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0章 令人发指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650章 令人发指

看着陈六合跨步走来,谷阳的手下非常的有眼力劲,立刻就围了起来,把井泉一郎牢牢的护在了身后,确保不会被陈六合伤害到。 “你还要在我面前强撑?你撑不住,你也玩不起!除非把你的主子周嘉豪叫来,或许还能有那么一两分跟我对话的机会!” 陈六合来到谷阳等人的身前,他看着谷阳,淡漠的说道。 “六哥,你不要把事情做的太绝了,我已经一忍再忍了,今晚足够给你面子,你别逼我!”近距离看着陈六合,谷阳更加感受到了陈六合带给他的强烈压迫感。 不过,谷阳知道,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也没有退路了,他也不能再退了! 陈六合没有理会这句话,扫了眼身前那些谷阳的手下,斜睨谷阳道:“看样子你今晚是非要我动手,才能死心了?” “动手?你不敢吧!这么多人,这么多喷子,你得好好掂量掂量!为了一时愤怒,而出现什么不可逆转的意外,太不值当了!” 谷阳凝声说道:“我今晚没想跟你生死相向,我只想带走井泉先生,仅此而已。” 听到谷阳这句充满了威胁的话语,陈六合只是露齿一笑,笑得是那般灿烂,笑得让周围的看客都感觉莫名心惊! 而陈六合下一秒的举措,更加像是惊雷一般,狠狠轰击在众人的心脏之上,让得所有人都倒抽凉气、惊骇失色! 那就是,陈六合竟然毫无征兆的动手,一抬手,就拽住了身前一名壮汉的头发,速度极快的把那壮汉拉倒,一个膝撞直击而上,狠狠的撞在了对方的脑门上。 对方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遭受重创,头破血流的栽倒在地,直接昏死了过去! 陈六合的速度太快了,击倒一人后,他没停顿,又是掐住了一人的脖子,无比野蛮粗鲁的把对方摔倒在地,一脚踹在对方的头颅上,对方再次昏死! 一眨眼的工夫,就有两人躺在了陈六合的脚下! 等谷阳等人回神过来的时候,第三个人,也已经被陈六合轻描淡写的打昏了过去! 这一切,简直太可怕了,陈六合的凶猛,几乎快要让众人的思维都跟不上了,被吓的脑袋一片空白,瞠目结舌的难以自己! 谷阳惊骇失色、勃然大怒,他双目都爆瞪了起来,里面凶戾凛凛,直接从兜里掏出了一把漆黑的手枪,枪口顶在了陈六合的太阳穴上! 这突然的转变,吓的周围的看客们惊叫连连,但谁都下意识的不敢慌乱,因为生怕惊扰了谷阳,会遭殃遇害一般。 “陈六合,你在找死,你也太不把我谷阳放在眼里了,你是不是真的以为我不敢动你?我现在就一枪打死你!!!” 谷阳怒声咆哮的说道,情绪很不稳定,眼中都冒出了红光,这明显是被陈六合逼到了一种绝境上! 然而,面对这一幕,陈六合却是令人匪夷所思的冷静,他连脸上的表情都没变换一下。 目光落在表情扭曲面色狰狞的谷阳脸上,陈六合心平气和的说道:“拿把枪顶在我的脑袋上,就能吓唬住我吗?我借你一百个胆子,你都不敢开出这一枪!” “你真的别逼我!子弹可是不长眼的,小心擦枪走火!”谷阳死死的盯着陈六合,就像是要把陈六合生吞活刮了一般! 陈六合的胆子也太大了,在这种情况下还敢动手,这绝对是对他谷阳的轻蔑和无视! “枪在你手中,你随时可以扣动扳机!但枪响的那一刻,死的会是你还是我,那就不得而知了!况且,你根本也没那个胆量。” 陈六合讥讽的摇了摇头,旋即,他更加猖狂的无视了谷阳,他再次迈出了一步,逼近被人群保护的井泉一郎! 此刻的井泉一郎,也是吓的脸色和嘴唇都无比惨白,因为陈六合的疯,是让任何人都无法镇定自如的! 谷阳的手下如临大敌,纷纷有样学样,把腰间的手枪给掏了出来,齐刷刷的指着陈六合。 一瞬间,十多把手枪对准了陈六合,这个仗势,有多么多的恐怖,那绝对是不言而喻的! 别说周围的看客了,就连陪着陈六合见过不少大场面的秦若涵,都为陈六合捏了一把汗,一颗心,也紧紧的提在了嗓子眼! “废物的手中纵然握着枪,也改变不了废物的本质!枪多又有什么用呢?敢开,才能杀人!不敢开,充其量只能吓唬人!可我偏偏最不怕的,就是恐吓与威胁。” 陈六合那云淡风轻的声音传出,却蕴含着让人心扉震荡的冲击力! 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才能在这么多枪口下,保持淡定自若,保持如此狂傲姿态啊? 这到底是不怕死,还是自信过头了? 要知道,那可都是一把把足以要人命的手枪啊,任何一个擦枪走火、脱堂而出的子弹,都足以把人送上西天…… 说着话,陈六合的脚步没停,继续前迈,那么多枪,在他眼中就像是摆设一般,根本无法给他造成一丝半毫的威胁与震慑! 这一下,谷阳等人都傻眼了,他的属下更是一脸的惊容,面对这样强势的陈六合,他们有点手足无措了,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没得到谷阳的命令,他们也根本就不敢开枪啊,况且,能站在这里的,大部分都是曾经跟着王金彪的人,对陈六合这个高高在上的大佬级人物,自然也是有所了解! 枪虽然掏出来了,子弹也上膛了,可真要扣动扳机,谁也没那个勇气! 这一刻的画面,很难想像,这么多人,这么多枪,这么剑拔弩张萧杀四起的阵仗,却被陈六合独自一人给生生震住了! 这一幕看起来是那般的震撼,又是那般的让人觉得可笑…… “不敢开枪吗?那倒不如把枪收起来,不然就显得太过丢人现眼了。”陈六合嗤笑的说道,随着他的前进,谷阳的手下只敢护着井泉一郎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