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2章 一个人的表演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652章 一个人的表演

此时此刻的陈六合,并不是什么人都敢挑战的! 谷阳也很清楚,在这种情况下,他再想要保住井泉一郎,恐怕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除非,除非他敢在这里跟陈六合以命搏杀!可是他敢吗?显然,谷阳是没有那个勇气的,他也知道,就算真的拼了,怕是也赢不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在众人那惊恐到难以自主的眼神中,陈六合当着谷阳以及他那一帮属下的面,把井泉一郎生生拖拽了出来。 井泉一郎那吃痛且惊恐的惨叫声不断响起,无助而凄厉,听的人都感觉有些头皮发麻,但全场,除此之外,鸦雀无声。 陈六合看着已经惊恐交加的井泉一郎,冷笑道:“你以为你今天可以全身而退?把我陈六合说的话当耳旁风,显然你是太天真了!” 说着话,陈六合一个巴掌就盖了下去,狠狠的扇在了井泉一郎的脸蛋上。 “啪”的一声脆响,井泉一郎的口鼻喷血,整个人都栽倒在地,这一下挨的很重,井泉一郎的牙齿都脱落了一颗,半边脸都红肿了起来。 陈六合居高临下的看着井泉一郎,神情冷漠的说道:“站起来。” 井泉一郎满脸惊惧的看着陈六合,下意识的摇头,心绪被惶恐填满。 “同样的话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自己站起来。”陈六合冷冰冰的说道,一双眼神,就像是两把锋锐的刀刃一般,仿若能直接穿透进井泉一郎的心中,让他一阵刺痛。 似乎不敢挑战陈六合的脾气,似乎又感觉到如果不听话,下场只会更惨。 井泉一郎竟然真的自己爬了起来,老老实实的站在了陈六合的面前。 “啪”陈六合干脆利落的又是一个巴掌甩出,打的井泉一郎再次栽倒在地,口鼻鲜血更加汹涌,左边脸颊也烂了…… “站起来。”陈六合再次冷漠的说道。 井泉一郎整个人都要崩溃了,这种恐惧到极点的感觉,绝对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承受得起! 别说是他,就算是周围的看客,都心中发毛,只感觉一阵阵的凉气袭来,有一种毛骨悚然、汗毛倒竖的感觉…… “啪。”井泉一郎刚刚站起身,陈六合就是如法炮制的一个巴掌把他打在地下! 井泉一郎的模样实在是太惨了,一脸的鲜血,半张脸已经皮开肉绽,整一个血肉模糊,牙齿都不知道掉了几颗! 这样的剧痛,让得井泉一郎简直快要昏厥了过去,可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陈六合那张冷漠的脸上,所给他带来的威压与恐慌,这才是能直接冲击到他心灵深处的,才是最让他感觉胆颤与绝望的。 陈六合,俨然就像是一只活生生的恶魔,让人害怕,又让人无助,更让人绝望! 就这样,直到第五个巴掌打出,井泉一郎已经快要奄奄一息,难以爬起身的时候,陈六合才停止了这足以让人发指的残酷暴行! “你不是一直胸有成足吗?你不是觉得有人可以保你吗?你告诉我,现在的感觉怎么样?还觉得有人可以保你吗?”陈六合居高临下的低睨着井泉一郎,冷声问道。 井泉一郎躺在血泊中,瑟瑟发抖,看都不敢去看陈六合! 他真的害怕了,连反抗的勇气都升不起来,他害怕会被陈六合活活打死,这是一个疯子,一个不折不扣的神经病! “搞不清楚状况的蠢货!在杭城,敢跟我陈六合叫嚣,你们还真以为自己可以翻天覆地了?我告诉你,只要有我陈六合在的杭城,就轮不到你这样的渣渣来嚣张,知道吗?” 陈六合声音铿锵,震人心扉。 “六……六哥,够了吧……”一直眼睁睁看着的谷阳,终于鼓起勇气说话了。 “再打下去,你会把他打死的……”谷阳硬着头皮道,事已至此,他今晚的颜面是丢尽了,不过,再怎么,也不能真看着井泉一郎死在他的面前啊。 要知道,这个井泉一郎的身份,可不仅仅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这个人,不管是对他谷阳,还是对周嘉豪,都有着极其重要的份量! “死与不死,与你何干?”陈六合斜睨了谷阳一眼,一句话让得谷阳呼吸都是一滞,怒从心头起,但却敢怒不敢言。 谷阳非常的愤懑,却又非常的无助与无奈,今晚,他才真正的认清了,他和陈六合之间的巨大差距,两人,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人…… 冷哼了一声,陈六合没再理会谷阳,用脚尖勾住井泉一郎的下巴,把他的头颅抬起来了一些:“别装死,看着我。” 井泉一郎满眼惊恐的看着陈六合,承受着如此痛苦和屈辱的他,此刻竟不敢在陈六合面前露出半点的怨念与仇恨,因为他不敢,彻底被陈六合的凶狠给制服了! “我问你,你今晚想死还是想活。”陈六合轻描淡写的问道,声音不大,却如响鼓一样,敲击在众人的心头之上! “别杀我……你……不能杀我……”井泉一郎颤颤巍巍的说道。 “你错了,我不是不能杀你,而是要看我到底想不想杀你!”陈六合慢悠悠的说道。 “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很简单,你这么聪明,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陈六合笑吟吟的说道:“每个人做错事情,都是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的,你这么一个自诩不凡的大人物,这点道理,应该懂的,对吧?” 听到陈六合的话,井泉一郎的身躯很神情,都是狠狠一震,他自然知道陈六合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当即,他犹豫了足足几秒,眼神看向秦若涵和秦枫所在,内心像是在做着什么剧烈的挣扎。 可最终,在陈六合的压迫下,还是恐惧战胜了尊严。 他吃力的爬起身,然后,走到了秦若涵的身前,“噗通”一声跪了下去,一边给秦若涵磕头,一边用撇脚的华夏语说着致歉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