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5章 硬骨头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645章 硬骨头

“我问你,你相不相信我要捏死你的话,就跟捏死一只蚂蚁那样简单?”陈六合看着刘胜华,心平气和的问道。 刘胜华点头,艰难道:“相……信。”死在陈六合手中的人还少吗?比他刘胜华强大了十倍百倍的都有,他刘胜华又算的了什么? “那你说,你想死还是想活?”陈六合又问。 “陈……陈六合,我只是一只小虾米,别……别杀我,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放了我一条狗命……”刘胜华已经吓哭了,慌乱无度的说道。 很难相信,在十分钟前还舍我其谁口气冲天的人,在十分钟之后,会落到这样的境况! 这一切,实在是太戏剧性了,也太过惊人和不可思议了! 可想而知,他此刻,承受了多么大的惊吓,陈六合在他心中,到底有多么的恐怖! 这根本就不是三言两语能道得清的,也不是旁观者能体会到的,因为只有知道陈六合的身份和陈六合凶残手段的人,才能真切感受到! “既然你想活着,那就好办,说实话,我也没有跟一个小虾米计较太多的习惯,因为踩你,我都嫌掉我自己的身份!” 陈六合拍了拍刘胜华的肩膀,笑吟吟的说道:“那你接下来该怎么做,还需要我教你吗?看你表现了,表现得好,你能捡回一条狗命。” 闻言,刘胜华二话不说,“噗通”一声,就当着众目睽睽的面,毫不犹豫的跪在了秦若涵的身前,他一边痛哭一边给秦若涵磕头。 “秦董,对不起,是我刘胜华不是东西,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别跟我计较,求求你。”刘胜华连续给秦若涵磕了几个响头。 秦若涵眼中闪过了一丝不忍,不过想到刘胜华刚才的嚣张和狂妄,她也是气不过。 “欺软怕硬的东西,跟你这种人计较,真是脏了我的思想。”秦若涵冷哼一声说道,言外之意就是原谅了刘胜华。 在死亡威胁下,刘胜华也很懂事,赶忙又跪爬到秦枫和苏以沫的身前,再次一个劲的磕头:“秦大少,姑娘,刚才都是我的错,求你们放了我一条狗命,把我当一个屁放了,求求你们……” 秦枫那叫一个解气啊,不过他也不是什么凶恶的人,也做不出那种把人往死里逼的事情,当即就厌恶的说了句:“希望今天这个教训可以让你记住,以后别只知道仗势欺人!今天的事情就算了吧,我也懒得跟你这种人计较太多。” 刘胜华一个劲的道谢,此时此刻,尊严什么的,对他来说已经完全不重要了。 在知道周嘉豪保不了他,井泉一郎的身份不好使后,他已经完全认命了,他现在,只想保住一条狗命,只想远离陈六合这个煞星,为此,他愿意付出一切。 陈六合嗤笑了一声,看了看秦若涵,又转头看了看秦枫和苏以沫,说道:“你们觉得怎么样?这个道歉还能接受吗?” “六合,算了吧,他也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你都把人吓到这种程度了,差不多了,跟这种人计较太真,没多大意思。”秦若涵抓着陈六合的手掌轻声说道。 秦枫也跟着点头,那叫一个扬眉吐气啊。 看到秦若涵跟秦枫的态度,陈六合才云淡风轻的点点头,他低睨着仍旧瘫跪在地下的刘胜华,轻描淡写的说道:“行了,既然他们都原谅你了,那我也就懒得跟你一般见识了。” 闻言,刘胜华为之大震,他连忙对陈六合感恩戴德的道谢,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很难想像,一个在杭城还算有头有脸的人物,竟然会被陈六合给吓唬到这种程度! “那……我……我可以走了吗?”刘胜华心惊胆战唯唯诺诺的问道。 陈六合摊摊手,说道:“当然,你随时可以离开,难不成还想留下来让我请你吃饭吗?” 陈六合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说道:“不过,我希望今晚的教训你能记住!但凡下次再出现这样的情况,那就非常对不起了!” “保证不敢,再也不敢了。”刘胜华如释重负,颤颤巍巍的从地下爬了起来,一句废话也不敢说,连滚带爬的向食府大门外走去。 把所有过程都看在眼里的井泉一郎也是被吓的不轻,他咽了咽口水,也没有再放半句狠话的意思,跟着狼狈不已的刘胜华,就想要一并离开。 陈六合看着对方,不咸不淡的说道:“井泉先生,你要干什么呢?刘胜华的问题解决了,但你似乎还没有被处理吧?他可以离开,但你不行。” 这句话,吓的井泉一郎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没有栽倒在地。 他惊愕的回头看着陈六合,说道:“陈六合,我们已经跟你低头认错了,也付出了相应的代价,你还想怎么样?” 陈六合面无表情的摇头道:“刘胜华刚才的行为只能为他自己陪罪道歉,而你,却没有!你觉得我会让你离开吗?” “你有点欺人太甚了。”井泉一郎气得脸色都煞白了几分,嘴唇都在发抖! “你要是想离开,倒也不是不可以,按照刘胜华刚才的流程,走一个,只要让我们满意了,说不定你也可以安然无恙。”陈六合慢悠悠的说道。 井泉一郎怒不可遏,脸色接连变换,要让他当众跪下来磕头陪罪,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井泉一郎承受不了这种奇耻大辱! “如果我不同意呢?”井泉一郎愤恨的看着陈六合说道。 陈六合泰然自若,不急不缓的说道:“那恐怕就由不得你了!我这个人,非常讨厌不听话的人!在我跟你好好说话的时候,我希望你能好好听话!否则的话,你只会更惨!” “陈六合,你是在做梦!我们伟大的井泉家族的人,是绝不会向任何人低头的,想让我跪下?更没那个可能性!”井泉一郎很硬气的说道。 陈六合轻轻点了点头,笑吟吟道:“不错,很有骨气,我喜欢你这种硬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