈六合笑道。

上一篇   第0267章 乔家老三

下一篇   第0269章 狂妄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