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1章 圣殿来人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261章 圣殿来人

“卧槽,他们不是游走在南北半球吗?怎么突然跑到咱华夏来了?这帮王八犊子想干嘛?胆子太肥了!”苏小白震惊,做为军人的他,当然对一些军事上的事情有足够的了解,圣殿大名,如雷贯耳。 陈六合笑着说道:“还能来干嘛?来送人头呗。” “六哥,你准备参与这件事情?”苏小白问道。 “嗯。”陈六合点头。 苏小白捏了捏拳头:“哥,我信你,你一定能把他们干翻,最好干死他们,赶尽杀绝,一个活口都别留,这帮没人性的狗畜生,就要一次性让他们绝望!” 陈六合笑道:“既然来了,自然是别想再走了,从踏进这块土地的那一刻开始,他们就已经注定了结局,我会让圣殿高层知道,这会是一个多么愚蠢的决定!” 在整个华夏,敢以个人的名义说出这种话的人,不超过十个,而陈六合,就在这十个之内! ...... 乔天商场的事情闹得很大,媒体也都相继报道,但报道的中心基本上都在陈六合跟王金戈的身上,反而让恐怖气息变得无足轻重,这不得不说是一次危机处理的成功。 当然,这件事情,也并不能让陈六合一夜成名,他走在大街上,还是跟个平头老百姓一样,并没有疯狂的拥护者和粉丝来找他签名合照。 这让得陈六合白白自作多情了一回,还白瞎他大早上出门不忘带上一只附庸风雅的钢笔,这是赤果果的打脸。 唯一让他还算欣慰的,是他刚走进会所,就有不少员工来对他大肆夸赞,丝毫不掩饰对他的崇拜之情,几个妹纸更是恨不得以身相许。 来到五楼办公室,陈六合跟往常一样,坐在办公室里游手好闲,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他显得异常轻松,那些还潜伏在杭城的圣殿成员,就像是被他遗忘到了脑后,一点都不能给他带来什么心情上的影响。 因为他很清楚,现在做什么都是徒劳,唯一的办法,就是等。 吃过午饭,陈六合回到办公室看了一会儿令人精神大振的小电影,感觉有些口渴就拿着玻璃杯起身去倒茶。 倒好茶,陈六合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景色,这里虽然不高,才五楼,但胜在视野挺好,看得到的地方挺远,在正对面,有一栋七八层高的居民大厦,倒也没能挡住这里的光线。 陈六合忽然感觉有些刺眼,这一点强光是从玻璃杯上反射出来的,他低头看了看玻璃杯,有一个点,异常刺目。 他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烈阳的方向,似乎并不能映射在玻璃杯上,角度不对。 很直接的,陈六合的目光移动,盯在了正对面居民大厦的顶层,他眯着眼睛,徒然,又是一道强光反射而来。 陈六合身上的汗毛都瞬间竖起,危险的气息毫无征兆的从心中乍现,他毫不犹豫的一个闪身退开,躲出落地窗的视野范围。 “砰!”就在与此同时,一声巨响传出,落地窗的玻璃变得支离破碎,如血花一般的散落在地,一枚金灿灿的子弹,直接穿进了办公室,钉在了墙壁上! 狙击手,又他吗是狙击手! 陈六合的表情都沉了下去,是哪个王八蛋这么狠?狙击手都派到他办公室对面去了,这是要杀他而后快啊! 幸好他经验十足,速度够快,不然如果是在毫不知情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说不准还真要着了对方的道。 他无比恼火,没有窝在狙击盲区中,反而是一个闪身,出现在了大风凛凛的风口处,直视对面楼顶! “砰!”一枚狙击弹穿破虚空而来,直指陈六合的脑门,陈六合一个闪身,惊为天人的躲过了这枚子弹,旋即,他大大方方的站在狙击视野下,无比狂妄的伸出了一个中指,嘴中吐出了一个口型:“草!” 又是一枚子弹射来,陈六合猫腰躲过的同时,竟然直接纵身跳下了落地窗破碎的风口,这是五楼高,足有将近二十米! 劲风呼啸,猎猎作响,陈六合坠势及猛,看得对面楼顶的狙击手都是目瞪口呆,忘了开枪,不知道陈六合这是干什么,难不成是自寻死路? 从二十米高空跃下,就是不死也必然残废! 然而,就在陈六合的身躯坠入十米左右的时候,他伸出手掌,猛然扳住了一台悬在室外的空调风机,硬生生止住了坠势,只是轻轻一顿,他就松手,然后直接坠入地面,就地一个翻滚,卸去了所有重力与惯性。 陈六合毫无损失的爬起身,毫无停顿的向着对面大厦狂奔而去。 这一幕,简直看的狙击手瞠目结舌,二十米的高空,就这么简单的跃下?而且还能完好无损?这简直不可思议。 同样,他也感觉到大事不妙,连狙击枪都不要,快速离开此地! 就在狙击手离开不到半分钟时间,楼顶通道的门被人一脚狠狠踹开,陈六合飞奔而进,可这时,楼顶已经空空如也。 陈六合环视一圈,发现在侧面楼沿,有一根延伸而下的钢索,他过去一看,钢索直延地面,狙击手早已离开。 眯了眯眼睛,陈六合轻笑了一声:“够聪明,有备而来啊。” 在天台一处位置,陈六合有所发现,地面上用红色的油漆写了两个歪歪扭扭的文字:必死! 在这两个字的下方,还画了一个诡异的图案,那是一个骷髅头,在骷髅头上,插着一把长剑,贯穿而下! 这一刻,陈六合的嘴角噙出了一抹阴鸷的弧度,他的眼睛中都闪过了寒芒,他已经知道对方是谁了。 好快的速度,这是想要给我一个下马威吗?还是在对我发出的警告? 掏出电话,想了想,分别打给了张跃飞和徐庆宝。 不到半个小时,两人分前后冲冲赶来! “怎么回事?凶手人呢?”张跃飞率先开口问道。 陈六合摇摇头:“让他跑了,不过我知道对方的是谁了。”看着两人,陈六合轻轻吐出两个字:“圣殿!”