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4章 难能可贵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664章 难能可贵

听到陈六合的话,王金彪咬咬牙,说道:“跟黄百万一比,就更加的高低立判,金彪就更是如同废物,曾经那个比我低弱千丈的小人物,如今已经可以叱咤一方,权势熏天!” “他已经能够成为六哥的最大助理乃至是强势后盾,而金彪……”王金彪惨然一笑,无比的自卑与自嘲。 闻言,陈六合脸上的笑容就更加浓郁了几分,道:“你是不是还觉得杜月妃也比你强了千百倍?我身边的人,你任何一个都比不上?你已经成了最无用的一个,甚至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弃子,惶恐随时都会被我放弃?” 王金彪再次一颤,头颅垂的更低,道:“金彪不敢,金彪不敢揣摩六哥心思,只不过,金彪确实无能……六哥做出任何决定,金彪都毫无怨言!” 陈六合轻叹的摇了摇头,道:“王金彪,你错了,其实你真的错了!你在我心中的地位确实有些特殊的,跟老黄,跟杜月妃,都不一样!这里面纵然有王金戈的关系在,但我们两在杭城所经历的风浪,也足以成为你待在我身边的厚重资本!” 顿了顿,陈六合又道:“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你知道是什么吗?” 不等王金彪回答,陈六合就道:“那就是忠诚!你的忠诚,我是看在眼里的!虽然忠诚这玩意,我一向认为是与我自身的实力成正比的!但你啊,却不同,我相信哪怕是有一天我真的落难了,你王金彪也愿意站在我身前帮我挡下一颗子弹!” 王金彪声音沉闷的说道:“若真有那么一天,金彪绝不皱下眉头,金彪死而无憾!” “这就是你身上最难能可贵的地方!所以,你和老黄,和杜月妃,都不同!” 陈六合掏出了兜里的香烟,点燃了一根,又丢给了王金彪一根,王金彪受宠若惊的接下,却不敢点燃,恭恭敬敬的站在陈六合的身前。 “今天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就跟你敞一敞心扉!” 陈六合吐出了几个烟圈,说道:“你其实根本就不用去跟杜月妃作比较!你和她没有可比性,那个娘们在中海经营了那么多年,她的根基自然不是你能比拟的,她依仗的不是别人,她依仗的,一直都是自己的智慧和狠辣的手腕!” “而你呢,从头到尾,都是依仗着我在前行!所以你们两有本质的区别!并不是说你的能力不如她,你们各有所长吧,只是你的底蕴太浅!假以时日,你不见得会比她弱!” 陈六合淡淡的说道,不给王金彪消化的时间,又接着道:“至于老黄,你们就更没有可比性了!老黄天生就具备奸雄特质,他能上一秒还在你的跟前赔笑奉承,下一秒就笑着把刀子捅进你的心脏!这一点,你不可能做到!” 陈六合今晚似乎就是要解开王金彪心里的心结,他接着说道:“况且,杭城可不比缜云,那里穷很恶水狠人辈出,说一声草莽多如狗都不为过!” “老黄有着让我都汗颜的人格魅力,他可以把人心笼络到极致!他能为了一个对他忠心耿耿的手下拿自己的命去拼,你能吗?你不能,所以你们不是一类人!” “老黄的能力并不见得就比你强多少,但他的韧性比你强太多!他把自己的命看得既珍贵又低溅!说句发自肺腑的话,这个世上,能压垮老黄意志的东西,基本没有!” 陈六合平平缓缓的说道:“他的成就,是肯定要比你更高的!但你完全不用跟他去做比较!老黄是特例,不可复制,不可模仿的,天时地利人和才造就了他的现在,缺一不可!” “你王金彪,就是王金彪!你身处的环境,也注定了你不可能达到老黄的成就,在他手下卖命的狠人多如牛毛,全是那种甘愿为老黄抛头颅洒热血的!是因为那里是穷乡僻壤。” 陈六合说道:“而你王金彪,最缺的就是这个,在杭城这种繁荣之地,也不可能会有那么多把命交给你的人!所以,你只要做好你自己该做的事情就行了。” 听到陈六合这一系掏心窝子的话,王金彪心头巨震,那叫一个受宠若惊,神情动容的看着陈六合,王金彪字字铿锵的说道:“六哥,金彪这辈子誓死追随六哥。” 陈六合笑了笑,道:“跟你说这些,只是想让你心中有个数,不要去钻牛角尖!只要做好你应该做的事情,比什么都强!我陈六合的手下,无弱将!” “你若真想跟老黄和杜月妃一争高低的较劲!我也不是不可以给你这个机会!在杭城演一出好戏给我看看,到时候,我给你一个登天前程!”陈六合心平气和的说道。 王金彪惊诧的看着笑容深长的陈六合,这一刻,他心中波澜壮阔,泛起了惊天巨浪! 当陈六合跟王金彪两个人长谈之后,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在门口等候的王金戈和王金龙两人都禁不住多看了王金彪两眼。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们忽然发现,王金彪似乎变得有些不一样了,身上的气质和神情,都和以往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具体是什么两人都说不上来。 只觉得,此刻的王金彪,似乎比以前变得更加巍峨与凶悍了一些,连眼中的眼神,都是那般的锐利与明亮,腰杆,也更加挺拔了几分! 这个晚上,陈六合厚着脸皮跟着王金戈回了她那栋别致的别墅内! 这一晚,两人自然少不了一阵翻云覆雨,在王金戈那欲拒还迎且满脸嫌弃的状态中,两人折腾了不知道多少个来回。 王金戈的美,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了陈六合的面前! 卧室内,一片狼藉,被褥都滑落在了地下,与一地凌乱的衣物交织在一起……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无室内的动静渐渐平息了下去,王金戈筋疲力尽的躺在床榻上,不着片缕的她,是那般的完美与动人,身上的每一处,都尽显无限风情。

上一篇   第2663章 敞开心扉

下一篇   第2665章 来历缘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