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9章 唐突失礼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679章 唐突失礼

“砰”的一声巨响,突兀的传荡而起,只见紧闭的房门被人从外门狠狠踹了开来! 这一个情况吓了所有人一大跳,众人纷纷惊慌的转头看向了大门口! 只见门外,站着一名穿着染血衣裤的青年! 看到包房内的情况,青年笑了起来,大步走进了包房内。 “呵呵,两位大佬很有雅兴,这么晚了还在这里把茶言欢、慢饮浅酌!我想我来的应该不算太晚吧?”用如此霸道方式登场的家伙,除了及时赶来的陈六合,还能有谁? 这一幕,无疑是让人无比震惊的,也让人难以置信,谁能想得到,陈六合在十几分钟前的那个电话,竟然是打给周嘉豪的,他要来见的,竟然是周嘉豪…… 这一切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根本没人知道,陈六合跟周嘉豪这对死冤家对头,怎么还会有联系?又是什么时候勾结到一起去的? 在看到陈六合的那一瞬间,周嘉豪脸上的笑容更加浓郁了几分! 而东方鸿,则是见鬼了一般的从沙发上直接崩了起来,惊骇的瞪着一双眼睛,指着陈六合道:“陈六合?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陈六合笑吟吟的看着东方鸿,咧嘴笑道:“东方鸿,好久不见了!这次你能亲自来杭城,真是让我喜出望外啊,你算是我认为最大的惊喜之一了。” 陈六合来到东方鸿的身前站定,他接着道:“实在是不好意思,来的时候时间太仓促了,也没来得及换衣服,带着一身血就来了,倒是有些失了礼数。” “不过你别害怕,这身血都不是我的,全都是别人的!”陈六合拍了拍额头,解释道:“哦,对了,忘了告诉你,在来这里之前,我去杀了几个人,其中就有井泉一郎和宫本次武!这两个人应该是你的熟人吧?” 听到这话,东方鸿更是骇然失色,他无比震惊的说道:“什么?你把井泉一郎和宫本次武都杀了?” 陈六合摊了摊手,人畜无害的说道:“你觉得我像是在欺骗你吗?我为人正直,向来童叟无欺,杀人更是从不心慈手软,这一点,你应该是很清楚的啊!” 这个东方鸿,陈六合当然认识,东方家的核心成员,算是一个有头有脸的二代人物了,虽然在家族中的地位并不是那么举足轻重,但血统纯正,是东方老爷子的儿子。 名声不小,地位不低! 东方鸿的脸色青红交加,明显被突如其来的陈六合吓得不轻,这完全是超乎他的预料的,他就算是打破脑袋也想不到,陈六合会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啊! 猛然,他反应了过来,豁然转头看向了稳坐钓鱼台的周嘉豪,他愤怒道:“周嘉豪!这就是你刚才跟我说的朋友?是你把我的行踪透露给陈六合的,是你把他叫来的?” 周嘉豪歪头看着惶恐无度的东方鸿,说道:“恭喜你,都猜对了!东方先生,你和陈六合都来自京城,你们两应该是老相识啊,老友见面,难道不是欢欣雀跃吗?” “混账!”东方鸿勃然大怒,指着周嘉豪道:“王八蛋,你好大的胆子,周嘉豪,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你竟敢跟陈六合窜通在一起?你难道不在乎你亲属的安危了吗?” 提起这个,周嘉豪的脸色就冰冷了下来,他阴鸷的看着东方鸿,说道:“你还有脸跟我说这个?东方鸿,你们真是卑鄙无耻啊!为了要挟我跟陈六合为敌,竟然敢绑架我的岳父和妻儿!你们这帮人,简直不得好死!” “周嘉豪,你这是在自毁前程,更是在自掘坟墓!你敢戏耍我们,你会付出无比惨重的代价!我们会让你全家死绝!” 东方鸿气得有些脑袋发晕,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周嘉豪竟然跟他们玩反间计,竟然如此凶狠的摆了他们一道! 陈六合嗤笑了起来,打断了东方鸿的话语,说道:“东方鸿,你到现在还说这话?难道你不知道周嘉豪的女儿已经在我手中了吗?” “哦,我知道了,肯定是瀛国那边没把这个消息告诉你们对吗?也对,如果告诉了你,你们哪里还有胆子继续待在杭城跟我斗呢?” 陈六合笑吟吟的说道:“你们跟宫本家充其量也只是合作关系罢了!他们哪里又会关心你们的死活?他们巴不得你们在杭城跟我斗得死去活来。”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东方鸿满脸惊骇,不相信的说道。 陈六合冷笑道:“事实摆在眼前,没什么不可能的!你们以为你们跟我玩的把戏,就真的快要瞒天过海?其实从我第一次和周董见面的时候,就发觉了不对劲。” “周嘉豪很清楚我的为人,更清楚我的实力!我相信他没胆量反我的水!他是个聪明人,这种自掘坟墓的事情他不会做!” 陈六合轻描淡写的说道:“我更没见过哪个意气风发的人,会在短时间之内,双鬓斑白的!再加上周嘉豪亲人的消失,这种种的种种,都充满了太多可疑性。” 顿了顿,陈六合看着东方鸿,继续道:“你以为,我这两天真的什么都没做?任由你们咄咄相逼、步步走高?这你可就错了,我在暗中做的事情,多了去了。” 陈六合咧嘴笑道:“我不光确保了周董妻子和岳父的安全,还把他女儿从井泉家的手中给救了回来,现在就在我国境内呢!” 听到陈六合的话,东方鸿的脸色都变得煞白了起来,他骇然的盯着陈六合,满脸的难以置信,心脏都在颤抖,这个消息,对他来说实在难以接受! “你以为你们的手段能够瞒天过海吗?太天真了!你们在我眼中就是一帮跳梁小丑知道吗?其实我大可不必这么麻烦,也能把你们摧毁的支离破碎。” 陈六合凝视着东方鸿,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用那么残暴的方式击溃你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