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1章 正面碰撞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641章 正面碰撞

沉凝了半响,井泉一郎脸色难看的冷哼一声,说道:“哼,陈六合,这是你的地盘,我没必要跟你硬碰硬!今天,就当是我给你一个面子,刚才的事情,我就不计较了!希望,你能好自为之,我相信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和目的,井泉一郎还是没打算跟陈六合硬碰硬,或许是惧怕陈六合在杭城的势力,又或许是别有打算。 总之,撂下这句场面话之后,井泉一郎就转过身,想要离开这个地方,至于他刚才要秦枫给他磕头认错,要秦若涵与苏以沫陪酒道歉的事情,自然抛到了脑后。 众人那叫一个解气啊,这多多少少也有些振奋人心的意思,要知道,往大了说,这可是瀛国人欺负华夏人的事件。 只不过碍于这个瀛国死胖子身份不俗,背景不小,才没人敢多管闲事! 可现在,这个瀛国大人物的嚣张气焰就这样给陈六合给压下去了,并且最终只能灰溜溜的离开,可不是让人恨不得拍手称快吗? “两个狗东西,以后把眼睛放亮一点,没本事,就别那么嚣张,知道吗?”秦枫幸灾乐祸的叫骂道,活生生的落井下石。 至于让他们道歉的事情,他倒是没有不依不饶,因为他也听出来了,这两个人的来头很不简单,还是那种能跟陈六合叫板一二的存在。 就在众人都以为,井泉一郎跟刘胜华就要这样灰头土脸的离开,这件事情就这样以大快人心的方式告终的时候! 谁知道,陈六合忽然传出了一道幽幽的声音:“怎么?这就要走了吗?我似乎记得,我并没有让你们离开吧?我不同意,有谁敢踏出这个店门一步?” 这话一出,众人明显都愣了一下,惊诧的看着陈六合,不明所以,难不成这个年轻人还不打算就这样结束吗?这…… 刘胜华跟井泉一郎两个人也是讶然回身,井泉一郎愤懑的看着陈六合道:“不然你还想怎么样?陈六合,今天我们已经足够给你面子了,你别不识好歹!” 陈六合嗤笑的说道:“你算个什么玩意?我的面子需要你来给吗?你在我面前,连给我提鞋,我都嫌你的血统太肮脏了!” “八嘎!!!”井泉一郎勃然大怒,凶光凛凛的瞪着陈六合。 陈六合仍旧气定神闲,不屑的说道:“别在我面前装出那副疯狗模样!半点用处都没有!今天,我没答应让你们走,你们绝对走不出去半步!” 刘胜华也恼羞成怒的说道:“陈六合,我们都已经退步了,你还想怎么样?我警告你,你别太过分了,别不依不饶!” “退步?你们退不退步,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吗?”陈六合眼神一凝,道:“有本事的话,你们别认怂,别退步啊!”后面这句话,语气加重,给人一种心生寒气的感觉。 看到陈六合的反应和态度,周围的看客们禁不住的再抽一口凉气,他们知道,今晚的事情,恐怕真的不会这么简单的草草了事了。 这个青年,实在是太强势了,也太有魄力了,那态势,太过生猛! 而秦枫,则是满心的激动和兴奋,他知道,今晚的这口恶气,一定能够出尽!这两个不知死活的家伙,要惨了!一定会得到惨重的教训! “陈六合,你太狂妄了,你这是得寸进尺,不跟你一般见识,不要以为我真的会怕了你。”井泉一郎的脸色无比难看的说道。 “在华夏,你在我的眼中,真的连根葱都算不上!在这里,欺负了我的人,你还想全身而退?你太过异想天开了。”陈六合淡漠的摇了摇头。 他竖起一根手指头,说道:“今晚,你只有一条路可以走,跪下来,给我的女人,我的弟弟,我弟弟的朋友,磕头陪罪,只要他们满意了,你们才可以滚!” “若是不能让他们满意,你们的下场,一定会很惨!”陈六合声音洪亮的说道。 “混账!我看你简直不知死活!”井泉一郎气得怒火中烧,一双拳头都死死的捏了起来,目光都在燃烧,像是要吃了陈六合一般。 陈六合无动于衷,而井泉一郎的身边的刘胜华,却是被吓的不轻,他看的出来,陈六合不像是在开玩笑,这可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只有他不想做的事情,没有他不敢做的事情! 看样子,陈六合今晚是真的不打算放过他和井泉一郎了。 刘胜华的心中惊悸四起,对这一个情况,是有些出乎意料的,他本以为,今天就算闹得再不愉快,陈六合也多多少少会有些顾忌,不至于把事情闹到严重的地步! 因为再怎么说,陈六合至少也得顾忌一下周嘉豪的面子吧?起码也得给井泉家族三分薄面吧? 然而,事实却跟他想的完全不一样,陈六合发起怒来,就跟疯狗一般,见谁咬谁,半点情面都不想留! 哪怕是在井泉一郎已经做出让步的情况下,陈六合也没有丝毫善罢甘休的意思! “陈六合……你真的要把事情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吗?你要想清楚了,到时候大家都下不来台,对你并没有什么好处。”刘胜华鼓起勇气的对陈六合说道。 陈六合冷笑了一声:“你们也太把自己当成一回事了!就凭你一个刘胜华,再加一个瀛国狗,也想让我下不来台?是我陈六合沉寂太久了,还是你们胆子太大了?” 看到陈六合的决绝,刘胜华知道,今晚恐怕不能息事宁人,他深吸了口气,说道:“好,陈六合,这是你说的,那可就别怪我们不给你这点面子了。” 说着话,刘胜华掏出了手机,在众人的注视下,拨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电话很快接通,刘胜华的态度无比谦卑,语气也是非常恭敬,低声的说着什么。 声音虽然不大,但说话的内容,却是能够被就近的一些人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