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6章 玩球!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026章 玩球!

吃过饭,陈六合跟黄百万两个人大摇大摆的回到了会所,黄百万继续站在大门口处充当门卫,看着进进出出来来往往形形色色的人,乐此不疲。 如果有一些派头不错的,还能看到他舔着脸上前去搭讪几句,十足一副让人不敢恭维的狗腿子相。 那副尊容的确容易让人心生轻视和鄙夷,但此刻站在门口的几名保安,却没一个人敢对黄百万投去任何一丝拥有异样的目光。 经过昨晚的事情,他们绝对相信,这个看上去毫无闪光点的刁民,是个敢动辄玩命有雄心豹子胆的主。 就算没有亲身经历昨晚惊心动魄的事件,也都道听途说,虽然秦若涵三令五申,但真正想封住所有人的口,显然还是不太可能。 坐在大堂沙发上看了一会儿黄百万的作态,陈六合哑然失笑的摇了摇头,旋即站起身朝会所内走去。 他没回办公室,竟然破天荒的四处晃荡,看着一个个衣着妖娆暴露的陪酒妹和女客人,心请那叫一个舒畅。 当然,用陈六合自己的话来说,那就是尽心尽责的巡视,做为一个团伙的重要领导人,必须要深入群众打入群众。 至于到底是群众还是裙中,只有陈六合自己心知肚明。 “六哥好。” “六哥今晚这么有闲心啊?不如妹妹陪你喝两杯怎么样?” 所过之处,许多会所内的员工都对陈六合恭敬问候,无论是保安还是服务生,亦或是陪酒妹,这种受欢迎程度,委实让陈六合自己都有些诧异。 他不知道的是,昨天晚上的事情经过一天一夜的发酵,在这些员工的圈子内越传越神,陈六合在这些人心目中的地位已经无限伟岸,神乎其神! “哎哟,六哥来啦,六哥,要不要姐姐喊两个新来的小妹陪你消遣消遣?姐姐保证个个都是细皮嫩肉、胸大多汁。” 来到二楼ktv区域,恰巧碰上了主管陪酒妹的红姐,只见着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美妇人赶忙迎了上来,态度那叫一个热情,就恨不得往陈六合身上贴了。 陈六合脸上挂着笑容,看着眼前这个熟得快要滴出水来的娘们,别说,还真是诱人,除了年纪稍大一点,有三十多岁外,其他不管是身材还是样貌,都没得说,再加上那股子骚劲,属于能轻易勾起男人欲望的类型。 哈哈一笑,陈六合一巴掌不轻不重的拍在了红姐的肥臀上:“红姐,还叫什么小妹,有你这个熟瓜不就行了吗?我相信你肯定比她们水嫩多汁。” 红姐顿时做出一副娇羞的模样,对陈六合抛了个千娇百媚的小媚眼,趁势往陈六合的怀里靠了靠,道:“原来六哥喜欢姐姐这种成熟型的啊?姐姐倒是想随时为六哥张腿,不过今天可不行哦,姐姐的亲戚来啦......” 陈六合装出一副遗憾的表情,手掌在红姐的胸口抹了一把,道:“没事,咱们来日方长。”这个日字,委实被陈六合咬出了一翻风味。 “咯咯,那就这么说定了,姐姐可是等你来日哟。”红姐媚眼如丝。 “哈哈,好!”跟红姐挑逗了一会儿,陈六合就向三楼走去。 话说他来会所也有两天了,可丫还没到过三楼的休闲区和四楼的美容区呢,他现在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这个团伙高级领导,似乎很不称职。 相对二楼和一楼来说,三楼就安静多了,放着优雅的轻隐约,这里的服务生和服务小妹也都穿的很正统,男的是西装裤小马甲,女的则是高开叉旗袍以及透明肉丝。 这让万女眼前过,独爱腿与丝的陈六合来说,是个意外的惊喜,有一点他不得不佩服一下秦若涵,这娘们挑服务小妹的眼光,还是很毒辣的,个个的水准都在及格线以上啊。 “六哥。” “六哥晚上好。” 现在的陈六合,绝逼是会所内人气最高的一只,不管走到哪,就没有不认识他的,而且认识他的,就没有敢对他不恭敬的,包括压根没经历过昨晚事件的三楼员工。 “小妹妹,你丝袜破了。” “小妹妹,你胸罩带子开了。” 陈六合这个为老不尊的家伙口无遮拦,不断的调戏着服务员,每每都让得这些大部分刚走上社会的女孩们脸红赤耳,娇羞逃离。 三楼主要经营的是茶座以及一些麻将包房的生意,所以这里也没什么看头,转了一圈,陈六合就觉得索然无趣,不知不觉走到了娱乐区。 这里,有着一些简单的娱乐设备,例如台球、保龄球,还有一个设备还算齐全的健身房。 这个健身房不是很大,仅仅占到三楼的三分之一空间,几百平米吧,算是半对外开房,大部分时间都是内部员工休息时间来玩玩。 站在健身房外面,陈六合朝里头一看,当看到一个美妙女人正把一双修长的腿一字劈开做瑜伽的时候,陈六合眼中来了浓浓的兴趣。 丰胸、细腰、长腿,这画面太美,太能让人想入非非,特别是那劈开的两腿中间,仿佛充斥着让人无限遐想的诱人空间。 一时间,陈六合也不走了,看的是津津有味。 不知道过了多久,专心做瑜伽的美丽女人终于察觉了有人在偷窥自己,看到健身房大门处的陈六合时,她没有羞恼的呵斥,而是翻了个鄙夷的大白眼。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做瑜伽?”秦若涵呼吸匀称的从地下爬起身,胸前那对巍峨不受控制的颤动着,低领的紧身瑜伽服让得她胸口的大片肌肤暴露在空气当中,百花亮眼。 这个女人不是秦若涵还能是谁?整个娱乐会所,恐怕也只有秦若涵才具备让陈六合产生兴趣的念头。 不过说实话,这娘们是真有资本,堪打九十分的脸蛋加上几乎完美的身段,是个实打实的尤物,饶是见多了美女的陈六合,都不禁暗自赞叹一声,就颜值而言,这娘们是上上成。 “呵呵,没想到你现在还有闲心做瑜伽?”陈六合大大方方的走进了健身房,眼神再次在秦若涵的曼妙身段上打量了几下,在紧身瑜伽服的修饰下,把她那匀称傲人的身材勾勒得更加完美。 “为什么没有?一个女人最大的资本就是美貌,我可不会愚蠢的让这把武器生锈。”秦若涵拿毛巾擦拭着脸颊上的汗珠,理所当然的说道。 顿了顿又道:“更何况我现在需要担心什么吗?就算出了什么事,不是还有你站在前面帮我顶着吗?” 陈六合失笑一声:“你倒是想的开,用一点小恩小惠就想让我挡在你前面当牛做马了?” 秦若涵眨了眨眼睛说道:“是你自己说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陈六合哑然失笑,总算看到了这娘们小无赖的一面,他忽然较有兴趣的问道:“能清楚自身最大的优势这点很好,不过我很好奇,你把自身这把武器打磨的这么光鲜,你打算诱惑谁?” 秦若涵斜睨了陈六合一眼,坦白道:“你有兴趣的话,我不介意诱惑你。” 陈六合说道:“想诱惑我?很简单,脱光了衣服陪我睡一晚,估摸着有戏。” 秦若涵冷笑道:“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吃干抹尽,穿上衣服就不认账?” “这就跟投资一样,是投资就会有风险的嘛。”陈六合无耻说道。 “你这种投资风险太大,我可输不起。”秦若涵说道:“纯粹的肉体交易并没有什么意义,真的想要对你下手,就必须抓住你的心,我喜欢有情感的交融。” “没事,日久生情。”陈六合笑嘻嘻的说道,逢场作戏,他可是高手中的高手。 听出了陈六合话中所指,秦若涵俏脸一红,禁不住啐了一声:“你真是个无耻混球。” “那也比阴险小人强十倍百倍。”陈六合耸耸肩说道。 秦若涵冷眼摇头:“但我可不喜欢日久生情,日在前面不好,我更喜欢情生日久。” “那真是太遗憾了。”陈六合摇头。 秦若涵没去理会,拿着毛巾转身向更衣室走去,忽然,她顿了顿赤-裸玉足,回头说了句:“我还是个邹儿,你真的就一点都不感兴趣?” 陈六合一楞,旋即说道:“邹儿最矫情。” 秦若涵美眸一瞪:“你大爷。” “你二大爷。”陈六合毫无绅士风度的骂了回去。 秦若涵气急,呼出一口气,又问:“你今晚怎么这么有闲心,还知道良心发现的在会所里溜达?” “我说过做为一个领导,必须要深入裙中。”陈六合一本正经的胡编乱造。 秦若涵冷笑:“有裙给你深,你又不敢。” 陈六合毫不为意道:“代价太大,我更喜欢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你就是个想吃白食的渣男。”秦若涵无情揭穿。 不等陈六合说话,秦若涵又道:“有没有兴趣玩两把?” “玩什么?”陈六合笑眯眯的问道。 “玩球。”秦若涵说道。 陈六合双眼放光,直盯着秦若涵的傲人双峰:“这个可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